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以后还敢乱收收保护费吗?许江涛冰冷的一句话,让人听了觉得自身十分冰凉。

  “你mb你算个吊啊,有种和我打一架!”带头的人倒在地上,眼睛死死的瞪着许江涛,“小小刀。”许江涛轻唤了一声,“杰哥,打!”

  “我认输!”“我们也认输!”听到小小刀说打,另外四个人心里一颤,连忙喊出了认输,随后便落荒而逃了,丢下了倒在地上的老大,“mb的一群叛徒,劳资上辈子欠了谁了我!”他嚎叫着用拳头打着地面,地上已经沾满了血迹。他似乎嘴里还在嘀咕什么,可声音特别小,听不清,“认输吗?”小小刀挥着自己的拳头,“切,认输就认输!”他一脸不爽,爬起身来狠狠的瞪着小小刀,似乎想永远的记住这张面容,小小刀也只是冷笑一声,不多言语。随后,他远远的跑走了。

  “涛,那几个不是高中部的吗?”成胤乐从口袋里掏出一根棒棒糖,含到了自己嘴里,“那些是韩淼的小弟,经常在初中这边收保护费。”许江涛深吸了一口我刚才给他的烟,任由它在肺里游荡。

  所有人听了都沉默了,我是不想说什么,他们都没什么好说的了。

  我突然发现,小小刀一直时不时的看向我身边的小刀,那神情十分复杂。

  “谁敢在这乱来?!”忽的,我们的背后传来了响亮的人声,是的又是那粗鲁的声音,训导主任很嚣张的走了过来。

  “我听说有人打架,是不是你,许江涛!”他伸出手指头指向了许江涛,这言语让我不禁觉得好笑,既然是别人打小报告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嘛,“对,是我。”许江涛把双手插进口袋,并没给训导主任什么好脸色看,跟他姐的区别就是,他姐一直在爆粗口,而他还是好好说话。

  “敢作敢当是好,被你打的那人呢,去哪了?”训导主任望了望周围,发现了刚才那个逃走了的怂比用拳头打地面而留下的血迹,

  “好,你行,把人打残了是吧!我告诉你这还是那被打的人在被你打的时候打的求助电话!”这下我想通了,刚才那人是故意打破拳头为了让许江涛背负把人打伤的罪名,而小刀刀和倪杰并没有看到他戴着的耳机,他的另一只手插在口袋里,拨通着训导主任办公室的电话号码,刚才他在那轻声嘀咕的话,是在对着耳机自带的耳麦讲话!可是这里并没有人想解释他的手是自己打破的,所有人都知道,说了也没证据,训导主任只会认为周围的不是一伙的就是个托,而且这地上的“铁证”还摆在这。

  不过通常来说给老师打小报告,老师都不会透露谁告的,这训导主任竟然透露了可见是气到一种境界啊,谁给他的勇气。

  “许江涛你记得的吧,我校规定,学生累计满8条和14条的通报处分就要留校观察,满15条就有权利开除该生,你都已经留校观察过一次了!你以为这是公立学校啊靠个破户口本进校然后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吗?”训导主任似乎有骂不完的话。我笑,在这个国度,谁不是有钱有势有关系就能做到一切了啊。他每骂一句,都会莫名其妙朝我看一眼,害怕我又会向上次许恬瑛那次一样不给他脸让他滚吗?可是,我并没有,也懒得这么做。

  “什么都不用说了,到我办公室来!你自己走还是我来拖。”训导主任说着伸出手试图把许江涛拖走,许江涛甩开训导主任的脏手,说他自己会走,便迈起脚步朝政教处走去了。我看到小小刀抓住了他的手腕,用眼神示意着许江涛不要去,而他甩开了小小刀的手,用眨眼示意没事。

  tJ最新…章节上酷/匠网

  就看着许江涛这么跟着训导主任走了,他们走远了后,沉默已久的成胤乐终于开口了,“我说我的小沫啊我的沫姐啊,你怎么不像上次护我女人那样护着我家涛涛啊?”他一脸的疑问,说话喷口水这毛病还是没变,我说你家境不差这家教是不是没的这么喷口水?

  其实上次我只是觉得好玩,有意思,这次我也明白,许江涛本身就不需要那种怜让,他比许恬瑛聪明的多,没有她那么愚蠢。当然,我说的愚蠢是指情商。按照许恬瑛那样,足以把她那几个好姐妹也给搭进来一人一条处分,而许恬瑛不尊敬师长,罪加一等。不过这些都与我无关,她们背不背处分跟我有一毛钱关系?

  我没有搭理成胤乐,有点乏了准备回宿舍,掏出一根烟,刚点上了才抬起脚,我便愣住了。

  等等,我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了一个画面,烟,刚才许江涛还抽着烟,他跟着训导主任走的时候,手里还拿着烟!打人,一条处分,抽烟,这是罪上加罪,还会有一条处分!许江涛已经有了13条处分,这13条每条都清清楚楚的记在他的档案里,即便他是全年级的第一名,也已经对他升高中产生了严重的问题,再背两条就满了15条处分,就会被校方勒令退学!必须在训导主任发现那根烟之前把烟夺过来,进了办公室就晚了,训导主任会闻到那个烟的气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