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这个李白啊,是诗坛上极富盛名的一代诗仙,他的诗句时而浪漫飘渺,时而铿锵有力,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字:醉。下面为师我呢要给大家讲讲这李大少爷的家世了,李大少爷,其实是一名高富帅……“台上南老师眉飞色舞地演绎着诗歌精粹,辞藻平和易懂,幽默风趣,这样的老师上的课才是我谭矜能够接受的啊,此时不禁在心里对这名年过半百的地中海老师心生崇拜。

  不过也怪了,那么有趣的诗歌鉴赏课到了我旁边睡的正欢的刘心悠身上就成了雷打不动的催眠课了?开学这几周以来,每一周的星期三下午都是校本课程的时间,而心悠保持的最好记录就是只睡了一节半课了,如此强大的瞌睡能力实在让人不得不感叹。

  南翔的视线似乎开始炽热地朝这边注视了,我耸耸肩,推了推身旁睡地翻白眼的丫头片子,只见她趴着扭了一下,又找到了一个既合适又舒适的位置盘手睡了起来,我白了她一眼,用略带歉意的眼神看着脸色苍白的南老师。

  ”咳,咳,啊!”这突如其来的巨响一定是南老师要开始朗诵的前奏了,刘心悠果然身体一震惊醒了过来,双瞳放的异常地大,急急忙忙瞄了我的学案的页数,开始装模作样写了起来。

  我哼哼地笑出了声,这时,一个带着眼镜,身材肥壮的男人敲了敲门走了进来,他与讲台上的南老师悄悄耳语了一番,南老师的脸色开始变得前所未有的严肃,”那你先处理。“

  那个男人得到允许后大方地走了进来,打量了四周一番,”你们知不知道在教学区域是不能使用手机的?尤其是在校本课程。“他的口气极为严厉,嗓门也极其大,教室里昏昏欲睡的人们都被唬住了。

  手机?我去,不会是教导处的人来差玩手机的吧,这要是被查出来了,不但是要没收,通知家长,还得签单啊!

  ”这里的人谁玩了手机?最好自己承认。“男人推了推眼睛,折射出令人寒颤的寒光。

  班里鸦雀无声,没人有动静,大家都好似屏住了呼吸一般,气氛紧张极了。

  这时刘心悠颇为担心的看了我一眼,因为我从来是手机不离身的,我回看她,表示没关系,我没玩。

  等等!好像就在前5分钟,我按下了手机的解锁键,看了看时间……

  霎时我的脸被染成了白色。

  ”没人承认是吧?“可能是教导处的某主任推了推眼镜,径自走在我的身旁,眼睛平视前方,他叹了口气,“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后面是有监控的,非得让我把你从座位上揪出来?”

  我的心脏跳的前所未有的快,这种好像做了坏事即将被拆穿的感觉遍及全身,使我整个人都像触了电一般,我紧张地翻动着学案,似乎这样能缓解我的不安。他似乎没有任何走动,就这么站在我身旁的过道上,我相信心悠已经为我捏了一把冷汗了,只见那男人转过身来,看了我一眼,提起步子,我的心简直悬到了嗓子眼。

  大哥,不要这样吧,虽然我知道摄像头就在我后面不远处赤裸裸地盯着整个教室,但是我真的只是看个时间啊,你看这个教室里的钟都不动,我又没买表,我就看个时间而已啊,没玩啊真的没玩啊!我在心里一遍又一遍解释着,有那么一瞬间我想着站起来算了,承认总比被揪出来好啊,毕竟还得跟这些同学和这个老师上一个学期的诗鉴课,再怎么说我也是个女孩子脸皮哪有那么厚……关键的是我是个女孩子哪有那么厚的脸皮站起来承认啊!

