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咯,炎哥哥,你等等婉儿。哎呀!怎么了婉儿,炎晨跑过去,看到麓婉跌倒在地上。呜呜呜。麓婉擦着眼泪说道:“炎哥哥,我的脚好痛啊。”炎晨不知所措,对婉儿说道:“娘亲说,爱哭的女孩嫁不出去的。”婉儿听了立马擦干了眼泪说:“婉儿不哭,婉儿不要嫁不出去。”

  哈哈哈。炎晨听了捂着肚子大笑。“婉儿那么漂亮,怎么可能嫁不出去呢。”麓婉听了顿时羞红了脸。

  更#u新…最快|上0N酷;匠网

  经过越界崖的传送。炎晨也就是炎家最后的血脉,来到了一个灵气稀薄的地方,这个位面叫祭尘大陆。他是麓家的养子。麓家乃隐世家族,也就是所谓的古武世家。世代习武,族人很少出世,但凡出世者无不有着巨大成就。

  嘿哈嘿哈,一阵阵拳风。族中少男少女在做着早练。哟呵,这不是炎晨那个野种么。说话者正是大长老的儿子——麓云峰。炎晨不理会他。他一脚踢在炎晨肚子上。炎晨顿时眉头皱在一块,捂着肚子差点疼的哭出来。但他不能反抗,反抗只会遭到责备跟毒打。野种这个称呼从他很小时候就有人叫。族内很多人都知道他只是二长老也就是麓婉的父亲在一年大雪天抱回来的。虽然贵为二长老的义子,但族内没有人给他过脸色看。虽然下人们碍于二长老不能说什么。但那些公子哥从小便欺负他。加上他体质弱,没有还手之力。肆无忌惮的挑衅他说他是野种。

  炎晨等他们走后,起来捂着肚子拍了拍身上的灰,走向自己的房间。他哭了,哭的很凄惨。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要修炼,只知道从小就有个声音在他脑海,一个梦景在他梦里。他总会梦到全部火海倒塌的房屋跟死去的人们,还有一群群凶恶的人,那尖叫声那哭泣声,回荡在他的耳边。又有一个声音总是让他一次又一次站起来。孩子你是最后的希望。

  他才十岁他不明白那声音为什么这么说,更不知道自己身上背负着什么使命。但他知道自己很重要,必须要变强,必须要活下去。他翻开了灵气修炼基础,书上先简洁的介绍一共分为上中下三天。每个位面都有三块大陆。而他这块大陆,是处于灵气稀薄的下三天。修炼者一共分六个等级。最基础的叫炼体往后都是一个字。分别为士将王帝皇。据书上所了解下三天之中最高的等级也只是士级巅峰,大部分到将级的早已前往中三天发展。

  门被打开了,是麓婉。麓家除了义父唯一关心他的人。麓婉拿来伤药对他说:“麓云峰太欺负人了,怎么可以一直欺负你。”

  炎晨说:“大概因为我不姓麓吧。”

  麓婉愣住了,突然笑道:“那以后你娶我,随麓姓怎么样。”

  “那岂不是丢死人了。”说着炎晨便搔着麓婉的痒痒。“别动,我在帮你涂药呢。等下我爹叫你过去一趟,他有话对你说”“好。我现在就过去吧。”炎晨说道来到二长老麓清山的别院。发现二长老早已等候他多时。他看到后便说:“义父找孩儿来所谓何事?”麓清山打量了他身上的伤口,“晨儿,你如今还是炼体二品。你今年十岁了,如果不能在年后的族内弟子考核中通过,到时候我也保不住你啊!”

  炎晨正色道:“孩儿明白。孩儿会更加努力,不让义父您丢脸。”

  考核最起码要四品才可以通过,对炎晨目前来说困难无比。

  麓清山无奈的说道:“你知道我为何这么着急找你?大长老已经在家主面前说你并非族内弟子,滥用族内资源,如今也只有这点修为。他们说如果你考核不通过,便要把你逐出麓家!。”“不可以!”麓婉一直在门外偷听。“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做,这样对炎哥。”麓清山怒道:“这里没有女孩子家的事,给我出去!”“爹!炎哥已经够可怜的了。如果不通过这是要他死啊。”

  麓婉哭着出了房门。麓清山叹息道:“你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我没有儿子,一直把你当亲身儿子看待。我这有粒蕴青丹。我想你炼化后一定能到达炼体四品。”炎晨听了,接过蕴青丹,谢过麓清山便回到自己房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