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好一会儿,才感觉不是很难受了,我转头问妹妹说她讲的是不是那里的毛啊,妹妹红着脸摇头说我真龌龊,想哪去了。

  我这又被整迷糊了,见她一副不想说的样子也觉得挺特没意思,琢磨着她爱说不说,反正我也没辙,就让妹妹回房间,然后睡觉去了。

  刚躺下,想起妹妹刚才的话,我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妹妹估计是最近长毛了,不知道咋办,又找不到人去讨论这事,所以就偷我底裤去看,想看我有没有毛掉底裤上,偷看我洗澡估计也是这么一回事。

  至于刚才夜袭我,脱我底裤,肯定也是这事情,想着想着我就开始有些涣然大悟了。

  越想越是这么回事,虽然心里有点小失望,但我还是松了一口气,浑浑噩噩地睡着了,哪知道我刚睡着,忽然被一个响亮的耳光给打醒了,睁开眼睛就看到把脑袋凑过来神神叨叨地问长了后都是咋处理的啊,那表情就跟做传销似的。

  当时我特困,被她弄醒还这么一直缠着,又想起她刚才还打了我一巴掌,心里特烦,就说,“还能咋办,拿打火机烧了呗。”

  妹妹听了后,脸上有点犹豫,挺认真的说,“啊?这样不好吧,身体发肤授之父母…”

  我有点傻了,没想到妹妹还真把这事当真了,心想这回有的玩了,困意也没了,就说,“那上边长满毛多丑?平时尿尿都不敢在别人面前掏出来,而且尿的时候还会沾上点啥的,多脏啊。”

  我怕她不信,还说,“我真全给烧了,要不给你看看?”

  见我要掏出来给她看,妹妹连忙摇头,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这……不好吧,电视上不是说男女授受不亲吗?

  妹妹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她表情看上去还是有点好奇,估计是真有点想看,这整的我有点蠢蠢欲动起来了。

  不过我也没有真给她看的意思,毕竟一给她看就露馅了,怕她继续较真下去,说了一句爱信不信后又趴下去睡了。

  睡之前我还特地偷偷看了一下她,见她一个人在坐床上发呆,脑子里不知道想着啥,我差点给笑出声来。

  让你丫打我脸,让你丫平时瞧不起我,现在还不是被我玩弄于鼓掌之间!

  等我快睡着的时候,妹妹终于忍不住了,又过来问我用火去烧的时候会不会痛,说完估计是怕我怀疑,又加了一句,这样很危险,让我以后别做这事了。

  当时我心里就有点乐了,没想到她还真把这事当真了,我心里就琢磨着继续去逗逗她,连忙说,“不痛,要是痛的话,我还能在这啊,早给烧医院里去了。”

  听我这么一说,妹妹的表情有点将信将疑,也不管啥掩饰不掩饰了,连忙问我除了烧之外还有啥办法没。

  我就问她平时有没有见她爸刮胡子。她说有,我打算试探一下她下边是不是真的长毛了,就假装很认真地说,“那可以去把你爸的刮胡刀偷过来,用刮胡刀去把那里的毛给刮了。”

  (我们平时在家里都是这么叫的,我叫她爸都是说你爸,她叫我妈就是说的你妈……)

  PT酷?0匠网永久cb免3费D看小说,)

  妹妹很认真地想了想,然后说这个不太好,她爸用这个刮嘴巴的,她要是拿来用了得多脏啊。

  这时候我才终于确定妹妹是为下边长毛而困扰呢,这不,给说漏嘴了吧,我假装很无奈地说,“那就没办法了,不是有句话叫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嘛,想要以后都没那毛,只能用打火机给烧了。”

  说完后,我忽然反应过来,她不是偷看了我洗澡吗?那我那里不是也被看完了?不过看她的样子好像还没反应过来,我得趁着她没反应过来之前把她忽悠的去剃掉。

  她哦了一声,说了一句她考虑考虑后又不说话了,转过头去不知道想啥,我估计她是在犹豫着要不要听我的吧。

  见她一脸忧郁的样子,我心里就挺慌的,生怕她把事情给想通了,这时候又有些不想睡了,心里琢磨着今天一定要骗她把那里的毛给烧了才行。

  我觉得有句话说得好,当你说了一个谎,那你就得用无数的慌去圆一开始那个谎。

  过了一会儿,妹妹终于还是选择了相信我,她小心翼翼地问我,真不会痛?

  见她又开始在痛不痛这个问题是纠结,我又感觉她有点烦了,就让她挑出一根头发来,等她挑出来后,我拿打火机给烧了一下,问她痛不痛,她说不痛,我说这不就结了嘛!

  她点了点头,说也对,还真的不痛。

  这里我是尝试着用换位思考去迷惑她,她本来是问我烧毛的时候痛不痛,而我直接把问题的关键性给转到头发痛不痛上了,要知道她头发那么长,怎么可能会痛啊。

  妹妹坐在我床边一脸的迷茫,我估计她是在思考着到底要不要把那里的毛给烫掉。

  这时候我就有点感觉不安了,万一她回头怕疼不烧该咋办,要是想着想着发现我在骗她会不会来找我算账?得想个办法让她马上上当才行,但要是我在这话题上讨论太多,又会让她起疑心,那就真的有点儿得不偿失了。

  还没等我说话,妹妹忽然过来问我打火机能不能借她用一下。

  妹妹这么一说,我又开始兴奋起来,认真地问她要打火机干嘛,是不是真的准备烧了?

  妹妹脸一下子又红了,撇过脸去不敢看我,小声说,“当然不是了,我只是借打火机点火……”

  说完似乎觉得这样显得太软弱,妹妹又说,“再说我解打火机干嘛关你啥事,你把打火机给我就得了!”

  点火?别逗。

  我心里很兴奋,不过脸上没敢表现出来,连忙把身上的打火机拿了出来。

  拿打火机的时候,我故意把打火机的气阀给调到最大,这样一来,点火的时候就会烧一大片,妹妹要是真烧的话,恐怕得一下子烧光。

  那时候我有点浑,毕竟那个年纪都是没心没肺的,我也根本没想事情的后果,只是觉得好玩,又能作弄一下妹妹,就这么干了,如果我知道后面的事情会变得这么严重的话,当时我肯定不会这么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