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睡梦中的我被穿戴整齐的林强推醒,我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继续睡,林强看着我假装很无奈的说:“怎么办,在世纪酒店的早餐自助卷的时间快过了,怎么办,怎么办”这句话如一道闪电击中了昏昏欲睡的我,我反过头说:“啥,不早说,老林同志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啊,出去我要穿衣服”林强很鄙视的看了看了我一眼说:“就你那小身板,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过了”然后转身向客厅走去。

  穿戴整齐的我刚出门就看见了客厅的一片狼藉,我看看了林强的房间都空了,敢情是他一大早就起来捡东西了。林强看我起来把我拉下楼,下了楼发现全是白色的,太阳金黄色光芒射在白色的雪上折射出异样的美,上班族的挤公交,老太太老爷爷们打太极,学生们都在奔跑,我看看了世界发现已是七点多难怪要跑,我笑着想,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和谐那么的美,一句话能表达我此刻的景物,画面太美,不忍直视。可能有些夸张吧。

  林强很不会选时候的拍了我一下说:“发什么呆,搞得好像一部电影里的男主角一样”然后把手搭在我的肩上陪我眺望,林强说:“五年啦,我们来着五年啦”我说:“爸我们以后去哪里啊”林强用很严肃的表情看着我说:“不告诉你呀,就不告诉你”然后往前走我气得在原地跺脚,他头也没回的说:“再不去大餐就没啦啊”最终我还是跑了过去。

  我发现一路上林强的脸上都带着笑意,这时我才发现他长得很美,柔和的美。他发现我在看他,他往右走了一步,看着我说:“林宇同学我是你爸,你最好打消这个念头”我呆了呆说:“啥”然后跑到他身边,这么多年没有饶雪的陪伴,林强还是能像以前那样孩子,我想可能是心态好吧,然后我跑到林强的对面停在那里看着他说:“林强,你怎么长的跟娘们似的”然后向后跑去他暴跳如雷说:“小子你说什么,你别跑我保证不打死你”然后向我追来。

  还记得小时候有一段时间不敢叫林强爸爸,因为那时候林强把我送到幼儿园,那时幼儿园的老师眼都直了,我当时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到了现在才知道那时狼看见羊的表情,刚进教室所有的小朋友都在那大喊:“新来的同学的姐姐好漂亮啊,然后正在上课的女老师笑得半蹲捂着肚子,说:“这位家长别生气啊,小朋友们口无遮拦”这为女老师就是许芳,林强爱上的第二个女人。突然这时来了个比我高的男孩说:“这里我是老大,小妹妹如果隔壁班的小朋友欺负你,你告诉我我打死他们。我因为这句话哭了哇哇的大哭,许芳笑得更嗨了,不过后来收敛了装作很严肃的拍了拍高个子的小朋友说:“林宇同学是男的”我永远都忘不了他惊讶地表情,林强这枚良心的笑得哈哈大声,我觉得应该就在这时许芳喜欢上他了吧,因为许芳被他爽朗的笑声吸引了,许芳脸红了说:“这位家长请跟我去办理手续”后来许芳就经常跟我说:“我要去你家做家访”

  j看c正`版章,节x上酷I$匠.m网a

  我看着后面的林强说:“老林同志怎么变得跟娘们一样,跑的这么慢”转身跑去只听得到后面林强咆哮的声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