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梦,到了清晨,便得到了终结。我眼睛微微睁开,眼前呈现的竟然是一片模糊。

  @!看正版ga章%)节+,上Y%酷匠P4网m

  我好像是醒了,却看不清楚,说没醒,却又能听到同寝室的几个女生说的话。

  小沫竟然烧的这么严重!这是周琦的声音,她看着体温计,惊讶的叫了出来。“小琦,我去跟查寝老师说吧!”女生A,“你傻呀?那老太婆只会认为蓝小沫装病然后我们帮着她,她管蓝小沫什么来头啊?”女生c,“那怎么办啊?”女生A,“我觉得把蓝小沫扔这好了,我看她福大命大的就算烧死了她家里人也会把这学校给吞了,然后这学校倒闭了我们就不用上学了!”女生c,“糙你mb的有良心没啊?!”女生A,“怎么?要打一架?”女生c,她们两个人快打起来了,“你们烦不烦啊都什么时候了。”周琦喊了一声,她们顿时就没话说了,“我们三个人轮流着把蓝小沫背到医务室吧!”女生A,“既然都说了那快点去啊!”女生c。

  她们力气都不大,一路的感觉就是磕磕碰碰的,但都没有让我摔在地上。后来不晃了,一动不动的,我又睡着了。

  不知道沉睡了多久,我睁开了双眼,眼前的一切都是陌生的。

  我比刚才清醒的多,只是头还是晕晕的,胸口还是闷闷的。我的手上挂着点滴,那一滴一滴的,显示出了时间的流逝。

  “我校初二(4)班许江涛同学与高一(2)班马俊同学斗殴,并将马俊同学打伤,现对许江涛同学记一大过,处分将记录档案,现对其全校通报批评!许江涛同学已满14条处分,三天后在全校学生离校时必须叫来家人留校观察。”广播里传来了训导主任那恶心的声音,现在是晨会的时间。

  “另外,昨晚在超过了就寝时间后,扫厕所的阿姨在男生寝室楼下发现一名男同学在爬下水道。”训导主任的话说到这,我的脑海里马上浮现了我心中想到的人,“后经过查实,这名男同学并不是被老师扣留,而是在逗留!”训导主任的语气变得沉重,“在政教处附近的下水道井盖开着没盖上,后经查实也是其所为,因为他的行为,导致李副校长的小女儿在外行走时,不慎跌入下水道,将终生残疾。”

  呵,我冷笑,这训导主任真逗,不就是想说事情的严重性么,“初三(4)班袁刈轩请出列,站到司令台前!对于事情的严重性,学校将对袁刈轩同学增添十五条处分,直接开除!”听到这,我就不愿再听了,准备去找训导主任。

  “小同学,你醒啦,感觉怎么样?”我身后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我转过去,是校医,竞然还是男的!声音跟太监一样,真心觉得他是没根的东西,整个人都让人觉得很恶心!

  我白着他的一脸笑容,不用多理这娘娘腔,我拔掉了插在我手上的针头,跳下了床。因为烧还没完全退,头还有点晕有点疼,跳下去就没站稳,往后一滑,摔倒了,“等等小同学你不能这样的,你盐水还没挂完,不能拔掉,不要乱走,你还没康复呢!”这校医一脸慌张的摇着手,我笑,这伪娘不仅下体有缺陷,智商也有缺陷!让这样的脑残来治我我真怕我被医成神经病!我扶着床爬了起来,看都不看他一眼就向外面走去,不再理会他的叫喊声。

  我磕磕碰碰,跌跌撞撞,终于走到了操场,可早已散会。

  我朝政教处走去,敲着门。主任室里明明有声音,可就是不给我开门。

  我从头发上拿下夹针,插在孔里转来转去,可就是打不开。我不耐烦了,一脚踹开了门,那脚的感觉就是已经不是自己的了,踹开门的那一刻我觉得这真是不可思议!

  我看到训导主任坐在椅子上,一脸慌张,还拼命的用手把什么东西往办公桌下面塞。在他塞的过程中我竟然还看到一只手!我看了看沙发上那几件衣物我就知道了!

  “蓝小沫同学…你有什么事…吗?”训导主任说的支支吾吾的,我笑,走到他的办公桌前,看了看那桌底下露出的半只手,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突然,训导主任的眉头一皱,一大片水喷了上来,比他的头还高。“训导主任,这是what?”我冷冷的问着,在那明知故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