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朝着吴晓诗,轻蔑的问着。吴晓诗看了看我,再看了看被我打趴下的姐妹们,终于,捂住脸哭了起来,“沫...沫姐,我错了。”她边哭着,边小心翼翼的说着,可你知道我最擅长什么吗?找茬!“谁是你姐,别恶心我!”我一脚把她踹倒,被这样的人叫姐,真是恶心我。吴晓诗倒在地上却也不敢爬起来,只是继续捂着脸,抽泣着。

  看2正)版}章1节上"酷L0匠:网@

  然而我也懒得打了,怎么说呢,我病才刚好呢,就这样大动筋骨,我还是回去好好歇着吧!我看了几眼,她的姐妹们,我知道她们心里在想些什么。“这个叫吴晓诗的随便你们打,出了事我负责,你们随意。”我留下这句话,朝着天台门外走去。我没有回头,却听到了背后那些女孩子从地上爬起来的声音,也听到了吴晓诗的叫喊声,呵,我对她够好了,只是几个已经筋疲力竭的若女孩罢了。

  我去了趟超市,买了一包阳光,在寝室楼下静静的吸着。回想起很久以前,第一次抽烟时,我吸了一口便咳嗽了起来,这是个呛人的东西,继续吸着,还会头晕,然而现在却没有最初的感受。那时候,是一个混社会的大姐教我吸烟的,把烟吸进肺腑,难受,却也放纵着,我还依稀记得,那个大姐的名字好像是叫徐子慧,比我大五六岁,因为她爹也是个混了多年的,所以她一生下来便在那样的环境中生存,她的家世已经注定了她的人生会是如何,和我却是截然不同的。她给过我的感动和帮助,我是很感激的。我吸着烟,回想着与她的往事。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寝室。

  寝室里还是那样的美好,几个女孩偶尔打闹着,来这里几天似乎也感受到了那一丝温暖。“小沫,你又抽烟啦?”周琦问道,我嗯了一声表示回答,“抽烟对身体不好的。”女生a接了话,“对啊,何况你烧才退。”周琦道,“好谢谢你们的关系我会注意的。”这句话是真心的,因为对我好的人,我会感激,我会回报,让我恨的人,我终将会把一切都还给你。我爬到床上,掏出手机刷着空间,看着别人发的种种,又看到了雨子发的动态,几张在泰国的照片,我的嘴角往上扬了,他们还跟个小孩子一样,我默默的点了一个赞。

  “上面那个女生,手机交出来!”背后传来的女声,我转过去,看了她一眼,脑海中似乎没有什么印象,又好像还是在哪见过,“小沫,这是查寝老师...”周琦轻声提醒着,好吧怪不得感觉在哪见过,“快点交出来,让你交没听见啊?你聋了是不是?”她的话我听了很不爽,不怨我吧,换了谁都会不爽!“你搞笑不搞笑啊?你让我交就交啊?搞笑,逗比。”我轻蔑的对她说着,“你...”她刚说出一个你,我又继续接了她的话,“你什么你啊,你嘛说好听点叫查寝老师,说难听点不就是个扫厕所的阿姨,搞笑。”“你不交是吧,那别逼我赢来跟你夺!”她爬上我的床,准备和我抢,卧槽还真有胆子。“啊!”我把她踹了出去,随着她的叫声,她摔到了地上,屁股着地,寝室门口因为她的叫声,都聚集过来凑热闹,小声议论着,对查寝老师指指点点。查寝老师她捂着屁股,说要拎着我去找校长让校长开除我,呵,我倒要看看校长是开除谁!“那就走,现在就去找校长!”我想都不想脱口而出,“呵,你可要想清楚啊,现在把手机交给我,然后道个歉还来得及!”在查寝老师眼里我不过就是个叛逆着的任性小鬼初中生,就算是家里有钱进了私立学校,不遵守校规也是不行的。而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个道理,用在这再合适不过了,围观的人大部分都知道我是占着上风的。“废话这么多干嘛?不是说要找校长啊?你特么还坐着干嘛?走啊!”我从床上下来,朝门外走去,“切,自找的自找的。”查寝老师冷笑着,也走出了门外。至于围观的人后来说了些什么,恐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吧。

  我推开校长室的门,里面是空着的,校长似乎不在。随后查寝老师也进来了,看着无人的校长室愣了愣,白了我一眼,掏出手机,拨打了出去,“喂,校长。”电话拨通了,原来是打给校长的啊,真是逗,“我在你的办公室,我管的女生寝室有个小女孩在玩手机,不肯交给我,还踹我一脚跟我吵起来,所以我把她拎到你办公室来了。”校长说了什么我也没听见,查寝老师挂断电话后得意洋洋的对我笑着,说现在校长在开会,等他开完会回来了就有你好受的了。呵,看看谁好受。我很随意的在校长室的沙发上坐着,任凭她的脸色变青变紫。

  大概在校长室坐了十几分钟,校长室的门再度被推开,进来的是校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