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俩之前商量的是,我打电话跟他爸妈说他晚上去我家一起学习,他打电话给我妈说我去他家一起学习,撒谎。主要是因为我们认为秦慧的姑姑那么凶,我们去了很有可能也见不到她,不如就等天黑了再去找她。

  2m酷◎'匠=e网9首发

  我们俩放学的时候约了大蟑螂跟大狼狗一起打玻璃珠,就去大蟑螂家玩,本来大狼狗不太愿意的,估计是他见着平时总是输的老肥也去,也就开心的去了。

  老肥玩玻璃珠确实不行,弹的准确度很差,经常输,不过,那一次他倒是不担心,因为有我在,我给他打包票,他输的都算我的。

  大蟑螂很兴奋呀,因为是他的主场,路上很痛快的从我手里买了五毛钱的玻璃珠,还送给了大狼狗一颗。

  但是结果很被催,我直接就来了个大通杀,结果大蟑螂跟大狼狗都说以后不跟我玩了,说就从来没怎么赢过我,当时我就笑了,心里想什么叫没怎么,其实就是没赢过,偶尔赢的,还是因为我故意放的水。

  那场结束后,天已经渐黑,大蟑螂问我们要不要在他家吃饭?我们都说回家。我和老肥大狼狗我们三个一起出的巷子,但是我跟老肥却要去小店打电话,也就跟大狼狗分开了。

  撒完谎后,我俩都听兴奋的,因为成功了,不过,也是因为我俩成绩上升的缘故,才得到了家长的信任。

  打完电话后,我俩都有些饿,加上之前卖玻璃珠的八毛钱,我身上有2块8,加上老肥的一块钱,我们只够买几袋子南德的方便面,又买了两瓶那种五毛钱一瓶子的小饮料。干吃掉后,边喝饮料,我俩就边往秦慧家走,那时候天已经黑了。

  老肥胆子小,有些害怕,我说这天刚黑,怕个啥?我小时候经常晚上出去玩呢。

  我那话到不是吹牛,只是我当时是和小姐姐一起罢了,关于小姐姐的存在,我并没有告诉老肥或者已经转校的翔子,这些年,就连我爸妈都不知道她的存在,这感觉很不可思议,但却是事实。

  我俩小心的走到了秦慧家,她家的房子跟我家的差不多,砖墙瓦顶的,并不是小二层。所以我们准备再等等,晚一些,绕到她家后面去,看看能不能见到她。

  我跟老肥俩蹲在桦树后面望着一户户人家都在吃饭,很香的样子,那感觉很苦逼。我跟老肥本来就属于贪吃类型的,两袋子方便面根本就不能跟香喷喷的饭相比。越想就越馋,闻着大蟑螂家的咸菜香味,老肥咽着口水说,回家一定要让他妈给他炒一锅咸菜饭。

  大约晚上八点多钟的样子,因为我们能看到大蟑螂家的大彩电里播放的乌龙闯情关,那部电视剧老肥每晚上都看。当时我俩就悄悄的溜到了秦慧家屋子后面。

  她家跟大蟑螂家的后面是一大块菜地,我俩小心的扒在了左边的窗户下,窗帘是拉着的,里面点着灯,就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阵很粗重的喘息声,我俩当时听了半天,才确定不是秦慧。因为后来,那声音逐渐的加重了,接着就听到秦慧姑姑埋怨的骂声:你个死没用的,这才多一会儿,我还没来了,你就完事儿了?然后就听到一个男人的叹气声,应该就是秦慧的姑父。

  我俩当时都不晓得里面在说啥,反正不是秦慧,就换了个窗户,那屋子里面点着灯,窗帘也是拉着的,里面好像是在看电视的样子,不过我跟老肥并不能确定里面是不是秦慧,我就轻轻的敲了下窗户。

  老肥的脸都绿了,赶紧跟我一起顿了下去,瞪着眼睛望着我,那表情好像是在询问我干啥似的。

  没一会儿,就听到一阵脚步声,窗户被打开了,一个女孩疑惑了一声接着又关上了窗户。

  那声音并不是秦慧的,老肥这才明白我的用意,朝我竖了个拇指。

  我俩又摸到了侧面的那个黑漆漆的小窗户前,老肥皱着眉头说,秦慧不会就住这里吧?

  我小声说,看看再说。

  我俩就来到了那小窗户下,那房间里没灯,窗帘也没拉,我跟老肥俩也不敢贸然的露头,看到旁边有一大捆柴火,一合计,就去把那柴火往旁边挪了下,刚好,可以挡住我俩,而且也可以从那柴火的缝隙看到窗户。

  我俩大约等了差不多十来分钟,老肥都开始烦躁了,那屋子终于亮起了灯,那灯很暗,估计也就是那种二十瓦的小灯泡,秦慧缓缓的从门外走了进来屋子,然后将门给关上,走到了一张破桌子前,直直的坐着,不知道在干啥。

  就在我跟老肥俩还在疑惑的时候,我清楚的看到了一个黑影唰的一下从门穿了进去,然后闪到了我们所看不到的地方。

  我的心抖了一下,一把抓住了老肥的胳膊,他被我的动作给吓到了,小声问我干啥一惊一乍的。

  我说你刚才有没有看到什么?

  老肥疑惑的说没啊?秦慧好像在发呆的样子啊?

  我心想难道又是我眼花了?

  一次是眼花,那么两次也是眼花?很显然不可能。我感觉背上有些发毛,但是老肥却说他没看到。

  就在那黑影闪现后,秦慧忽然扭过了身体,面向那黑影之前闪去的方向,好像在笑,笑的怎么看怎么诡异。

  老肥被吓到了,我感觉他身上的肥肉在颤抖,他嘴唇抖着道:她、她在跟谁笑呢?

  我说,我也不清楚,我身上的鸡皮疙瘩起来了。

  秦慧笑了一会儿后,就坐在那儿说话,声音我俩听不见,却能看到她嘴在动,那模样跟之前在那破房子找到她的时候一模一样。

  老肥小声说,秦慧不是真的有神经病吧。

  我说不会,王老师说过她很正常啊。

  老肥好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对我说:四眼,咱俩还是回去吧。

  我扭头问他咋了?

  她的眼睛忽然直了,我说,你到底咋了啊?

  他眼睛直直的盯着秦慧那边的窗户,好像看到了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天抹粉嫩唇彩说:

为群里喜欢这本书的好朋友们再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