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我震惊了。“在这黑不垃圾的下水道摸东摸西,还脚滑跌进臭水沟,可你特么的却告诉我我们走错方向了!?”我爆发出了小时候那种多话又暴躁的性格,说完我就后悔了,小刀听了还愣愣的看着我一脸的不可思议。

  这么说来,好像是我带的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说走这条路,这里太黑,我看不见小刀那张已经快黑透了的脸,“呃…那个…总之我们快走吧!”小刀抓着我的手,转身就要走。可我已经有些精疲力竭了,感觉走不动,非常累,被他拉着走我才勉强的稍微动一动。

  “沫姐你怎么了?”小刀见我不走,停下了脚步,“沫姐你是不是累了?累了走不动的话我抱你回去吧~”他邪恶的笑了笑,可我还是站在原地不动,吭都不吭一声。他无奈,把我头上盖着的校服拿下来挤干,然后披在了我的肩膀上,然后用手搂住了我的腰,让我靠着他的身体,一步一步的陪我走着。

  走了一会儿,又走回了刚才那政教处井盖的正下方。我听到了许江涛的脚步声,看来是没什么事,我可以安心了。等等,我有费心过?

  &酷/(匠Nv网T永!;久免k费看H2小!说wr

  小刀竟然愣在那里不走了,他的眼神是空洞的,似乎在凝视什么,脸还微微偏红,呼吸也比较急促!我顺着他的眼神,往他凝视的地方看去,那正是我身上的白色薄衬衫,雨灌溉了我的衬衫,衬衫变的湿透,内衣的轮廓已经非常明显。这是男人本性,有什么办法?我举起手,在他眼前打了个响指,他被我吓了一跳,身体一动,我还靠在他身上,他这样一动,我也不得不动,怎么处境更尴尬了?这就是所谓青春期总是会有一些尴尬的事吧。

  小刀缓缓咽了一口口水,什么也不说继续搂着我,让我靠在他的身上,然后向着眼前的黑暗走去。其实我被这么一尴尬,感觉非常清醒了,可我还是在靠着他缓缓的走着。

  现在的处境和刚才并不相同,他的身体竟然变的颤抖,心也跳的很快,呼吸非常急促,我靠在他身上,自然感觉得到。而我自己也能感觉到身体微微有些发烫,或许是淋雨发了点低烧吧。我的身体方面一向还可以,这点低烧也不至于会把我怎么样,过一晚上又是活奔乱跳的了!当然我只是随便说说的,多大的人了,还蹦蹦跳跳干嘛?

  不知过了多久,我和小刀终于走到了男生寝室旁的井盖正下方,一路上都没有什么言语。成胤乐那几个已经把井盖盖好了,由于这被小刀撬开过,上面的灯光可以穿过这个小洞照进来。马上就可以去睡觉了!

  我准备用全身最后的力气爬上阶梯,可小刀他竟然紧紧的抱住了我!

  他什么话也不说,就是死死的吻着我的颈子,“小刀…”我的声音很颤抖,“袁刈轩!”我想我这应该是第一次这样直接叫他的全名吧,他听我这样叫他,动作停止了,愣愣的看了我一眼。我努力的抬起了手,给了他一巴掌,那一下,虽然耗费我很多的力气,但打出来的力度依旧很轻,痛,应该还会有一点点痛。他嘴角一勾,看准我的嘴唇,吻了上来,他这样的蛮力,就算我此刻不累,我也不可能推开他,就这样被他吻的死死的。他闭上了双眼,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寻找着我的舌头,双手的动作也不能停,我感觉到他两腿间的家伙越来越硬,好像要爆发出来了。这就是所谓男人本性?硬的时候就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卧槽我还要回去睡觉呢,赶紧摆脱吧,怎么摆脱呢。

  我突然想到了,舌头,他的舌头在我的嘴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