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姐走后,我就把我爸妈给喊醒了,我妈有些不情愿的起床打开了门,惊讶说:你个死孩子不是说晚上在大忠家睡吗?怎么这么大晚上的跑回来了?

  我谎称说,晚上他睡觉打呼噜我实在受不了,就回来了。然后我就进了门,独自进了房。

  进房的时候还听到我妈的疑惑声:那小胖子这么小就打呼噜了啊,这可怎么得了啊。

  我爸就在屋子里叫了,还不进来睡觉,再不进来我就关灯啊,明早还要上班呢。

  我妈凶了回去,叫什么叫,要怪怪你那宝贝儿子,大半夜的往家跑,这一老一少的都不让人省心!

  我默默的关上门,本想着可以不洗脚就睡觉了的,没想到我妈却拎着水瓶跟洗脚盆进了我屋,说别说话,洗过了也得洗,跑了这么多路,你不知道你妈我洗衣服有多难啊。

  我翻了翻白眼,我这还没说话呢。

  第二天一早,我依旧是跟往常一样早早的就起了床,吃了饭就往学校去。

  刚进教室的时候,就看到了一个人。

  是秦慧。

  我的心扑通扑通的跳。有些担心她会不会跟之前一样发疯啊。

  可是让我意外的是,她好像并没有向之前那样,而是朝我看了一眼说:这次我先到的。

  我诧异的望着她,她好了?

  她朝我横了一眼,说:看什么看?没见过好看的女孩呀。

  我赶紧收回视线,没理睬她回到了我自己的座位上,却看不进书了,一直在后面观察她。

  可是她好像跟不记得之前的事情似的,很专注的在那儿看书,时而拿出笔记看看。

  我心里不禁想到小姐姐晚上走前说的话,难道她一晚上就搞定了?

  我心里大呼不可思议,但是事实好像秦慧确实正常了。

  于是,我旁敲侧击的凑到她桌子边,问她,最近在干嘛?

  她的回答让我惊的口水掉地上了。

  她说,没干嘛啊?我好像生病了,晕乎乎的,记不太清楚了,对了,你那有笔记吗?给我用用好吗?

  我有些无措的点头,说好。

  将笔记递给她后,我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双手扛着下巴在想:看来她真的好了,之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

  接着陆续我们班的同学都来教室了,看到秦慧都很好奇的问她最近怎么了?

  秦慧说生病了,好在之前王老师就是这么跟大家说的,所以同学们也没怀疑。

  老肥来了,看到秦慧的事情,一脸的惊恐,不过想到大白天的又有那么多人,也并没表露出太害怕的样子,趁着上课铃还没想跑到我身边,问我怎么回事啊?

  我不可能告诉他小姐姐的事情,就说我也不知道啊,不过看上去她应该是好了。

  我身边的放屁王听到我俩神神叨叨的,放了一连串的劈啪啦,还恬不知耻的凑上来一脸好奇的问我俩聊啥呢?

  我满脸无奈的看着老肥,老肥捂着鼻子跑回了自己的座位。

  都说响屁不臭臭屁不响,这放屁王出品,那简直就是必属精品啊,又响又臭,附近被影响的女生纷纷投来了鄙视的眼神跟远处幸灾乐祸的同学的笑声。

  我的命最苦,就在他旁边,饱受毒气弹的摧残。也不知道王老师是咋想的,我的成绩刚上去,难道要让我因为又这样一个恶心的同桌又被打回原形了吗?

  第一堂课就是王老师的语文课,她见秦慧来上课了很高兴,也很讲信用的把我跟老肥当众表扬了一下,说我跟金大忠同学放学的路上救了个小女孩,不过,并没有提名字。

  大家都给了我们掌声,秦慧也鼓掌了,望着她的表情,我才确定她真的忘了。

  同学的掌声我跟老肥很受用,话说以前我俩可都是差生了,这下可好了,因为那件事儿,女生都有些崇拜我们的上来问东问西的。

  下午放学,我匆匆的就赶回了家,为的就是早些能够见到小姐姐,问问她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天晚上我爸没回来吃,我跟我妈吃过饭后,她就去打麻将了,说是我爸晚上也不回家也去打牌。临走前,我妈叮嘱我晚上不许出门。

  我点头说好。我妈就拿着包走了。

  躺在我爸妈床上看电视,乌龙闯情关,很搞笑的电视机,但是我却一心想知道究竟小姐姐用什么办法让秦慧恢复正常的。

  可是那天晚上我一直等了很久,小姐姐都没有来,我在我爸妈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我身上居然盖着被子,可是我印象中好像我没盖被子啊。可是当我起床的时候摸到了软软的布娃娃时,我笑了,是他帮我盖的吗?

  我笑着起床洗漱,然后自己炒了个凑合的蛋炒饭,吃好后,将布娃娃装进书包里,小声说:哥,咱们上学去。

  路上,想到小姐姐晚上没来,心里别提有多失落,又有些担心她会不会出了什么事儿,反而将原本一直好奇的事情给淡了。

  可是事情似乎真的跟我猜到了似的,我再次见到小姐姐是一个星期以后了,如果不是我独自找不到她家的话,我想我早就去她家找她了。

  记得那天晚上外面下着雨,很大的那种,我妈跟我爸早早的就睡觉了,但是我却一直都被雨声吵的睡不着,窗外传来了敲窗声。

  我的心一颤,噌的一下就从床上跳了起来。

  小姐姐!

  果然,我再次见到了她,那一刻,我也将原有的担心全部释放开了。

  我欣喜的打开了门,小姐姐并没有像之前那样一蹦一跳的少女步了,而是有气无力的走进了屋。

  我问她怎么了?当我看到她那张苍白的小脸时,我心疼了,真的疼了。

  更。新=N最e快4上*Y酷AC匠#H网n

  她强打着笑意说:没事儿,就是生病了。

  我有些担心的拉着她坐在我的床上,我说你脸色好难看,真的是生病了吗?

  她点头说是的,感冒了。我说感冒了还冒着这么大雨来。

  她说没事儿,来看看你。

  我所,我家有感冒药你要吃吗?

  她摇头说,不用,来前吃过了。

  我说给你倒杯热水吧。

  她说不用,你陪我说说话,我这几天在家待着闷死了。

  我说好,就坐在了床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天抹粉嫩唇彩说:

今天网站给了今日主打的封推,大家帮帮我好吗?撸撸票有的话就给我吧,谢谢了。今天达到三百的话会加更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