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句话未经过我的大脑便脱口而出,周琦闻言愣住了,她问我什么太监?我听了搞得我很无奈,我跟她说,是那个校医。周琦听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更无奈了,问她笑什么,她缓缓止住了笑,“那个校医变声期还没结束呢,声音娘一点也正常的。”她拍了拍我的背,继续说,“他是我们李副校长的儿子,卫校出来的。”我一听笑了,“李副校长?女儿残了的那个?”

  “嗯对,就是这个李副校长。”说着说着,周琦的微笑顿时暗淡了下来,她说,李副校长讨厌成绩不好的孩子,尽管是亲生的,副校长的儿子从小一心想学医,可成绩不理想,只能考个卫校,而副校长的女儿从小便聪颖过人,这个小女儿便是副校长的希望,她对她儿子便是能不搭理便不搭理。我闻言,又笑了,这儿子女儿不手心手背都是肉吗?可在中国这个国度,就是要你学十几年的以后都用不到的东西换你一个未来,可他们真的没想过,其实自在的人,活的会比较快活吗?

  “那校医叫什么,我想记住他的名字。”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为了打破这样的僵局,我便问了这样一个问题,可仅仅是这样简单的问题,便让周琦暗淡的脸又恢复了灿烂,这是所谓女人变脸如翻书吗?难道我不是女的吗?“他叫陈李枫”周琦的脸越发越灿烂,“小沫你说他帅不帅?”看着她如此犯花痴,我也不忍心说不帅,仔细回想一下,长得是挺帅的,就是他那声音让他在我心中的形象彻底崩坏了!

  上课铃在我们的谈笑声中响起,周琦这类好学生自然不再跟我闲聊下去,乖乖听课去了,我闲的无聊,烧也没完全退,趴在桌子上,就这么沉沉的睡了过去。

  醒来之时,教室里已经没有人了,我望向窗外,天空的西边已经挂上了灿烂的红印,若世间所有事物都跟这夕阳一般美好,那这世界是否会少了那些纷争。

  忽的,肚子里传来了信号,示意我,我饿了,该吃东西了。我这才想起我这一天都没吃过什么东西,我必须找点东西糊弄一下我的肚子。

  就在我这样想的时候,教室的门被推开了,我下意识的站起身子,做好防备工作。眼见来者是陈李枫,我放下了拳头,看着他手里还端着一盒饭,“小同学,原来你在这里啊,我找你一天了。”陈李枫微微笑着,我问他来找我干嘛?他道,他怕我饿了还没吃的,我闻言很不屑的说自己不饿,不用他费心了。可是才说完,我的肚子又继续发出了信号,这让我有一些尴尬,他肯定看出了我的口是心非。

  “我亲手做的,吃吧。”他把他手里的饭盒放在了我的课桌上,饭盒里面装的是蛋炒饭,那香味是挺诱人的,我咽了一口口水,又看了看他,他微笑着对我点了点头,我再也忍不住了,不顾形象的狼吞虎咽起来,那味道真美味。他拍着我的背,温柔的说让我慢些吃,可我并不理会他,因为我真的饿的不行了。他继续笑了笑,不多说什么,离开了。

  他离开了没多久,我便把这饭盒里的蛋炒饭全部消灭了,统统进了我的肚子。我把饭盒装了起来,准备拿去洗洗,明天再还给陈李枫。

  陈李枫,他这个人其实是不错的,虽说是个娘炮。

  既然吃也吃了,饱也饱了,我决定去逛逛这所学校,这是我到这所学校的第三天,才三天而已,就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指不定以后还有什么事情在等着我呢。

  p*酷匠9、网首发*“

  逛着逛着,来到了学校的顶楼,再往上走,便是天台。我能清晰的听到又吵杂声,这才依稀想起,似乎许恬瑛叫某个叫吴晓诗的约到这说要打她来着,就是昨天我被这两个扇巴掌的那时候说的。得了,反正没事干,去凑凑热闹吧。

  我推开天台的门,映入眼帘的便是她们打斗的情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