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外的人一身黝黑的皮肤,咧着嘴笑,露出一口白牙。他穿着齐膝的牛仔短裤和一件灰白色的休闲T恤,前胸处烙着一只伸出中指的手,紧挨着手偏下的地方是一段潇洒的字迹“FUCK”。就这壮硕的略有些胖的身材往那儿一站,便显得十分有威慑力。他两只粗大的手掌不断的张开、捏和,骨节发出清脆的“咔、咔”声,看不出是紧张还是在装。

  酷匠网《{唯*^一正s版☆n,k其2d他7都w是l盗版

  “那个,邵清辉哪位?”他见没人回答,挠了挠头,再次问到。

  我惊异于他的嗓门,就算我扯着嗓子吼估计也没他那么有气势吧?我扯了扯衣服,倚着梯子跳了下来。

  “我去,杰哥,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在我落地的同时,疯子操着一口还算流利的普通话,很震惊的说道。

  他瞪了厉风一眼,然后将目光转向我,咧着嘴,露出一口白牙:“你是邵清辉?”我自然的露出微笑:“我是,似乎我并不认识你吧?”毕竟来到高一才刚刚结束军训没几天,我似乎也没惹过什么人。“那个,听说你很能打,我是来找你单挑的。”他又挠了挠脑袋,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我一头黑线,偏过头去瞪了疯子一眼,他一脸无辜的望着我,摊了摊手,又对我眨了眨眼。

  “不打。”我望着那个杰哥,摇了摇头。他一脸惊诧的望着我,眼睛里微不可查的闪过一丝兴奋,“为什么?”

  “不为什么。”我耸了耸肩,正准备转过身去,他却一拳扣了过来,我没有任何防备,直接就被打趴了下去,顿时感觉嘴里一阵辛辣。我惊讶的同时火气蹭的就上来了,一下跃起身,吐出嘴里的血,怒骂了一声:“吗拉个巴子,不干孙子!!”

  望着他脸上的兴奋,我知道他只是想激我和他单挑,心里却苦笑了一声,激将也不带这样的啊。虽然知道原因,但火气可没那么容易消,心里想的同时手上也没闲着,一个拳头往他小腹甩过去,他腰向后一缩,伸出左手想要抓住我甩过去的手,我知道打架最忌讳被制住手,往后一闪。他铺了个空,一个趔趄差点没站稳。“原来是个蛮子,都不知道保留力度!”我心里暗喜,这么好的机会可不能放过!

  我左手一紧,握拳,直接用了最大的力气,蹭的撞在他肩膀上,他一吃痛,嘶的一声吸了口冷气,眼中却是按捺不住的兴奋,大吼了一声:“再来!!”我被他的气势愣了一下,小腹突然猛的传来一阵剧痛,直接被他用肩膀顶飞了差不多两米远,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盆骨几乎都坐裂了,疼的都掉出了眼泪。我想爬起身,却发现怎么都使不上力气,顿时泄了气,摆了摆手:“老子不打了,你简直就是头牛!”

  “这就完了?我还没打爽呢。”他小声嘀咕着。我一听,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咬着牙,恶狠狠的说道:“老子记住你了!”厉风唯恐天下不乱,吹了个口哨,嬉皮笑脸的:“辉哥,这是一五班的郑包杰,兄弟我等你把场子找回来!”说着还冲我眨了眨眼。我摆了摆手,懒得和他说了,手撑着地面,颤巍巍的站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到疯子对面的那个铺,轻轻坐了下去。

  “那个,邵清辉,我先走了哈?”郑包杰搓了搓手,有些不好意思。“谁留你了?!!”我别过头去,一阵懊恼。

  “嘿嘿,嘿嘿。”讪笑声之后,宿舍门被关上,然后就是逐渐远去的脚步声。“辉哥,你,没事吧?”疯子试探着问,我低哼一声,望着他:“你去试试看呢?”他难得的没有贫,缩了缩脖子,望着我脸上的血迹和淤青,正色道:“要不我把你送到医务室去看看?”

  我果断摆了摆手,想了想,道:“算了,你帮我弄盆热水过来,谢了。”他笑了笑:“谢什么,咱俩谁跟谁啊。”随后便站起身,抄起门后的脸盆,打开宿舍门接水去了。

  我向前移了移,一脚带上了门,躺在了床上,也许是被胖揍了一顿太累了吧,加上脑子一片混沌,我干脆就闭上眼睛休息休息,没想到就这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辉哥...辉哥...”有人叫我吗?我意识一片模糊,想要睁开眼,却怎么也做不到。“辉哥...辉哥...”我突然间一阵烦躁,就想一巴掌扇过去,但手却沉的发麻。

  也许那人放弃叫醒我了,一下子安静了许多,我正待放松下来,突然之间感觉到一片冰凉,硬生生的把我从昏昏沉沉的状态拽了出来。我猛的坐起身,一眼就看到了厉风和他手上的矿泉水瓶子,上面还沾着雾蒙蒙的一层,不用想,绝对是冰的。我抹了一把脸上,很脑残的问了句:“为什么泼我。”

  疯子讪讪笑了笑:“嘿嘿,我不是喊你几十遍了都没醒嘛,我就直接泼了,不好意思啊辉哥,嘿嘿。”

  我点点头,并没有怪他。“对了,热水我给你打来了,刚刚...嗯,耽误了一点时间。”他指了指床前的水盆。

  我一起身,拿起了挂在门后的毛巾,浸在盆子里,胡乱往脸上一抹,然后扭干,擦去脸上沾的水,还不忘调侃一句:“刚才那黑胖子说我能打,不会是你小子报复我出去说我能打吧?”

  “嘿嘿,哪儿有。”

  我把毛巾往门后一挂,端起盆子直接往窗外学校的那片竹林一倒,将盆子甩到门后面去,问到:“李旭和胖子哪儿去了,一早上就没影了。”疯子猥琐的搓了搓手:“嘿嘿你懂的。”我翻了翻白眼,顺手就敲他脑袋上:“懂你个头。”

  他一缩脖子,嘀咕了一声:“怎么老打我头,会降我智商的。”我鄙视的望着他:“你还有智商,早被狗吃了,被卖了还帮人数钱,说的就是你这二。”

  他正要反驳,突然响起了一片警笛声,然后学校里就像炸开了锅,哄闹的声音让我无法分辨出到底发生了什么。

  “走,我们出去看看。”我站起身,有些讶异身上居然不疼,便对疯子说道,他点了点头,拉开门,望见了楼道上疯狗一般涌下去的人群。正要下去,突然听见旁边寝室的人低着头说话---“听说好像二班死人了。”

  “吗的,我都不敢在这学校呆下去了,才来了几天,居然就死人了。”

  “别叫了,听说是被砍死的,那群瘟神我们知都不知道是谁,惹不起。”

  “要不我们也下去看看?”

  ......他们谈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我的心也越来越沉——二班。

  那就是我在的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墨迹邵伍说:

  咳咳。看的人你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