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辱我母亲者!死!

  炎热的夏日,天空中的烈日就像一个巨大的火炉,不停的向四周释放着它那茶毒的热量。

  即便是炎热的天气,繁华的安吉市的街道也永远摆脱不了拥挤,人群中的赵恒独自一人在拥挤的人流中穿梭着,双手随意的插在裤兜里,头部微仰散漫的目光扫视着前方,一身略显陈旧但却十分干净的安吉市贵族中学校服,脚下一双黑色的板鞋,肩上还挎着一个黑色的单肩包,一身普通而清新的学生装打扮,即便如此,那略显苍白的帅气脸庞和那不经意间释放而出的淡淡危险气质依然让不少少女频频侧目。

  放学的铃声“叮铃铃”的响了,可能是因为天气太过炎热安吉市中学的学生就像战场上溃败的士兵一涌而散的撤离了教师。

  高二三班的同学们大部分都已经离开了教室,只剩下少数同学在座位上收拾着自己的东西,而赵恒也在未离去的同学中,但赵恒并没有收拾课本,而是从课桌上缓缓爬起,揉了揉自己疲惫的眼睛,看了看周围空荡荡的座位,“恩!”赵恒庸散的伸了一个懒腰,从抽屉中取出自己黑色的单肩包,准备离去。

  赵恒的班主任是个非常高大的男人,姓雷,快满六十了,脾气十分暴躁,只要学生犯一点错误,就会大发雷霆,所以同学们一般称呼他为雷老虎。

  雷老虎垂头丧气的刚从校长办公室被训斥回来,校长问他为什么他们班上这次的费用问题还没有缴上去别的班上都全部缴完了,为什么只要跟费用挂钩的事情他们班上总是拖到最后一个,并告诉他如果在一周之内还不将费用上缴他的退休工资就别指望了。

  其实这也不能怪他啊,主要是班里那个赵恒家里实在太穷了,每次什么费用他总是要一拖再拖。都不知道明明家里这么穷还来读贵族学校,而且那个赵恒整天还不学无术,整天都游手好闲,上课就知道天天睡觉,如果不是之前看在他老妈是个大美人的面子上,雷老虎早就将秦炎开除了,一想到赵恒的妈妈,雷老虎摸了摸他那光滑闪亮的光头猥琐一笑。

  这时雷老虎刚好走到自己班的教室门口,发现竟然教室里竟然还有人,惊讶的张了张嘴,喃喃自语道:“这帮小兔崽子,平时一个个一听到放学的声音,就像脚底抹了油一样,今天怎么还没走?”

  雷老虎缓缓的走到教室门口,向里面望去,刚好看见赵恒从座位上缓缓爬起的身影,看他那有些凌乱的头发,和微微发红的眼睛,就知道他才刚刚睡醒,在联想到自己刚才就是因为他被校长骂了个狗血淋头,雷老虎就感觉自己气不打一处来。雷老虎气匆匆的走进教室指着赵恒怒喝道:“赵恒现在到我办公室来一躺!”说完雷老虎气势汹汹的离开了教室。

  而刚刚睡醒的赵恒明显有点不知所措,只是感觉模糊的听到了一句“赵恒到我办公室来!”,赵恒随意的将自己的挎包扔在了课桌上,对于雷老虎找自己麻烦也不是第一次了,赵恒早就习以为然了。

  赵恒摇摇晃晃的走进了雷老虎的办公室,因为安吉中学是安吉市最好的贵族学校,所有老师都是有一个独立的办公室的,而赵恒走进办公室,雷老虎正敲着二郎腿叼着一根黄鹤楼香烟,看着自己。

  闻了闻烟味,赵恒吞了吞唾沫,习惯性的摸了摸自己口袋里的黑娇香烟,但还是忍住了掏出来的念头,走到雷老虎面前低着头看着地板随口问道:“雷老师找我什么事?”

  看着赵恒态度如此吊儿郎当,雷老虎的火爆气质一下就犯了,“砰!”雷老虎猛拍一下桌子,站起身来怒喝道:“什么事?你说什么事!你的资料费怎么还没有交来,我可是一个月之前就给你说过的!”

  “哦,我知道了明天给你拿过来!”赵恒散漫的回答了一句,准备转身离去,这件事情其实雷老虎都给他说了很多遍了,但他一直都不怎么放在心上甚至没有回家告诉自己的母亲,毕竟这笔费用的数目实在太大了,资料费就要五万元!虽然不知道这些所谓的资料是用什么做的,但赵恒知道自己母亲是绝对不会负担起这样的巨额财产的,其实按照赵恒的意思他早就不再这个所谓的贵族学校读书了,但为了不辜负自己母亲对自己的期望,赵恒一直在坚持着,虽然他在外面也可以自己赚到钱,但这笔巨大的数目还是让他感到压力山大。

  见赵恒转身欲离去,对于原本火气就很大的雷老虎来说无疑不是火上浇油!雷老虎大手一抓将赵恒的胳膊抓住:“站住!我叫你走了吗!”

  看着雷老虎手臂微微鼓起的青筋。赵恒皱了皱眉头胳膊稍微一动,就直接挣脱了雷老虎的手。转过身一张苍白的脸上带有微微的怒气,冷漠道:“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看着自己被赵恒轻松挣脱的手,雷老虎有点不可思议的看了看自己的手,要知道他以前还没教书的时候,曾经可是一个正宗拳手啊,虽说久不动手,但自己还是经常锻炼的啊。但今天竟然被一个才十几岁的学生轻松挣开,这让雷老虎有点没反应过来,看着赵恒那苍白的脸,原本还准备发怒的雷老虎,“咕噜!”吞了口唾沫,有些慌乱的摇了摇头。

  赵恒不再管雷老虎,直接转身,大步向办公室外走去,就在这时赵恒突然听到自己的身后传来一阵细小的声音:“他妈的,不就是一个淫妇生出来的野种吗!”

