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晨跟炎圣斗嘴斗了一路。炎圣嫌炎晨一路上问题真多。问这问那,但还是一一解答。想想自己已经几百年没有人说话,终于有个人可以陪自己说话了,心里偷笑道。

  麓家,麓婉连续尝试好几次跑出去,但都被人发现抓回了房间。“我要找炎哥,你们放我出去。“拍打着房门。”我的好妹妹,炎晨哪里好了。一个你爹不知道从哪里捡回来的野种,我们麓家给他吃穿还让他修炼我们麓家的功法已经很不错了。雷伯可真够仁义的,要是我跟我爹早就让他跟下人一样。”

  麓婉看着麓云峰说道:“我知道你是嫉妒炎哥,别乱说炎哥坏话。”麓云峰嘲讽的笑道:“我嫉妒他?一个到现在都只是炼体二品的废物,哈哈哈。”

  “你就是嫉妒,炎哥在前几天已经。”说道这麓婉想起炎晨对她说的话,便不说了。“就已经什么了?”麓云峰疑惑的看着麓婉。“没什么,反正炎哥比你好就是了。”

  “哼,冥顽不灵。”说完便甩门而去。炎哥,婉儿好想你,你现在怎么样啊。麓婉看着窗外,心里默默的说道。

  炎晨气喘吁吁的扶在一棵树上。“圣哥,你要害死我啊。那妖兽那么大。根本不是炼体五品,明明就是炼体七品!”炎圣诺有所思:“小子,这不对劲,区区低级孕魂草,不至于炼体七品的铁甲熊看守。难道?对!那根本不是孕魂草,那是孕魂藤。”

  “圣哥,什么是孕魂藤?””孕魂藤对你具有肉体跟像我这种灵魂状态的都有好处。可以使自己灵魂根本更加牢固,效果是孕魂草的十倍。如果你以后遇到会灵魂攻击的对手,就不容易中他的幻术跟控制。那妖兽肯定是想炼化孕魂藤强化自己的灵魂。““原来如此。”炎晨一想到那孕魂藤抵得上十株孕魂草,心中就激动不安。如果让炎圣炼化,不光可以给自己一张底牌,而且能帮住他恢复魂力。”小子,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别忘了我可是你身体里的一缕亡魂,你心里想什么,我可是清清楚楚。不准胡来。“炎圣喝道。

  ”圣哥,孕魂草都已经很稀少了。那孕魂藤应该更为稀少。我不能错过眼前的机会。“说完便不顾炎圣阻拦跑回了刚才铁甲熊的地方。铁甲熊虽然是炼体七品的妖兽,但因为身上的铁甲,那防御力比得上炼体八品的妖兽。

  那铁甲熊此时正在撕扯一具不知道什么妖兽的尸体,正吃得入神。炎晨冲上去对着它的胸口使出麓家的碎石拳。打上去虎口一正发麻,拳头表面裂开了血。

  铁甲熊十分火恼,自己炼体七品在这麓山中可以说已经能够横着走。今天居然有个不长眼的家伙打扰本大爷进食。站起来那三米多高身躯,俯视这炎晨。一阵咆哮,挥舞着双爪想要把炎晨撕碎。

  面对铁甲熊的攻击,炎晨一次次灵活的躲过,但有几次铁爪从头皮或者背后擦过,那爪锋在他身上留下了一道道伤口。经过许久的躲闪炎晨心跳越来越快,喘着粗气,因为如果被打到,自己肯定会直接重伤。炼体五品跟炼体七品虽然只有两品的差距,但实力还是有那么大的差距,好在铁甲熊并不是很灵活。

  碎石拳,裂地掌,崩山贴一系列麓家的功法使了出来招呼在铁甲熊身上,铁甲熊身上居然没有任何伤口。体内灵气却逐渐匮乏,身体也没有刚开始的灵活。

  *#酷L《匠0网;唯d9一正/版HI,YX其|-他uk都l是as盗),版E

  炎晨一个躲闪没有来得及,自己飞了出去,撞倒了边上一棵合抱粗的大树,躺在地上不停的咳出血来,眼睛也渐渐模糊。”喂喂,小子别硬撑,赶紧让我出去,我还能带你离开。“炎圣急忙说道。”不行,今天我必须要拿到孕魂藤。“”为什么,我虽然是你的老祖,但你根本不用为了我送命。“炎圣看着炎晨认真的说道。

  ”圣哥,从你出现救我的那一刻,我就把你当做我的兄长,我的恩人。后来我知道你的身份,又传授我功法。我就把你当作了我的师傅,你说过你我同宗,那便是亲人。我从小没有亲人,身边的亲人也只有义父跟婉儿,我知道你是真的对我好,所以今天哪怕我死了,我也要给你拿到孕魂藤。“炎晨说着便流下了泪。艰难的站了起来,对铁甲熊吼道:”来啊,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