那个男的我认识,叫杨羽,是我们这四中的一个花花公子,是维子酒肉朋友圈子里的一员,当时我的心情很差,怎么说,就跟吃了大便一样,虽然我没吃过大便,但可以想象那种感觉。

  我也不知道我那是什么心情,反正就乱七八糟的一堆,但很快,这种想法就被我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整的好想我喜欢周小渔一样。

  我还巴不得让周小渔被杨羽欺负了呢,也算是帮我出了一口恶气。

  如果真的有一天,周小渔被杨羽给欺负了,那我肯定要站在一旁笑。

  我是说…如果的话…我没想到,真到了那一天,我竟然会做出那么冲动的事情…

  回到包厢后,包厢里的人都看出来我有些生气,气氛一下子就差了,过了差不多十来分钟,维子也整好事从厕所里出来了,看我一脸闷闷不乐的样子,也发现了什么,让那几个女孩子先走,然后坐我旁边,给我递了一根烟,问我咋了。

  我点了根烟,抽了口,感觉自己的嘴巴有点苦,对着维子说,“怎么办,我好像有点喜欢上周小渔了。”

  维子一脸错愕的看着我,“不会啊,我一早就知道你是个变态,但没想到你这么变态,连自己的妹妹都喜欢?”

  我知道维子是在和我开玩笑,但我现在实在是没有心情和维子继续扯,所以我只是沉默着看着维子,很快,维子就不笑了,而是错愕地看着我,开口说道,“你该不会说的是真事吧。”

  我白了维子一眼,开口说,“难道我还能骗你不成吗?”

  维子叹了一口气,开口说,“妈蛋,你小子竟然比我还会玩,我甘拜下风。喜欢就去追呗,现在看样子你似乎还挺有机会的。”

  我深吸了一口气,对着维子说,“刚才我看到,周小渔和杨羽一块儿进了这儿的一个包厢。”

  什么?维子直接惊得站了起来,手里拿着的啤酒撒了一地。

  维子直接起身和我说,“走!”

  我问他去哪儿呢,维子说去把周小渔给带回来啊,要是留在那儿,非得被杨羽这个禽兽给糟蹋了不可,还说他认识杨羽,杨羽可比他禽兽多了。

  这话说的我心里直发慌,连忙跟着维子一块儿朝着我之前看到的那个包厢走去,我们两个走到那个包厢门口,透过包厢门上的玻璃往里面一看,那个包厢里面差不多有二十来个人,玩的正热闹呢,我看了一会儿,脑门上就开始冒起火来了。

  因为我看到杨羽这个傻二竟然把自己的手放在了周小渔的肩膀上,我心里就一个念头。

  刀呢?

  我的刀呢?

  这时候维子也看出来我有打人的倾向了,他是知道我脾气的,我要么不打人,一旦打起人来真的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他连忙拉住了我,我估计他不是怕我把杨羽给打废,而是知道里面的人太多,怕我惹了一个马蜂窝,害的他也被打。

  我正想转头问维子想干嘛呢,维子从路边捡来一个啤酒瓶,对着我开口说,“开了丫的瓢,医药费我来赔!”

  看到已经退开好几米远的维子,我忽然有点想哭。

  这尼玛果然是好兄弟啊!

  我本来还是有点儿想要冲上去打的冲动,但看到维子怂了,自己又不由得有些怂了,但看到包厢里面杨羽把周小渔抱得紧紧地,这心里又开始有些不舒服起来,而且看样子应该是杨羽趁虚而入了,因为我看到周小渔明显是喝的有点多了。

  看到这里,我就有些忍不住了,用力地推开门走了进去,包厢里面一堆男女本来都玩的挺愉快的,见我进来了,全都哑了。

  还有几个比较跳的直接拿着话筒对我说,兄弟,你走错地方了吧。

  而周小渔显然也认出我来了,绯红的脸颊上布满了错愕。

  我大步走到周小渔的面前,看着一脸错愕的周小渔,然后看着满脸淫荡的杨羽,怒火攻心,操起啤酒瓶,直接咣当一下就往杨羽的脑门上砸了过去。

  我从来不怕事,所以这一酒瓶砸的特别狠。

  酒水直接混杂着杨羽的鲜血从他的脑门哗啦啦的流了下来,杨羽划拉一下站了起来,用力的推了我一下,“你他妈的疯了是吗?维子呢?是他让你来打我的?”

  我没理他,而是直接用力一拳砸在了他那张欠扁的脸上。

  酷、匠网…首发

  妈蛋,老子最讨厌长的比我帅的人了,尤其是长的比老子帅,还来和老子抢马子的人!

  好吧,我承认,周小渔不是我的马子,但怎么说也算是我内定的奴隶,我手里正抓着她的把柄呢,怎么能让她这么早就找到男朋友?

  那到时候她是听她男朋友的还是听她哥哥的呢?

  我刚动手,对面那边一群人全都涌过来围住了我,我这时候也豁出去了,根本不怕怂,而是看着周小渔,对这周小渔冷声道,“走,跟我回家。”

  哪里知道我刚说完,周小渔就用力的甩了我一巴掌,“周冰清,你闹够了没有!我和你又没什么关系,你凭什么让我跟你回家?”

  周小渔这一巴掌把我的脑子彻底给煽清醒了,对啊,我和周小渔又没有什么关系,凭什么带她回家?

  但她对我的称呼,却让我整个人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我红着眼睛看着周小渔,开口吼着,“我不叫周冰清,我姓陈!”

  周小渔却毫不害怕地直视着我,“但你妈现在嫁进我周家了,所以你必须要姓周!”

  周小渔的话语像是一根根针一般扎进了我的心里,这是这两个月来我一直逃避的问题,没错,陪伴了我十七年的姓,在我妈嫁给后爸后,彻底换成了周。

  我就像是一头被惹怒了的野兽一般死死地盯着周小渔,而其他人已经完全不说话了,就连被我打了一顿的杨羽也没说话了。

  周小渔说了一句家丑不可外扬后,伸出手来拉住了我,让我和她去外面谈谈,很快我就被周小渔拉出了包厢,拉出了KTV。

  夜晚的风微凉,走出KTV后,周小渔却没有松开我的手,转过头来抿着嘴,对着我甜甜地笑了笑,“你可真傻,那么多人你就敢冲进来,不怕被打啊!”

  啊?我有些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