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佰意,15岁辍学开始了自己的闯荡生活,他的生活里只有两个词:兄弟、打架。半年就凭着年轻血气方刚、义气还有一无所有站上了他所认为的最高点…

  小巷里,几个混混围着一个穿着和服的女人。“哥儿,这日本女人长得不比片儿上的差啊,把她办了得了…”

  “哈哈…先玩儿玩儿,来,给爷几个叫声儿听听!”混混头目对女人问,女人只盯着他看,不喊也不叫不哭也不闹。

  “她是不是听不懂啊,怎么不说话?”

  “你的,给我们雅蠛蝶几声,给你大大的奖赏!”日本女人被他们的模仿逗的用袖子遮着嘴咯咯的笑着。

  “她听懂了…笑了…”混混看见女人的笑也露出贪婪的神情,“哥几个,大家一起来啊…”

  ,酷匠网首发

  “喂,你们几个谁啊,在我的地盘干这种龌龊事?”天佰意按耐不住,从角落拖着个棒球棍出来了。

  “天…天哥,还不快给天哥问好!”领头的先认出天佰意,摁着手下的头就一个劲儿的鞠躬。“这女人就算是孝敬天哥了…我们先走了!”说着夹着尾巴落荒而逃。

  日本女人依旧很平静地看着他,天佰意才看清楚女人正面,女人明显比他大4、5岁,身上散发着一股成熟的味道,五官精致。“谢谢!”女人用带着日本口音的中文道谢,天佰意脸红的搓了搓鼻子,“赶紧回家去吧…”说着就要走,“那个…”女人小声喊到道“我叫神崎奈,请你务必联系我!”她匆匆地塞了张名片到天佰意手里就害羞的跑掉了。

  天佰意看了看名片“艹,除了电话都是日文!”

  就这样天笙的父母相识了,然后坠入爱河,那时候天佰意17岁,神崎奈21岁。经过轰轰烈烈的爱情阶段,该是见父母的时候了,天佰意除了一身戾气一无所有,更不用说父母。这天,天佰意和神崎奈正在面见崎奈的家人,尽管跪得腿都快断了,望着面前两排穿着黑西装齐刷刷跪在两旁的崎奈的“家人”,佰意还是大气不敢出一声,而佰意的对面穿着传统和服的就是崎奈的父亲…“之前还以为你跟我说你家是稻川会的我还以为你在开玩笑…”佰意小声的对崎奈抱怨道,“我跟你说过,我不撒谎的。”崎奈捅了捅佰意…

  没想到最终他们俩还是结婚了,还是奉子成婚,日本人比较传统,尽管佰意穷的叮当响但还是没让佰意入赘,而是让佰意加入了稻川会。天笙也就和佰意姓了,天笙虽生在日本,但很喜欢中国文化,佰意也就采用放养教育,虽然不舍,但还是让她带着一些手下到中国生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苏城说:

主线遇到瓶颈了,所以只好写写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