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理由好牵强哎!”成胤乐的红茶还没送来,没东西堵上他的嘴。

  “呵。”没错,我还是只有冷笑,但我的性子原本似乎不是这样的,“不要这么冷。”许江涛没有我第一次见时那么稚嫩,热得快,冷的也快。

  “矮油,两个人都太冷了啦!那啥要不要试试我的柠檬杯沙冰…”“老板,麻烦红茶快点送来再要十份爆米花速度!”我和许江涛同时打断了成胤乐想要继续说的话,“我说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啊?”他说一个字喷滴口水,“涛涛,拿百威堵他的嘴,出什么事算我的。”我拿出了一根烟,一点也不后悔刚才对他的称呼,递给了他,他愣了一下,接过香烟,把另一罐百威打开了,“好,我不说了,不说了。”成胤乐一头黑线的看着我们。

  “沫姐。”后面有人叫我,而他们两个看了一眼都很淡定,我心想应该不是什么熟人,可我想错了。

  “谁?”我头也不回的问他,“初三(4)班袁刈轩。”他说这话一直很平静,“小刀?”我转过去看了一眼,果然是小刀,“小刀你没跟着雨子去耍吗?”我递给他一支烟,“我不想去,怕回来时成了人妖,雨哥也没说什么。”他点燃了我给他的烟。

  小刀的家世我清楚,刚出生没多久父母就离异了,他跟了他爸。他爸跟他后妈有了一个新的儿子,今年不过三岁,他爸就不愿多理睬他,反而宠爱小儿子,他便走向了堕落。

  “你们的爆米花和红茶。”茶厅老板和旁边的服务生很逗比的抱着那十大桶爆米花,小拇指还勉强的勾着那杯红茶,三中的人果然都很神奇是吧!“这是你们的账单。”老板把一张破的稀里哗啦的纸摊在了桌上,“你们干了什么?一千多,这里的东西再贵也不至于吧!”小刀拿起账单,在那里夸张的感叹着。

  “你看看最后一条。”我一口气把咖啡喝完了,“在禁止抽烟的地方抽烟罚500,学生抽烟帮保密500?!”小刀一字一字的念出来,一字总比前一个字大声。这里的老板的确会赚钱,赚钱也是要靠头脑的,仗着私立学校的学生都比较有钱任性嘛?算了,反正一千多,对于我来说也不是什么大数目,“给你一千五别找了。”我扔出15张毛爷爷,“好的!”那老板听着挺兴奋,见钱眼开,一脸恭维的样子。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两个初二的一直盯着小刀的脸看,好像小刀的脸上有字一样。“你们都别盯着我,我是初三的,不是初二的!”他这话听得我十分别扭,他都已经说了自己是初三(4)班的了,那当然是初二的。“沫姐,我想在这待的差不多了,该回宿舍了。”沉默很久的许江涛终于开口了,“那走吧。”成胤乐一脸欢喜,我一看,大概知道是什么原因,“成胤乐,把爆米花吃完。”我白了他一眼,“这还不简单吗?老板,退货!”那老板听了整个人都不是很好,一脸黑线,摆着一张臭脸,把他还没捂热的五张毛爷爷递给了成胤乐,他死死的捏着,似乎舍不得放开,可还是被成胤乐拽了过来。

  小刀也跟着我们一起走。

  在男生宿舍楼下,有一些小动静,仔细听能听出那是打架声,反正回宿舍也没事干,就跟着这几个男的去男生宿舍瞎逛。

  在打架的,是几个男的,唯一的武器就是拳头。看久了看出来,那是2对5,而且那个“2”打的挺凶。那两个人,一个是初二的倪杰,一个就是刚才在成胤乐身后,长得跟小刀一模一样的人。“小小刀。”许江涛走了过去,在群众的眼里,他就是威风的老大,“涛哥,我跟杰哥已经把他们打趴下了。”那个叫小小刀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往小刀看了一眼。

  “沫姐,那是我双胞胎弟弟,初二(1)班,小小刀。”小刀对我说了一句话,“名字。”我想记住眼前这个小小刀,或许能在以后好好利用一下,“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我们两个未起名,爸妈就离婚了,绰号是在没出生的时候父母就起好了的。”“你初三,他初二?”“我出生在8月31日晚上,小小刀出生在9月1日凌晨。”中国的制度永远都是如此吗?“你就不会去他们班问下名字么?”我看了他一眼,“我们的妈妈很有关系,和学校说好了学籍名可以用真名但平时名就用小小刀。”我笑了,不想多说什么,见过搞笑的,没见过如此搞笑的,还会隐藏自己儿子的姓名,但我也知道,许江涛和成胤乐一定知道他的名字,但我向来不爱多管闲事,就算可以利用,要如此麻烦自然免谈。

  这个世界啊,其实一直都不公平,小刀和小小刀,其实本应该是至亲无比的兄弟吧。

  酷/匠Z、网$唯●{一G正版,i"其…他"Y都fR是盗h~版j

  许江涛,演技是很好,不露一点破绽,他背着13条处分的原因,每次都是打架。他的心并不软,那都是做给他姐姐看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