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5、可不可以请你别逗我

  天呐,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这是赤裸裸的诱惑啊,不过我还真是一个经得起诱惑的人,我有一个朋友,叫维子,很会玩,换过好几个女朋友了,有次还给我介绍了一个。

  那次我在维子的家里玩,维子带着他女朋友去房间里搞,动静可大了,那女的也把我拉进客房,进来就直接脱衣服。

  我见她脱衣服主动上来,还想上来吻我,心里给吓得不行,直接从维子家里逃出来了,一直到现在,维子还拿这事笑我呢。

  什么叫我刚才抱着你发泄,明明是你自己坐在我腿上蹭啊蹭的,现在反倒回来怪我了?

  都是我的错?

  这什么逻辑?看着妹妹一脸天经地义的样子,我也简直是醉了。

  不过虽然我经得起诱惑,但还真不敢轻易进房间,天知道房间里面有什么东西,要是回头我忍不住了,那才叫玩大了呢。

  这时候妹妹终于忍不住了,对着我说道,“你到底进不进来?再不进来我就跟我爸说你骗我烧毛的事情!”

  我擦,原来你早就知道我在糊弄你啊,你他妈的在逗我?

  这回我总算是知道自己是彻底落进了这个小贱人的圈套里面了,虽然不知道她到底想让我进房间干啥,但反正我也不吃亏,所以干脆就牙一咬,说进去就进去,我还怕你不成?

  妹妹一脸奸计得逞的样子,让我心里非常忐忑,这尼玛,她该不会真的有圈套在等着我钻进去吧?

  但我又有些困惑了,我又有什么东西让她这个大美人算计的呢?

  难道她真的想要我的身子?那我应该顺从顺从还是顺从呢?真的是好烦恼哦。

  虽然心里踌躇,不过我还是听话的和她一块进房间了,说实话,这还真是我第一次进妹妹的房间,不愧是亲生的,她的房间要比我的看起来高大上多了。

  光是电脑就有两台,一台三屏幕台式,还有一台超级本,想起我上次让我妈给我买超级本,我妈让我好好学习的事情,我愈加感觉自己受到了强烈的区别待遇。

  而妹妹一进房间,就直接把房间的门给反锁住了,咯噔一声锁门声,让我整个人的心都吊起来了,她到底想干嘛?

  不知道为啥,这时候我的心里反而有一种想要发生点啥的冲动,毕竟不是哥哥意志力不坚强,而是妹妹诱惑太摧残…

  我很怀疑她有严重的兄控倾向,不然绝对不可能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不过我喜欢……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妹妹却从床底下硬生生地拖出一个旅游箱来,啪的一声把旅游箱给打开,露出了里面一罐罐的啤酒。

  她想干嘛?难道想把我灌醉了再把我强了?难道她不知道男人喝醉了下边起不来的吗?

  不是有句俗话说的好吗?女人不喝醉,男人没机会。

  我觉得现在完全就可以反过来说,哥哥不喝醉,妹妹没机会。

  看着妹妹一脸单纯的给我丢过来一罐啤酒,我这心里就挺不是滋味的,难道我守了十七年的贞操终于要在今天晚上献出去了吗?

  简直残忍……

  不过我喜欢~似乎喝点小酒调动一下气氛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一想到这,我就不由得想扇自己一巴掌,我这两天是怎么了?她可是我妹妹啊!

  我深吸了一口气,捧着啤酒就跟捧着春药一样,心情无比的忐忑。

  而妹妹则是打开了一瓶啤酒,自顾自的喝了一口,问我怎么不喝了,难道还怕她在酒里下药啊。

  被她这么一说,我非但没有放心,反而感觉好像发现了什么,她该不会真的在酒里面下了药吧?

  至于吗?虽然我长的的确是帅了一点,但你好歹也得有女人的尊严啊,怎么能下药呢?

  看到我无比惊恐的样子,妹妹反而笑了,“你长的不美想的倒是挺美的,真以为我会下药啊,你也不照镜子看看,长的就跟猪八戒他哥似的。”

  说完她好像发现了什么,忽然闭嘴了,我也马上反应过来,我是猪八戒他哥,那周小渔不就是猪八戒了吗?

  想想还真是有点小激动。

  正当我准备出口还击的时候,妹妹却开口说道,“喝吧,喝完就当这两天的事情过去了,我也不和你计较了!”

  我当然不乐意啊,你说过去就过去啊,吃亏的好像是我吧,说的好像是你吃了多大亏一样,脸皮厚的程度简直和我有的一拼。

  看着面前这个磨人的小妖精,我简直无话可说了,只好打开啤酒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确定没什么异味后,这才大口大口地喝着。

  别的不说,论起喝酒来我还真没怂过,只要别在里面下迷药什么的,那结局就只有她喝醉了让我给强了,而不是我喝醉了让她强了。

  酷匠t{网g首_¤发

  我很怀疑周小渔的智商,简直没救了,喜欢我就直说啊,搞的这么复杂。

  正喝着呢,周小渔忽然开口说,“要不我们玩个游戏吧,很好玩的哟。”

  玩游戏?该不会玩那种输了要么喝一瓶酒,要么就脱一件衣服这种羞耻PLAY的游戏吧?我错愕地抬起头看了一眼脸红的都快滴出水来的周小渔。

  她该不会是真打算玩这游戏吧,我以前看过一部动画片,好像是叫做樱通信,里面的男主角也是和自己的表妹玩这游戏,玩着玩着差点就擦出火花了。

  周小渔看到我一脸错愕的样子,估计也知道我想的啥了,白了我一眼,“你想哪里去了!”

  什么叫我想到哪里去了,明明就是你自己做的事情让人想的太多了啊,我真的很想这么说,但我怕她打我,所以就开口说,“我没想哪去啊,你说说,玩啥游戏。”

  周小渔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们摇骰子,玩吹牛,输的人要么脱一件衣服,要么就喝半罐酒怎么样?”

  一听到这里,我差点脱口而出,你他妈的在逗我?绕来绕去,又变成了脱衣服的游戏?什么叫我想太多了?明明就是你自己想玩这种游戏好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4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