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放学,我和南宫韵还有另外几个同学一起打扫教室。看着南宫韵弯着腰扫地,白嫩修长的大腿一览无余,看我的眼睛都直了。我就这么边擦黑板边偷看,就当我沉浸其中不能自拔的时候,有人叫我。肖廷旭,干嘛呢,该走了。我这才反应过来已经打扫完了。我还意犹未尽呢,只好背起书包往外走。只要不是我留下来打扫教室,我一般都是放学就往家冲。只有打扫教室的时候才走的晚点。这几天好像南宫韵放学都走的比我晚。今天一起打扫,所以走出校门的时间一样。这我才发现,她和我家的方向一致。于是我就在她身后不紧不慢的跟着。低着头又陷入了黑帮老大的幻想之中。

  喂!你跟着我干嘛!听到这声音,我不情愿的从幻想中抬起头,看见南宫韵气鼓鼓的看着我,还别说,连生气都那么好看。不过我可没有欣赏她那个雅致。双手一摊,大姐,我这是回家好吗,谁规定这条路是你家的了。南宫韵听我这话身子明显一僵,瞪我一眼跺了下脚继续往前走。我扯了扯嘴角,这小丫头还挺好玩儿的。

  走着走着,路过一个小书摊,我这人也就对课外书感兴趣,蹲下身子就挨个排查起来,要是看到我感兴趣的一定要买。正想着,前方突然传来一声尖叫。

  酷,匠网;首)发H

  这么偏僻的地方,除了我也就眼前这书摊的小老板,贼眉鼠眼的,听见尖叫声把书连带书下的布卷了卷,夹在腋下骑了车就跑了。我半天才从他一气呵成的动作中反应过来。那尖叫不就是南宫韵的!

  我往前跑了几步,一想,要是有什么突发状况我怎么应付的了,拿出手机按了报警电话,然后才往前冲,心想警察听见对话应该能知道怎么回事。跑了几步我又犹豫了。这南宫韵的事我为什么要管,想了想又觉得不对,我和她一路,出了事我不负责是会被指控的!这时候南宫韵的尖叫声中明显夹杂了哭声,我终于下了狠心跑了过去。

  两个明显比我年龄大的黄毛正围着南宫韵,脸上挂了淫笑,只要是个男人都知道他们要干什么。眼看着他们就要对南宫韵下手了,我赶紧大喊,草泥马!我这一声怒吼成功吸引了那两个黄毛的注意,他俩明显一愣,看到我之后不屑的笑了,呦,小子,毛都没长齐呢学别人英雄救美来了?我慢慢走过去把南宫韵护到身后,说,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就特么这么和我说话,信不信老子让你们死的很有步骤。他们听我这么说眼睛里明显流露出一丝不相信,大喊,哪来的小崽子和我哥俩装比,你特么敢不敢报上名号来。我听他们这么说就知我的话多少起了点作用。还是得唬住他们,毕竟打起来我不是他们的对手。老子的名号你们两个也配知道?识相的就滚!别怪我没提醒你们!两个黄毛瞪了瞪我说,兄弟,哥们儿就是玩个小妞,你没必要这么坏哥们的好事吧?我挺了挺胸脯,今天这事老子还就管了!怎么的吧!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那比样!两个黄毛听我这么说,是真的气红了眼,大叫着就扑过来要打我。虽然我没打过架,但是我小的时候被老妈逼着学过点功夫,说是强身健体,我当时还抱怨,想不到今天派上用场了。虽然没一直坚持练习,但是挡个一招半式还是可以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李梓轩说:

有没有人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