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见到他,不,应该是第一次再见到他。

  是在学校外连接百货商城停车场的条纹马路上。

  不知道是因为他的个子在匆碌的行人中显得太突兀,还是毕竟我们已经同校三年。

  在行人绿灯重新挂起,我迈出步伐的那一刻,他便静悄悄走入我的瞳孔,越走越近,越走越近,直至从我身旁静悄悄地路过。

  2最tB新U章Q节!上酷5*匠&网&7

  我看见他的左肩搭着墨绿色的背包,戴着白色的耳机,耳机线巧妙地流经锁骨藏在了背包里。

  任凭再多同过马路的行人嘈嘈杂杂,任凭再多等得不耐烦的汽车喇叭鸣起鸣落,他都是一脸的无所谓,像是响应那对白得发亮的耳机,我那么的与世无争。

  我们的眼神在没有任何特定情节的情况下碰撞了,我静静地看着他,带着像看陌生人一般的冷淡,他亦然。

  或许那一刻我们同时在想,噢,这个人啊,曾经同校。

  或许我们在同一时刻在记忆的匣子里摸取对方的姓名,只是不知道彼此有没有找到。

  他那张见到我后却掀不起任何波澜的脸,和那双透露着自信的眼睛我现在还清晰记得,或许在别的小女生看来,这是酷,帅,霸气狂拽屌炸天的一种气质。但是那个时候的我把这样的他理解成是自以为是的,以自我为中心发出的向周边扩散的一种负能量——作。

  命运总是把一种叫缘分的东西强加在本来毫不相关的两个人、几个人身上,得知命运作怪的人们惊喜着、暗爽着和失落着。

  我从不甘被命运摆布,但是却始终无法放下那一份对缘分的执着与好奇。

  同校三年了,我们唯一的交集,只是我知道他的名字,或许只是单方面的交集。

  在风从我身边吹过吻过他的臂膀的时候,我的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弧度。

  既然我们在过去的三年都持默默路过的态度,那么在接下来的三年,总该彼此熟悉了吧。

  嘿,李韦良,好久不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时挽说:

没有女汉子生下来就是女汉子,都是经历各种屌丝到尽头的小清新蜕变磨练出来的,给女汉子一点浪漫的时间吧。: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