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那个人影也不停的高低耸动,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旁边有人在偷看的原因,很快我就出来了,刚出来我就知道坏事了!

  直接喷到了窗子上,正好砸到了妹妹脸前的那块玻璃,如果不是有玻璃挡着,估计能直接弄到妹妹脸上去。

  刚弄完,我这心里马上又后悔了,我这是在干啥?她可是我妹妹啊,我怎么能故意在她的面前做那事情?而且还差点喷她一脸!

  我下意识地想去擦,却发现妹妹还是死死的趴在窗台边盯着我看,我要是去擦的话,不是就露馅了吗?

  之前妹妹是死死盯着我看,现在却闭上了眼睛,满脸通红通红的,我已经知道她在干嘛了,显然是到关键地方了,我连忙抽了张纸巾,擦了擦玻璃,用马桶抽掉。

  弄完后,我回到房间想了很多事情。

  虽然成为被意淫的对象很开心,但我还是强行压抑住了自己内心的小激动,我觉得自己已经够变态了,绝对不能让妹妹走上我的老路,怎么说她也是我妹妹。

  这事不能和她直接说,得旁敲侧击地提醒一下她才行,打定了主意后,我就琢磨着去妹妹房间里和她具体说一下,但我敲了半天门她就是不开,我觉得这事情啥时候说都一样,就决定等明天再说。

  我睡觉的时候从来不锁门的,打死我也没想到那天晚上妹妹真的来夜袭我了!

  我是被开门声给吵醒的,我睁开眼睛一看,就见到妹妹打开我房间的门,大步朝着我走过来,很快就爬到了我的床边。

  我摸不透她到底想干嘛,连忙把眼睛给闭上了,只是眯着眼睛看她到底要干啥,很快,我就发现妹妹爬上了床,一股淡淡的沐浴乳香味钻进我的鼻子里,可诱人了。

  妹妹突如其来的举动把我这心被给挠的痒痒的,莫名其妙的竟然还有了一点期待感,她该不会真的想强了我吧!

  我琢磨着不行,但身体怎么都动不起来,我决定还是再看看她想干嘛!

  妹妹很快就坐在了我的身上,这让我的呼吸差点就停止了,因为她坐的地方就是我小弟弟的位置,虽然隔着一层被子,但那触感还是有的!

  我在心里不停地谴责自己,怎么能乱想呢,她可是我的妹妹啊!

  但不知道咋回事,我就是不想起来,想看看她究竟想干嘛!

  妹妹慢慢地将自己的脸朝着我的脸靠近,我连忙把正眯着的眼睛给闭上了,只闻到一股好闻的洗发水味道,淡淡的香味,但是很诱人!

  很快,妹妹又把脸探回去了,还试探性地叫了一声我的名字,我没应,她估计是以为我睡着了,动作更大胆了,直接掀开我的被子,开始脱起我的衣服来。

  我身上早就被妹妹刚才坐的那一下给整的难受了,心想再这么下去不行,毕竟她可是我妹妹,我连忙坐起来,一把将自己被脱到一半的衣服给拉起来,看着她歇斯底里的大叫,“周小渔,你干嘛呢?”

  妹妹发现我醒了,直接就想跑,我马上把她拉住了,我觉得这事情得尽早解决,倒不是担心妹妹,我是担心下回我还能不能抵抗的住这诱惑,万一我半推半就地从了,那事情可就玩脱了!

  被我拉住后,妹妹就像是被霜打的茄子似的坐在我床边不说话,我就问她脱我衣服到底想干嘛,还问她是不是动过我底 裤了。

  一开始她还不乐意和我说,但好汉架不住人多,我问的次数多了,她还是开口了,强装出一副刚硬的模样,问我人身上是不是会长毛啊。

  听完我又感觉妹妹还挺机智的,竟然还懂转移话题,就是转移话题的功夫差了点,就和她说了一句,“当然会啊,眉毛不是毛吗?还有你别转移话题!”

  但妹妹显然不会听我的,经过一开始的惊吓后,她已经恢复了,看起来就和平时一样,用一副很高高在上的表情问我,“那除了眉毛之外,身上其他地方还会长毛吗?”

  虽然很讨厌妹妹这个神情,但我还是不假思索地说,“当然,人身上啥地方都会长那种细细的小汗毛。”

  说完我还特地把手拿出来,指着手臂给她看了下啥是汗毛。

  妹妹见我这么说,急的把我的手臂一推,说不是这种毛,说这话时妹妹虽然还是一副强硬的样子,但脸红的厉害,整的我有点莫名其妙。

  虽然不知道妹妹为啥说到长毛会脸红,但妹妹越是这种表情,我就越好奇,毕竟平时可看不到她这种表情,就问她,“不是这毛还能是啥毛啊?”

  她看上去想要解释,但不知道咋解释,脸也越来越红的,说反正不是这种毛,还说我智商怎么这么低,连这都不知道!

  忽然她想起来什么,指着我的脑袋恍然大悟地说,“对,那毛就跟你头发似的。”

  我说了句,“神经病,是个人都会长头发。”

  说完就转头打算睡觉了,睡觉的时候心里还有点不高兴,我总感觉妹妹在拐着弯骂我,把我头发比喻成毛,那不就是头毛吗?在我们那头毛的方言是拿来骂人的。

  妹妹急的手足无措,满脸通红,但又不知道咋去解释。

  看妹妹紧张的样子又不像是在故意挖苦我,我迷惑地挠了挠自己的头发,这不挠还好,一挠就给我想起来一个可能性,妹妹该不会说的是那种毛吧!

  “看正R版章+节K'上酷●j匠;T网

  因为我的发质蛮粗的,还有点自然卷,我身边的朋友一个个都说我的头发就跟那个毛似的,我转过头去狐疑地看了下妹妹,发现她脸更红了,心里就更肯定了。

  毕竟说其他毛也不至于脸红成这样啊,她说的肯定是那种毛。

  但想想又感觉不大可能,这是在讨论她偷我底裤和夜袭我的问题,咋讨论到长毛这种隐私的问题上去了啊!

  难道她想靠这问题来诱惑我?

  想着想着我有点难受了,这时候估计给我个石头我都能弄出个缝来,没准儿石头缝里还能蹦出个猴子来,想想孙悟空他爸估计当初也和我现在一样吧,不然孙悟空是咋出来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