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外号,外号是个什么东西啊!

  从中考热情而粗暴的拥抱里解脱后,我也不忘过一个荒唐而颓废的暑假。

  以至于在新高一将近过了半个学期以后,我都无法像别的同学一样愉快地讲出自己在将近两个半月的暑假里周游列国的心得。

  我唯一值得炫耀的,就是一天两顿,一顿叫早餐,它安排在午时12点左右;另一顿呢,叫夜宵,安排在大概8、9点钟吧。成日逛逛贴吧看看段子,因为有淘宝这种东西连街都不用逛了,虽然LOL各种被坑,但是仍秉持我也能上黄1的信念在路人局里20一次又一次。唯一一件比较靠谱的事,好像就是我在暑假期间头脑发热加了这个叫‘L中2013新高一’的校群,乍一看这名字都无比正式靠谱,谁知道这群里水那么深,各式各样各行各业的高二高三学哥学姐埋伏在群里,虎视眈眈地盯着有没有小鲜肉进驻L中。

  高一群的热度与暑假相比有增无减,如果不幸一整天没有打开该群的聊天窗口,那么未读消息总量是多少个99+我就不清楚了,还好老娘机智地老早开启了群消息助手。

  不过也多亏了这个刷屏炮弹,我有惊无险地融入了L中这个大家庭,也结识了一帮热闹无比的新校友。

  前段日子一直火爆的热门话题‘周三下午的校本课程你们报什么’终于被换成了‘L中Catwalk社动态追踪’。

  “嘀嘀嘀”。

  手机终于饥渴难耐地响起了。

  我仅仅是扫了一眼第一条消息吃汉堡就差点没噎死。

  咆哮姐李欣欣18:56喂喂!大长腿社最近有没有什么活动啊!

  苏昂昂昂昂昂昂昂18:56大长腿社,好名[赞]东18:56不愧是我们咆哮帝李师奶[得意]咆哮姐李欣欣18:57。。。喂喂你们搞错重点了吧!

  l-w-l18:57@糖精

  于是乎我很应景地出现了。

  其实我极不情愿承认我这个新外号,本来一开始大家都是老老实实谭矜谭矜的叫的,自从这个昵称是卖萌表情符号的家伙出现后,糖精就成为了我的新代名词。

  卑鄙的敌人以‘谭矜’难打为借口,恶意篡改,使之变成了据说很好打的‘糖精’。

  我盯着烈日在教室外“呵呵”,手速惊人地在手机上接连打出:你都多大了啊还取外号小学生吗[白眼]。

  碍于我们并不熟,想给新校友留一个不那么坏的印象于是下面这一段我也只是在心里默默咆哮,你才糖精你全家都是糖精你整栋楼都是糖精,啊呸,整个小区都叫糖精。都高中生了昵称还起个那么卖萌的表情符号,简直拖低看你名字的人的智商。

  心情平复后我默默挪了一下位置,再懒都不行了,这尼玛南方沿海地区的太阳不是你我能想象的热烈啊!

  其实这种时候只有@我才算靠谱,因为我的宿友,也是我的下铺的邝同学就是Catwalk的一员,她以其堪比‘小泽玛利亚’的像混血儿一样的美貌和长得不可思议的腿毫无悬念地成为了其中一员,因此若是想要知道Catwalk的动态,我只需要轻轻敲一敲床板,就什么都知道了。

  似乎能理解咆哮姐为何将Catwalk社唤作大长腿社,只因里面的社员个个将近一米七,腿长就占一米一。

  在狼友们猛追不舍的逼问下,我打了四个字:无可奉告。

  这是实话,的确最近大长腿社没什么新动态啊。

  大家就又扫兴地一哄而散。

  “哎!”肩膀被拍了一下。

  我耸肩回过头,闺蜜刘心悠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我,“你怎么那么大胆啊!教室后面有监控哦。”

  我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信誓旦旦地说:“凭我多年经验,我保证我这个位置是摄像头的死角。”

  心悠笑眯眯地,“哪天勇哥找你签单就死啦……,”她拿起桌面上的一叠作业,“走吧,校本课程。”

  我恍然回神,原来今天是星期三啊,难怪他们那么关注Catwalk社。

  我一脸无奈地望着她手上厚厚的一打,“你确定你能做那么多吗?”我估计她放唐之韵的时间你都毫不吝惜地拿去打瞌睡了。

  刘心悠没理会我,笑嘻嘻地把我拉出课室。

  周三下午的时间可谓是最悠闲的了,该上校本的上校本,该去社团的去社团,L中学生就像离开呆到快发霉的鸟巢的鸟四处乱窜,我和心悠报了诗歌鉴赏的校本课程,不过我的确有点不仁道,把地道的理科生刘心悠死缠烂打地拽到了诗鉴班,还天天拿她上诗鉴课不出意外雷打不动地打瞌睡一事取笑她。

  正当我喜滋滋地忏悔时,手上多出一打作业。

  “我去下厕所,等我下。”

  我站在隔壁班教室前的那块布告栏前,昨天贴上了几张有关女子防身防狼的水印漫画,闲来无事我竟饶有趣味地看了起来。

  Ib酷匠y网正C版@首'发

  画风真丑啊,我啧啧地吐槽。

  看之际,感到身旁多了一个人,我向旁边望去,一股身高压迫感袭来。

  说实话,在这个学校能给我身高压迫感的人实在不多,我身为女孩子,好歹也有169的个子,已经可以俯视一部分迷你豆了,但眼前这家伙俨然一副比我高出十多厘米的架势,我微微扬起下颔,一张不陌生的脸。

  他的皮肤很白,在阳光下和我的对比就愈发明显了,我黑得能吸收任何太阳光,而他,太阳光都能直生生的穿透过去。

  发现他的耳朵上架了一副看上去有点笨重的黑框眼镜,我就这么迷茫地望着他,过了3秒,也许是为了缓解尴尬,他有些憨厚地举起手,“嗨。”

  我愣了一下,莫非他认识我?

  我点头示意,把视线重新挪回布告栏,也很识趣地往与他相反的方向挪了一步。

  其实心里还是装满了不解,不知他是真的记得我才Sayhi的还是纯粹的出于礼貌呢。

  我把作业递给了心悠,迈着略显迟疑的步伐踏进了诗鉴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时挽 说:

很想下定决心更下去,因为毕竟是属于我的高中时代的真实写照!希望走过路过看过的好伙伴们能给个撸撸,这会让我信心十足的!谢谢啦~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