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老肥俩跑到路边的小卖部打了个电话给王老师,王老师家的电话我们都可以背下来。

  电话是王老师老公接的,问我谁啊。我说我是王老师班上的学生。他问我有啥事啊?我说,我有事要跟王老师说一下,接着就听到电话里,王老师问谁打的电话,接着电话就被王老师接了。

  她问我是哪个?我说我是程默,她笑了笑问我有啥事啊?我说老师你能不能来秦慧家这边一趟,我们找到她了,只不过她好像有些不对劲,跟中邪了似的。

  王老师听了有些激动的问我,你们在哪儿找到她的啊?她现在在哪儿?你们有没有跟她家里人说?

  我说,就在她家不远的一个破房子里,还没跟她家里人说,她姑姑好凶的,我怕会打她。

  王老师说,那你们看着她点儿,我马上就来,说着她就挂了电话。

  我跟老肥挂完电话后,就在付了电话费,平时我妈都会给我一两块零花钱的。我俩也没敢多呆,就去那破房子外看着,别到时候老师来了,人却又跑了。

  早晨那地方人不多,我俩也就坐在路边玩抓子,就是那种用一颗小石子扔在地上扔起来一颗然后从地上抓一颗,然后两颗,左后三颗的小游戏。没过多久,就听到摩托车的声音,我俩就赶紧将石子扔掉,大老远就看到一个男人带着王老师来了,那男人我们都认识,是王老师的老公。两年前王老师结婚的时候,我们都挺看他不顺眼的,因为在我们的心里,就没人能配的上王老师。

  车子停下,王老师老公看了我们一眼后,王老师从摩托车上下来,问我俩秦慧在哪儿?

  老肥指了指我们旁边的破房子说,之前我跟程默看她就在里面。

  王老师对他老公说在外面等下,他老公点头。我跟老肥就带着王老师进去了。

  那破房子不太好走,我跟老肥个子矮还没觉得什么,王老师个子比我们高,进去的时候还碰到了头。

  也不知道她是没在意疼,还是太过于紧张秦慧了,慌慌张张的就跟着我们进了那房子里。

  一进屋,我就看到了秦慧依旧坐在椅子上,还在那儿说着什么,王老师也进来了,。看到秦慧那浑身脏兮兮的模样,皱了皱眉头,又见她对着对面的柜子自言自语,就喊了秦慧一声。

  秦慧忽然扭过头,望着我们,表情有些惊恐。

  p酷v匠网☆(正7u版X首^s发

  王老师问她在干嘛呢?

  秦慧忽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把柜子给关上了。

  王老师问她柜子里有人吗?

  秦慧有些慌张的说,没,没人。

  王老师说,那你刚才在跟谁说话?

  秦慧狡辩说她没说话。

  王老师不信,就走了过去,就要去打开柜子门。我跟老肥也走了过去,秦慧拦在柜子前,狠狠的瞪着我跟老肥。

  王老师加重语气说,你把柜子打开给我看看!

  秦慧摇头说,里面什么都没有,空的。

  王老师见她那么紧张,也没敢硬来,却忽然放轻了语气:秦慧,你怎么不回家啊?也不去上课,你忘了当初你跟我保证了什么吗?

  秦慧低下了头沉默不语。

  王老师走到她身边把她也不忌讳她身上的灰,把她搂进了怀里,秦慧忽然揪哭了,哭的很伤心的样子。王老师抱着她走到旁边。

  我跟老肥使了个眼神,老肥会意的挪到了那柜子旁边,秦慧因为脑袋在老师怀里根本没看到我们的动作。老肥看了眼我,我对他点头示意,他深吸了口气,猛然拉开了柜子。

  我忽然看到有一个黑影从那柜子里一闪就不见了!

  那是什么?

  我揉了揉眼睛,可柜子里却什么都没有!

  老肥瞪大了眼睛盯着柜子里看,又扭头看了看我,说什么都没有啊?

  我没说话,王老师扭头看向我们,秦慧原本的哭声却嘎然而止。从老师的怀里钻了出来,看到已经打开了的柜子,尖叫了一声,疯了一般朝我们扑了过来!

  老肥首当其冲被她的白骨爪给抓的一脸血呼啦的。我眼疾手快冲上去从后面抱住了秦慧,她尖叫着在我怀里乱拱乱抓,力气很大,好在我原本天生力气就比同年人大的多,才没有被她挣脱,王老师也被秦慧给吓到了,连忙喊门外他老公!

  他老公边问怎么了,边往里面冲,浑身灰尘的冲了进来!

  见到现场的场景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傻站在那里。

  王老师焦急道你还在那站着,还不过来帮忙!

  她老公哦哦的跑了上来,帮我把秦慧给制服了,秦慧真的跟个神经病似的,双眼通红的盯着我们,严重充斥着怨毒!

  我们都被她狰狞的表情给吓到了,王老师老公说,这孩子咋了?眼神怎么这样?

  王老师不耐烦道别问了,赶紧带她去医院!

  说着就过去看我跟老肥身上的伤口,老肥被抓哭了,蹲在地上抽泣的直喊疼,我也感觉胳膊上一丝丝的疼,一看才发现,两条胳膊被抓了好几道血痕。

  王老师上去拉起老肥问有没有事儿?

  老肥哭的稀里哗啦的,脸上又是血又是眼泪的。

  王老师拉着我俩跟着他老公就往外面走。

  只有一张摩托车,而我跟老肥都得去医院,王老师就让他老公先抓着秦慧,自己骑着摩托去找车。

  在那个年代,一般家里有摩托的,都会学着骑,那还是我第一次看着王老师骑摩托,125的那种大摩托。

  王老师走后,他老公抱着秦慧,大人毕竟是大人,秦慧再怎么挣扎也没用,最后也不知道是这两天累的饿的,还是怎么着,居然睡着了。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王老师骑着摩托回来了,还带了一辆面包车。

  那司机见着老肥脸上那血呼啦的被吓到了,咋咋呼呼的问咋了?

  王老师估计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就说没啥大事,都是我学生,师傅你赶紧带他们去医院看看。

  那司机是个跑短途车的,估计也认识王老师跟她老公,也就没多问,带着我们就去了镇上的医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