  “轰!”雷老虎心有余悸的坐在自己椅子上,想起刚才赵恒那张苍白的脸,心里还有点发谅,看着赵恒离去的背影雷老虎低声的抱怨了一句,毕竟自己从业十几年还从没有受过这种憋屈,想当年自己打擂台都没有受过这种憋屈,现如今尽然被自己的学生给震慑的不敢说活了。而就在雷老虎刚刚抱怨完只听见轰的一声。吓得刚刚回神的雷老虎又是浑身一颤。连忙向声音传来处望去。

  只见刚准备离去的赵恒已经停住了脚步,直直的站在原地,修长的手臂已经轰在了自己的办公室门上,铁桦树打造的办公室门已经被轰穿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要知道铁桦树可是是树干中的硬度冠军。子弹打在这种木头上,就象打在厚钢板上一样,纹丝不动,被称为比钢铁还有硬的树。竟然被赵恒轰出了一个窟窿,而且看赵恒的手根本没有一点事情,只有微微的红印。

  赵恒收回苍白的手掌,缓缓转身,像雷老虎走去。一张苍白的脸色满是狰狞,黑色的双目直直的看着坐在座位上已经呆住了的雷老虎,冷漠中带带着丝丝杀气的口音说道:“我最恨别人说我妈了!”

  见赵恒一步步向自己走来,雷老虎看了看被轰穿的门,只感觉那里一片湿润,指着赵恒道:“你!你!你想干嘛!”哪有刚才一开始盛气凌人的样子,有的只是对赵恒的恐惧,发自内心的恐惧。

  赵恒看着雷老虎的怂样,赵恒笑了笑,弯着腰对着椅子上的雷老虎。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冷冷的说道:“你知道侮辱我妈的人是什么下场吗?““我......我.....我....”雷老虎已经被吓得口不择言。

  赵恒皱了皱眉,一股刺鼻的恶臭从雷老虎的屁股下方传来,赵恒恶心的看了雷老虎一眼,说道:“死吧!废物!”

  ~~~~~~~“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我现在正在安吉市中学里。今天下午,警方接到报案,就在今天下午,安吉市中学发生了一起杀人案,死者是一名男性,是一位教师,今日中午死在了办公室中,我现在正在赶往现场。”

  “各位观众我们现在可以看到,四楼已经拉起了警戒线,警察已经封锁了这里。”

  “各位观众我们现在就在案发现场,可以看到死者办公室的的门已经遭到了破坏。我们现在来采访下现场的警察!”

  “警察同志你能给我们说下这儿的具体事情吗?”

  “嗯,据我们现场勘察,凶手应该是使用了的是一个重力物体,比如锤子之类的物品,凶手先是破坏了办公室门,在进入办公室内进行凶杀!”

  “嗯,各位观众,我们马上将进入死者现场进行拍摄。”

  “嗯,记者小姐不好意思,因为案发现场太过于血腥,你们不可以进行拍摄。”

  “据警察所言,凶手将死者打的血肉模糊,由于视频太过于血腥,我们已经不再进行继续拍摄,我们现在来采访下,安吉市中学的校长王校长。王校长你好对于这次凶杀案你有什么看法呢?”

  “呜呜,呜呜。雷老师是我们学校…….”

  …………

  “各位观众,这就是凶手的照片,名为赵恒,此人性格残暴,嫉妒凶残,危险程度极高,望见到此人的市民朋友加以小心,同时积极的为警方提供线索,警方已经提供了十万元悬赏金,我们……..”

  看着电视上报道的内容,赵恒随手关掉了电视,眉头紧皱,他并不担心自己,他现在担心的是自己的母亲会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受到牵连,看来自己要将母亲接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了。

  赵恒从口袋中缓缓掏出自己的小灵通,其实并不是赵恒不换手机,而是因为这是他妈妈送给他的十八岁生日礼物,赵恒熟练的拨通了几个数字。

  “喂,李聪吗?”赵恒依旧是冷漠的语气。

  不一会手机另一头就传来了一个睡意蒙蒙男音:“是,老大,什么事?”

  “你去帮我从新办一张手机卡,在去帮我把我的母亲接到你家去暂避几天,我出了一点小事情。”赵恒走到窗台,轻轻低头看着下方一辆辆闪着红灯的警车缓缓说道。

  李聪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宅男,因为一次机缘巧合,赵恒意外救了他,就认赵恒当老大。因为觉得李聪这个人除了性格有点胆小,还是挺讲义气就收了他,一般赵恒在学校读书的时候,有什么事情就是李聪帮他处理。

  李聪明显还有点没搞懂赵恒在说什么,问道:“老大你说什么在说一遍!”

  “砰砰!”门口突然传来了巨大的敲门声,门外有人喝到:“赵恒你已经被包围了还不开门!”

  “嗯老大是什么声音?”电话对面的李聪明显也听见了警察的喝声开口询问道。

  酷匠。O网首发gK

  赵恒不再多言只是对着电话说道:“记住接我母亲。”说完就挂了电话,将手机卡从手机中取出,从窗户上扔了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