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门,无门,没有门,何来家,没有家,何来业,无门就必须先自立门户,与他人完全不一样,这就是无门的含义,就像别人的真气汇聚于丹田,但无门大法不一定如此。牙齿,心田,脑海,都可以,只要是能容纳真气的地方。

  叶豪看了一下四周,天色渐渐黯淡了下来,叶豪决定就在这荒郊野外过夜,明早再启程回家,他坐在一块大石头上面。

  诵读着第一段经文,叶豪开始感受天地间真气,可是,无论如何却无法吸纳一丝的真气。因为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真气这种东西,叶豪这才想到,如果有真气,这早就成为一个修真文明了!正当叶豪百般无奈的时候,忽然灵光一闪,《无门大法》不是说可以自立门户吗,就不能自立一气吗?咦,对啊,试试看。

  虽然世界上没有真气,或许存在着其他的物质啊,可以拿其他的东西代替真气啊。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气的源头都只在一处,修炼的法门也应该大同小异吧。

  看这世道,最多的气肯定是怨气啊,各地贪官鱼肉百姓,朝廷又被摄政王和大宦官控制,百姓苦不堪言,这怨气似乎行,不过修炼到最后会不会抑郁而终啊,大帝传承包括了百通大帝当初所有的所见所闻,据说,有一个修炼者便以怨气为基础,最后半步大道,只差一线便可以成就怨气大道,可就在最后的那一关键时刻,怨气攻心,反噬而死。

  杀气?当个杀手也不错,就是残忍了点,不行,叶豪是个文弱书生不适合杀气。还有,在大帝传承中还有提到了一件事情,大帝少年时有过一个朋友,后来,那个人的父母被仇家杀害,他由此因仇深恨,后来血刃了仇人,传闻,他苦练杀气,早就疯掉,后来销声匿迹多年,在次出现时已经领悟大道,屠杀了整整三百万人,最终飞升。这也太残忍恐怖了点,叶豪一个书生才不适合转行当杀手呢。

  不转行的话那就是读书人啊,文气?似乎没有这种东西吧,百通大帝里还无该类事情的记忆,不过不妨一试。这《无门大法》似乎连百通大帝也看不穿其中的深奥,就汇聚诗书之气于脑中识海吧。

  按照吸纳真气的方法,吸纳着文气,也可以说是书气。

  顿时间,一大股一大股的气体涌入。识海不断的扩张,按照无门大法的说法,这是真气入体、开辟丹田的现象,进入炼气第一重的征兆。

  大叶王朝自延续科举制度到今天,大部分人都读书,书之气笼罩着整个九州大陆,拿书气代替真气,没想到无门大法有这种能力。与其说叶豪现在是天下间唯一一个修仙者,不如说成是书仙者。不过,仅仅只是炼气第一重而已,筑基,金丹还远着呢。

  腹有诗书气自华,叶豪的身上不知怎么的也多了一些华丽的气质。

  谁都不曾料想,叶豪今天的这一个尝试,改变了整个未来的九州大陆,开创了腹有诗书气自华的先河。

  《无门大法》此时忽然灵光一闪,消失不见了,叶豪不断地在脑海里翻寻,可就是找不到,不过,却多了一本《腹有诗书气自华》,似乎是《无门大法》一旦被人修炼,便确定了路,便会衍生出的法决。这《无门大法》真是神奇的很,不知道是哪儿圣贤写的,一定是比百通大帝还要伟大的人。总有一天,我也要成为这样的人!

  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

  叶豪开始吸纳天地间的书香之气,将气吸入体内,在体内循环一个周天,称为一息,一息的时间被称为修炼速度,也就是先天品质,叶豪一息花费了整整半个小时,但吸入体内的气似乎异常的充沛。

  《腹有诗书气自华》中说,才气在身,诗可杀敌,词能灭军,文章安天下。修仙者即是文人,读书就像是修仙者吃丹药,书读百遍,其义自见。这是仙之位面没有的,那个众帝的时空,没有人尝试靠读书,靠诗书之气修炼的。因此,也没有个具体的前人修炼,也没有个称谓。

  吟诵一句诗词,便可以杀敌万千,或许,这就是书圣的最高境界,但今天的叶豪还无法想象。

  忽然,远方听闻有人在喊叫着。

  “救命!”似乎是一个女子的声音,委婉柔和。

  远处,看着几个人影,此时天已经黑啦,大晚上的,忽然出现,必定有问题。

  叶豪停下吸纳,往前眺望着,只见那名女子披散着头发,身后还有几个强盗跟随。

  叶豪一看到有强盗,便连往后退了几步,叶豪不知,以自己炼气一重的实力,对付几个小小的强盗是绰绰有余的。

  叶豪最终还是鼓起了勇气,拿起了一旁的一根木棍,冲了过去。

  叶豪一抬手,狠狠的一下,木棍带着书气,虽然似乎显得有些不搭配,但还是威力十足,疼得那贼人直叫。说起来,读书的书气似乎不应该用在这兵刃打斗上,按照《腹有诗书气自华》上说的,将书气缠于器,弱也,唯有将诗气用于文章,才是诗书之道。可是,百通大帝的传承里面,没有这方面的知识,《腹有诗书气自华》中也没有具体的介绍。一切只能靠叶豪自己慢慢领悟,暂且,也只能用在器上。真气外放,以气伤人。诗气与真气异同还是不能轻易最初判断,只好不断的尝试。

  贼首是一个魁梧的大汉,脸上有一寸长的刀疤,手下的两个兄弟很是平常,见老大被打他们练练退走。那个大汉边跑边说道:“小子,你给我等着,我是黑风山的,我们大王一定会来灭了你!”说着,他跑着消失了踪影。

  叶豪来到了那名女子身边,女子十五六岁的样子,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衣服,像是一个普通的百姓。

  “你叫什么名字,你的家人呢?”叶豪问道,其实叶豪自己也不过只有十六岁而已。

  “我叫孟彩蝶,我的家人…我的家人都死了,前年战乱,他们被当成了反贼杀了,那年我刚好在山上完,躲过了一劫。”

  真是一个苦命的孩子啊!“那你今后打算怎么样!”叶豪问着,扶起了彩蝶。

  “恩人,你的大恩大德我无以为报!就让我跟着你吧,做牛做马我都愿意!”彩蝶忽然跪在地上说道。

  “彩蝶姑娘,你先起来吧!”叶豪低下头,准备扶起。

  “不,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我已经没有地方可去,你今天可以救我,明天那些山贼便会把我抓回去的。”彩蝶苦苦哀求道。

  “好吧,那你今后就跟着我吧!”叶豪只好收下了孟彩蝶。

  “恩人,我们快些离去吧,那黑风山上的贼人可不好惹。”彩蝶说道。

  “别叫我恩人,听着别扭,以后就叫我少爷吧!”

  $酷I匠,W网QS永S久Ne免*√费i◎看(!小●!说I…

  “是,少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