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前,我妈回来了,满脸高兴样,我就晓得赢钱了。我爸啥都没说,直接说洗手吃饭。

  吃饭的时候,我爸看到我胳膊上的伤,皱着眉头凶道咋弄的?是不是又打架了?

  我妈说,你凶啥啊?你儿子这是干好事儿伤的,老师都打电话来了。

  我爸听了,放轻了语气问咋回事儿?

  我妈就眉飞色舞的跟他说了王老师夸我的话,我没心思听,就端着碗看大风车去了。

  饭是大风车结束才吃完的,都有些凉了。

  接下来就是新闻,这要是以前,我立马就回屋,这是那一次我却没会,而是坐在电视前跟我爸一起看。

  我爸抽着烟有些好奇的问我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

  我有心事儿,想到了很多很多,想到闰土的死,想到小胖墩家后山那阴森的土房子,想到那梦里带走闰土的老头,想到小姐姐说闰土是替我死的,想到了白天柜子里的那个一闪而逝的黑影。我忍不住问爸:“这个世界有没有鬼?”

  我爸身体抖了一下,愣愣的看着我,抽了一口烟,说小孩子家的问这些干啥?你们老师没教过你们要相信科学吗?科学说明这个世界不可能有鬼的,那个什么进化论不就说人是猴子变的嘛。

  我没去纠正他类人猿跟猴子的区别,而是低着头部说话,要是说,闰土死后,或许我还有些半信半疑,但是自从我看到秦慧那些诡异的行为加上柜子里那黑影,我感觉,这个世界或许真的有那东西。

  我在爸妈房间一直待到他们催我回去睡觉才很不情愿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一进屋,我感觉里面真的凉飕飕的,不过,还是自我催眠在心里说都是感觉的而已,拉开灯就钻进了被窝里。

  没过一会儿,熟悉的敲窗声,我才露出头,小姐姐那清秀的小脸,出现在窗户上,我爬出了被窝,去开门,走出门的时候下意识的扭头看了眼放在柜子上的布娃娃,心里还是颤了一下。

  小姐姐走路很轻,就连跑跳着都没什么声音,她欢快的跑进了屋子,我发现她的头发又长长了,扎着马尾辫都齐到屁股下面了,她坐在了床上,微笑着望着我,忽闪着大眼睛问我看啥呢?

  我说,没啥,看你好像又变漂亮了。

  她的脸微微有些红,说我尽胡说。

  我说是真的,我记得你小时候是小圆脸的,现在长大了变成瓜子脸了。

  她嘟了下嘴,将脸凑到我的眼睛前面问我,那瓜子脸好看吗?

  那次她距离我非常的近,我几乎都能嗅到她脸上的香味儿,香香的。

  我当时也不知道是咋了,脸被臊红了,她就没再继续问了。

  她说不闹了,我才想起了正事儿了,就对她说了布娃娃的事儿。秦慧的事儿,还是下午睡觉做梦梦的到闰土的事儿。

  她看了眼柜子上的那娃娃,起身走到柜子前将布娃娃拿了过来,我再次看到它后背有些发凉。

  小姐姐拿着娃娃站在了身前朝我晃了晃,说:弟弟,我该怎么跟你解释这个娃娃呢?

  她盯着我的脸,有些纠结的在思考。

  我不明白她想说啥,就说,这个娃娃是不是会走路?

  小姐姐忽闪着大眼睛,并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深吸了口气,再呼了出来,我就坐在她对面,能嗅到她吐气如兰,那时候,只是感觉很好闻。

  我期待着看着她,她说:我跟你说了,你可别害怕,而且,我觉得你不应该害怕的,因为,他是替你死的!

  我心里一惊,后老勺冒起丝丝凉意,替我死?难道是?

  想到下午做的那么梦,我心里一顿!

  闰土问我,以后每天都陪我好不好?

  瞬间,我的大脑里全都是那句话!

  一直到小姐姐喊我我才感觉到自己走神了。

  她有点儿担心的问我怎么了?是不是害怕?

  我摇头,望着小姐姐那张精致的脸,在我的眼里,小姐姐几乎是无所不能的,我一直很好奇,小的时候她好像知道的并没有比我多多少,但是几年过去了,她好像知道了很多事情,而是却还是跟小孩子似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形成了一有事儿就首先想起来要问她,而不是去问我爸妈。或许那就是依赖吧。

  我问小姐姐,那娃娃到底是谁?

  我确实有些害怕答案,但却更多的是想知道答案,闰土的死我一直很内疚,就像是一块心结,如果我那时候不是贪玩儿的年纪,可能我会非常的痛苦。

  小姐姐将娃娃放在了我的手上,说拿着它,你闭上眼睛。你的心里会想起谁?

  我的手触摸到那软软的,我无比熟悉的娃娃,我的脑海里再次跳出了跟小闰土第一次见面那情景:

  池塘边,他骑在牛背上,身上还是穿着我第一次看到他穿的那身脏衣服,脖子上挂着银项圈,抹着鼻涕的小男孩。

  我说你叫啥名?

  他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问我叫啥名?

  我说我叫程默。

  他疑惑的看着我说,你也姓程?

  我点头说是啊,我爸姓程我当然也姓程了。

  他哦了一声说我也姓程,我叫程浮生。

  他问我你住哪儿啊?

  我说我奶家在那边,说着就指了指不远处我奶家,奶奶家的烟囱正冒着烟。

  看T!正H版章节z上be酷匠网

  他惊讶道,那是我三奶奶家啊,你是她家啥人啊?

  我说你真笨,我喊她奶奶,我当然是她孙子了。

  小哥哥!

  我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但却没敢哭出声,我怕把爸妈给吵醒了。

  泪流满面的我,将布娃娃紧紧的抱在了怀里,忽然想明白了许多事儿,心情也轻松了许多。也许娃娃真的就是他吧,他说会一直陪着我。

  小姐姐摸了摸我的头发,弯着腰将我擦掉了脸上的泪水,朝我温馨的笑了笑说:弟弟,其实你很幸福,你知道吗?我点头。哽咽着问她闰土是咋来我家的?他应该是不知道我家在哪儿的呀?

  小姐姐说,上次是不是有个很厉害的人来你家?好像就是他把小闰土送来的,那个人你应该认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天抹粉嫩唇彩说:

大家手里有撸撸的赶紧投吧,第二天就作废了。两百撸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