  就在这生死关头,他绕过我的桌子走向另外一个方向,那个方向正是摄像头的正下方,也是班里的最后一排。

  坐在那个位置的是两个看起来不太正经的男生,左边那个一直趴着看学案,时不时拿笔画些什么,右边那个心不在焉地转笔,时不时瞅一瞅正在审人的某主任。

  于是。。

  于是某主任走在他们的位置就停了,手指着那两个男生,”交出来。“

  我在心里狠狠地骂了句卧槽,和心悠同时做了个深呼吸耸肩的动作,心悠用下巴指了指那两个男生,嘘声道:”南翔他们班的,出了名的混。“

  我的记忆在脑海里徘徊了一阵,恍然大悟,原来是他们两个,戴蓝框眼镜的那个叫黄仁杰,两边铲光中间留一大坨的那个叫林响。他们两个在我们这个高一级已经是臭名昭著,光是级会通报批评已经不下三次,理应应该被扔回家里反省,但是却一直游荡在学校里。平常课都很少去上的他们俩来上校本课程完全是因为这个班的班主任是南翔,给一点面子,而且我想,他们应该也认为南翔讲课挺搞笑的,就当玩一玩。

  我替他们两个倒吸一口冷气,感觉这个主任不是那么省事的主,瞧他那阵势,好像就是想当场把他们俩大男孩拎出去似的。

  黄仁杰从裤袋里掏出一个金闪闪的像砖块一样的东西交给主任,主任冷眼看了一下,这尼玛连个屏幕都没有还是手机?林响也从口袋里掏除了一个类似的‘砖块‘,”你耍我?这是手机?“黄仁杰笑了笑,若有若无地白了主任一眼,从他手中躲过手机往旁边一推,一个偌大的黑色屏幕都这么被推出来了,又把手机重新交到脸已经黑了一半的主任手中。

  可是怎么看,这金闪闪的玩意都像个玩具,不像手机,谨慎的主任又问到,”这真的是手机?“黄仁杰很不配合地打了个哈欠,”不信你拿你手机打一下啊,13XXXXXXXXX。“

  主任心想这办法靠谱,于是就掏出自己坚韧过人的诺基亚,嘀嘀嘀输入了这串号码,按下了绿色的小电话键。

  ”你个猪,你个猪,你个猪干嘛打电话给我……“

  一阵搞怪的铃声在主任的手中悠扬响起,黄仁杰和林响惟恐不乱地放肆大笑起来,教室里的许多人也没憋住,偷笑起来。

  这回主任囧了,我清楚地看到他的左额已经暴起了青筋,他一把抓过两人的手机,从口袋里掏出两张违纪单扔在这两个闹着玩儿的主面前,”给我写,明天打电话叫你们家长来。“

  林响和黄仁杰乖乖地填了,但是怎么看都不像是签单的样子,反而是像给别人签名一般随意和放松。

  就这样,主任黑着脸出去了,也成功收获了两部金闪闪的土豪金。

  终于下课,我毫不留情地伸了个懒腰,顺便推了推睡的像猪一样的心悠,”起来了,下课了。“出乎意料的是她竟然一弹就起来了,惊叫道,"啊!死了!“

  我对于她这种一惊一乍的行为早已习惯,我满脸黑线地问,”又怎么了。“

  ”社团今天有活动!我得马上过去了!东西你帮我拿回去啊,谢谢啦!”话刚撂下,人已经飞出课室了,我有些无奈地收拾了一下桌面上的书本和笔,暗暗抱怨着社团多麻烦啊,还要占用洗澡吃饭的时间,刘心悠也真是,当初不听劝,拼命要加入什么金融社,说是有很多帅哥,费劲千辛万苦考了3次试以后终于成功进入金融社的她每天还要在宿舍各种YY各种花痴,真是让人受不了。

  教室的人走的差不多了,正当我准备从后门出去的时候,只听见一个有些焦急的声音,“怎么办杰哥,你的那部真的被收走啦!”

  更新●最Y{快》上酷Ah匠网|z

  对方似乎并不在意,懒洋洋的语气,”不就一个主任吗,那么拽,看老子权限他,保准明天能拿回老子的土豪金!“

  我默默叹了口气,心想这年头非主流杀马特都敢招摇过市上街了,什么小混混那么大口气根本不算事。

  捧着书走出教室,很自然地瞄了瞄隔壁班,也就是13班,因为校本课程的开设地点是制定班级的,诗鉴班就是在14班,不瞄不知道,一瞄不得了,这个学霸班全员都留在课室自习,一遍遍演绎着刷题战术,我看的心头一震,忽然感觉自己是如此渺小。果然人不可貌相,别看李韦良那副与世隔绝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好歹也是半个学霸,因为他混迹在文科重点班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时挽说:

  更完这个已经是很晚了,希望读者们能够多给萌萌和撸撸让我更有信心地更下去~那么就晚安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