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随着李掌柜来到二楼。“坐,这里有今年雾云山刚出的新叶,各位是否来点。”

  炎晨笑着说道:“还是不要麻烦李掌柜了,大家都是明白人,还是谈正事吧。”

  李峰笑了笑,小鬼跟我装老练是吧。“既然小兄弟你都这么说,那我们明人不说暗花,来算一算你打伤我手下彪老二这笔账。”说完喝了口茶,看着炎晨。

  “李掌柜,大家都是明白人,你手下彪老二拿了我的东西,挟持我妹妹。打伤我兄弟李虎,这笔账你说怎么算!”王虎听到炎晨说他是他兄弟,激动的喊了声:“炎哥,我对不起你啊。”炎晨听了对王虎说:“虎子,你要是不偷我东西,你说我怎么认识你,这也是我跟你之间缘分。对不对。”王虎听到炎晨这样对自己说:“我虎子从今以后,愿意为炎哥你赴汤蹈火!”

  李峰听了后,默不作声,突然说道:“那小兄弟你想怎么解决?”

  “归还我的乾坤袋,我就当这件事过去了。”“你说过去就过去,你以为你谁啊!”这时彪老二居然醒来站在楼梯口。“你给我闭嘴。”李峰说道。“那好,既然小兄弟要,那我就归还给你,但你打伤了我的手下,你必须得给他道歉。”

  炎晨冷笑道:“道歉,到底是谁先惹到谁!是谁又先起了贪念!”李峰起身看着炎晨“既然不道歉,那各位今天就别想出去了。哼!”

  “李峰,我告诉你。我既然能打伤彪老二,而且你店里现在就他一个修炼者。你觉得你个掌柜能阻挡的了我吗。你再看看那乾坤袋上的字。”李峰拿出乾坤袋看了一眼,那袋子上居然是个麓字,心中一惊,居然碰到麓家的人。

  “哈哈哈,小兄弟,大水冲了龙王庙,没想到两位是麓家的人。不知你们的父亲是谁。”

  李峰转眼间就变成这个态度,炎晨心里更加看不起这只老狐狸。“我父亲是麓清山,炎哥是我父亲的义子。怎么样”“既然如此,那这件事就这样过了,这个乾坤袋归还给你们了。”

  炎晨看到李峰这样,脸上笑道:“那可真是有劳李掌柜了。在下告辞。”

  出了黑苑,彪老二对李峰说:“掌柜的,要不我找几个兄弟,在城外把他们给做了!”说完,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混账,白痴,你真做了他们,我们就得换地方了!别忘了楼主交待的事情!”“是是是,还是掌柜的英明。”

  V酷F匠W网wv永久0)免D9费G看小。说-

  炎晨跟麓婉拿回了乾坤袋,立马检查了一遍,发现里面没有少的东西,便根据清单上的列表,购买家里需要的东西。王虎跟在后面,炎晨不以为然:“你还跟着我干嘛。我跟你已经两清了。“王虎听了,苦着脸说道:“炎哥,你不能丢下我啊。你说过我是你兄弟啊。”

  炎晨转过头看着他正色的说:“你跟着我,那些孩子怎么办。”“这••••••”王虎不知道如何回答。“这样吧,这里有些你们这通用的货币,拿去买点吃的,如果有缘,我跟你还会再见的。”

  王虎看到炎晨给他钱,让他去给孩子们买吃的。回想起自己当初因为偷了他的东西,造成了之后一系列麻烦,觉得自己十分对不住炎晨。看着炎晨跟麓婉逐渐走远,大声喊道:“炎哥,你永远是我大哥!”

  炎晨听了,微微一笑,挥了挥手,告别了王虎。

  傍晚十分,炎晨跟麓婉回到了麓家。刚进门,麓清山就叫麓婉来到大堂。大堂里家主麓清霆、大长老麓清峰都在,居然连麓云峰也在。“你给我跪下!”麓清山怒斥道麓婉听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爹爹这样对自己,跪在地上流下眼泪。炎晨看到上去连忙对麓清山说:“义父,是我叫婉儿陪我去的。要罚就罚我吧。”麓清峰嘿嘿一笑:“小子,这是我们家事,跟你这个外人没关系。”炎晨听到大长老居然这样说,低下头。麓清山看不过去:“炎儿,你先回房去。”“但是义父!”“没有但是!给我赶紧回房!”炎晨听到麓清山的口气看了一眼麓婉无奈的只好回去。“那炎晨告别义父家主跟各位长老。”

  麓云峰这是突然说道:“慢着,今天派你去采购家里需要的东西,你是否买齐了。”炎晨看到麓云峰这样问他,心中早就料到又是他陷害我。碍于大长老在这只好说道:“回兄长的话,有些东西虽然买到但是数量没有达到。”

  麓云峰听了,十分开心,跟自己估算的差不多,趾高气扬的对家主说道:“霆叔,炎晨拿了钱但是没有买齐东西,他肯定是自己用了,请家住明察。”

  麓婉跪在地上听到麓云峰这样说,十分着急:“霆叔,炎哥没有私吞,我跟他一起去的,他怎么可能私吞呢。一定是麓云峰陷害他。”

  麓云峰听到麓婉这样说自己,顿时不乐意道:“妹妹,我跟你可是有血缘关系,你怎么可以帮着一个外人。明明就是炎晨的不对。”“哼,就你。你这人根本没有炎哥的十分之一好!”

  麓清山看到麓婉跟麓云峰在争吵,一拍桌子。“够了!当这里是什么地方。”麓清峰看到,嘿嘿一笑。麓清霆和解道:“二弟,你也别生气。年轻人嘛,还是兄妹,吵架在所难免。我们几个兄弟年轻时不也吵过。”

  炎晨知道只要婉儿跟义父真对自己好,抬头看到麓清霆看到在自己,心里一愣,知道责罚是无法避免的,只希望婉儿不要被罚。“炎晨,念你是我二弟的义子,你也应该喊我一声霆伯。你年纪小我不追究你责任。但是这次这么多人面,所以罚你去后山砍柴一个礼拜。”

  听到只是罚去砍柴,本来每天也要跟下人一样帮忙。微微松了一口气。“麓婉,你给我思过一个礼拜,不准踏出房间半步。”听到义父对婉儿这样说,就想到自己一个礼拜见不到她了。走的时候,麓云峰跟在他爹后面,神情就像一只战胜的公鸡,看着炎晨,十分得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