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都出去吧,我来跟他说…”老狐狸瞥了瞥元气女,重新抽出根烟。“别摆出一副你们在担心别人的表情,你们不是那种人。”她冷冷地说着,眼底一片平静。她们也不再说什么,元气女回头看了看我也就跟着出去了。

  “我叫天笙,确切的来说我应该叫天佰意。笙笙是我女儿”老狐狸,不,应该是天佰意深深地吸了一大口烟,眼帘低垂,坐在我床边神情凝重,十多岁少女的脸竟然活脱脱一个中年男人的神态,尽管他的第一句话就让我有些震惊,但我没有打断他,一边默默穿着衣服一边等着他接着说下去。

  “你应该猜到了,这不只是整容那么简单,而是…交换身体”听到这儿,我扣着衣扣子的手顿了顿,是的,仔细看了看这身体的确不是我的,肌肉明显是特地练过的,骨架也大了不少,肩膀很宽,就是皮肤意外的白皙,没有血色甚至有些发青。手指白细修长而骨节分明,而我早就因为搬砖而满手老茧。身高却比我矮了些,大约1.85左右,1.90的身高也是我唯一值得骄傲的了。

  “因为那一场事故,应该说是闹剧,我和笙笙交换了身体,我醒过来了但笙笙…”说到这,天佰意又吸了一大口烟,看得出他有些难受。“在那之后,她们尝试换回来,但没有用,而且发现每一次使用都会对身体细胞造成伤害。”

  “于是就拿我来当小白鼠吗?”

  “不,,在说我之前还是先解释你的事情给你个交代吧,呐~小鬼,你的情况和我的可不一样…”天佰意突然转过头来,又露出那老狐狸一样的奸笑。吓了我一跳,这换脸比女人换衣服还快。

  “这个工作室只有5个人管理,财务,阮眠眠,也就是那个萝莉小孩,来自财阀世家,也就是在金融上能进行垄断的资本家。行政,罗扇萤,就是那个干劲儿十足很活泼的,父亲为省部级正职干部。还有CTO也就是技术,唐荏儿,就是那个戴眼镜儿的,没什么背景,就一技术宅怪物,所有装置开发都是她一个人。人力,天笙,背景…嘿嘿…来自日本的黑社会哟…跟你开玩笑呢。”

  “一点都不好笑,折腾那么久,总算知道你们的名字了,天生,糖人儿,软绵绵,这都什么名字,就罗扇萤还有点儿文化,轻罗小扇扑流萤。接着说。”对于他说的这些人我觉得很有趣而且难以置信,是什么把这些人聚到了一起…

  “呵呵…你觉着有趣?”可能是看到我绕有兴趣的表情,他问道。我一时语塞,她们把我变成这副样子的,我这时的态度是有些奇怪。

  “看到那个工作室你也知道弄这么大规模不容易,而且还是干这种不可思议的事。自然需要她们各个背景的势力。而她们的目的…我也难以捉摸。”他无奈地抖抖烟又继续说“这个游戏称为FFF系统,由腐女开发…”

  “等等,先给我解释FFF是什么,还有什么…妇女?”我打断他。

  “嘛~这些孩子网络上搞的词汇,我刚开始也不懂,简单来说,腐女就是爱好男同性恋的女子,FFF就是一种单身组织,情人节时穿着一身黑袍,手执汽油和火把扬言要烧掉异性恋。真是搞不懂现在的孩子…”说着他不解地挠了挠头,我也是一脸疑惑。“所以说…”

  “你不要激动哦,这个游戏规则就是按照系统给你的任务去拆散一对对甜蜜的情侣,完成游戏后系统会把身体还给你。当然,不遵守规则就会受到惩罚。”

  “你不是说,你和你女儿尝试过换回来却不成功吗?”

  “你听我说完,刚开始游戏设计是没有互换身体这玩意儿的,只是可以通过设备使精神进入虚拟世界,拆散虚拟的情侣。游戏第一次制作好后,笙笙自愿第一个进入试验,也不知道出了什么故障,当时我人刚从日本回来想看看她,后来就接到阮眠眠的电话…”

  6月前…

  天佰意刚下飞机,满脸幸福的提着妻子亲手做给笙笙的*寿司,想着这阵子也不知道女儿在干什么,两个月前向他要了四十号人说要搞什么发明。一想到女儿,平时在手下们一直板着的面孔也竟也会露出如此笑容。如果手下们看到了肯定会大跌眼镜吧。话说在这站了许久也不见笙笙,明明昨天约好了的。掏出手机刚要拨号,屏幕上就显示出了个黑发女孩的照片,看起来很温柔乖巧,不愧是我女儿,心有灵犀!天佰意甜蜜的想着接了电话。

  “天叔叔,您在中国吧,笙笙她…出事了,我们在x咖啡馆二楼!”电话那边传来杂乱的电子合成音和女孩子不知所措的哭声。

  天佰意连伤心震惊的时间都没有,跑出机场后随便拦了辆出租车,“先生,我们已经坐了这辆车。”车里除了司机外还有一对小情侣,他一声不吭地把司机拉到副驾驶,然后冷冷道“x咖啡馆怎么走?!”司机吓坏了“向后边直走第二个路口左转…”小情侣正悄悄溜走,车门已经开到一半,天佰意一个踩油门拐弯儿差点没把他们甩出去。

  工作室——“天笙!”天佰意不知道手中便当*盒里的寿司已经被甩的不成样了,冲进工作室,只见一群自己手下正手忙脚乱的乱窜着,还有一个戴着眼镜的女孩正噼里啪啦地打着键盘,一个十分小巧的女孩冲到他面前,听声音就是电话里的女孩,“是…天叔叔?笙笙她…对不起!”“她在哪儿!?”天佰意顾不得眼前的小孩怒吼道。“在这…”她哭着指着一个胶囊型的机器。

  95看正版$章节上酷h'匠Rs网})

  天佰意上前一看,自己的宝贝正蜷缩在里面,表情痛苦。“这东西是什么!把我女儿锁在里边!”说着拔掉插在胶囊上的数据线,拿起一根铁棍般的东西就要撬开。

  唐荏儿忙着急喊道“不要那么做!”

  可惜一切已经晚了…天佰意只觉自己好像触电了一般晕厥过去了。

  “天笙!”天佰意一身冷汗猛然从床上跳起,胸腔里心脏好像跳到嗓子眼儿了,顾不得两脚瘫软无力,就一边喘息着想赶紧找到女儿,怎奈刚下床就摔了个狗吃屎,正埋怨着自己身体怎么变弱了…“天笙,你醒啦”一个看起来健康而活泼的女孩就进来喊到。

  “你叫我什么?”天佰意说着摸了摸身体,这刚发育正好一手抓满的胸脯,还有着柔软的头发…“我的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苏城说:

谢谢萌萌哒天佰意同学的追书,大家快去围观他的书《谁捡走了我的节操》!明明自己没什么人气还推荐别人觉得自己真好笑(苦笑)。昨天有点头晕,晚上没更sorry。看见前辈们都日更上万,顿觉一股无力感。04:50我在听《足音》-池田绫子。一定会坚持下去的…尽管没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