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里害怕了,那娃娃是怎么跑到我床上的?难道我真的记错了?可想想之前,我在爷爷家的时候好像也是,明明我就放在床头柜子上,但是我妈却从门外给我找回来的,而且眼镜还被抠掉了。

  我当时确实害怕了,都有一种想把它扔掉的冲动,但想到那是小姐姐给我的东西,而且还特别嘱咐我让我给它保管好的。我就再也不去打扔掉的念头了。

  既然是小姐姐的,那就等晚上的时候她来了,我问问她这是怎么回事儿再说吧。

  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我那时候神经确实还挺大条的,就这么着的,也就没管那娃娃了。

  因为,是星期六,不用上学,我就想着去老肥家找他一起再去秦慧家看看的。

  吃过饭,我给老肥家里打了个电话,是她妈妈接的,说老肥还在睡觉。

  然后就听到她妈喊他的声音,开始还不听不愿意,一听电话是我打的,没一会儿就接电话了。

  我跟他说了去秦慧家的事情,他说行,我们约定在大蟑螂家对面的桦树下碰头。

  我跟妈说去同学家玩,妈没说什么,毕竟我成绩上去了,她也晓得的。

  我正要出门的时候,我妈忽然叫住我,然后回屋子里拿了一瓶健力宝给我。

  我有些惊喜,居然是健力宝?

  我问妈从哪儿来的?我妈说是之前表叔来的时候带的,我想了想,没舍得喝,藏在了堂屋的供桌抽屉里,想着等小姐姐晚上来的时候给她喝好了。

  我妈看到我的一系列动作有些惊讶,她问我咋不喝啊?我说,现在不想喝,等想喝了再喝。

  我妈笑了笑,就去厨房里洗衣服了。

  我一路走着玩着,花了二十来分钟才到跟老肥约定的地点。

  我去的时候老肥还没来,我想着挺无聊的就到大蟑螂家门口喊他,想赢他的玻璃珠。

  大蟑螂正在家看电视呢,他爸妈都上班去了,周末大放送居然在放西游记,他问我来干啥?

  我说本来想找你打玻璃珠的,他一听有些心痒了,说那好啊,我家门口就能玩,我说,现在不想玩了,你不看西游记啊?

  他犹豫了番也确实有些舍不得,那时候,我最爱看西游记了,感觉特别热闹,我经常号称自己就是孙悟空,老肥是猪八戒,翔子是沙和尚。

  可惜,翔子他走了,沙和尚也没了。

  我在大蟑螂家看西游记看到第二集的时候忽然揪想起了老肥了,往窗户外一看,果然老肥已经来了,正在桦树下左顾右盼呢,我有些不好意思,估计他等了我好一会儿了。

  我赶紧就跟大蟑螂说我走了。他说不看了啊?我说不看了,先走了。

  他也没说啥,继续看电视。我出了大蟑螂家的门,老肥看到我了,问我咋从里面出来的啊?

  我说,我来等了你好久了,你没来,我就进去了。

  他说,我也等你好久了,我俩就相互埋怨。

  不过,声音都不大,搞的跟做贼时分赃不均匀在现场吵架似的。

  我跟他说话的时候,眼睛却一直在望着秦慧家,我说,咱们还是去她家问问吧,都是同学其实问问也没啥。

  老肥想想也是,干嘛鬼鬼祟祟的。

  我俩就一副好学生的模样走到了秦慧家,秦慧家的门是开着的,我正想上前敲门,却跟一个女人差点儿撞在了一起。

  她手上端着一盆衣服,问我干啥?哪家的小孩啊?

  我说,阿姨好,我是秦慧的同学,她在家吗?

  h最{新章k=节F上…)酷.C匠。}网i

  那女人应该就是秦慧的姑姑了。

  老肥也上来跟那秦慧姑姑打招呼。

  她姑姑见我俩还挺有礼貌的,估计也没好意思发火,不耐烦的说,也不知道死哪儿去了,跟她那死鬼父母一样,想一出是一出的,不想回这个家最好就别回来了!

  我跟老肥俩对视了眼,感觉她姑姑好凶的,也没敢多问,就灰溜溜的走了。

  距离秦慧失踪已久两天了,却还是没有她的消息,看到她姑姑那凶样,估计平时她平时也不太好过,只是我就是纳闷儿她会去哪儿了呢?

  可就在我跟老肥俩低头商量准备怎么办的时候,经过一个破屋子,那屋子看上去应该很久没住人了,都塌了半边。而这些并不是惹起我们注意的地方,让我们注意的地方是,我俩似乎听到里面有声音。好像还是个女孩。

  这是谁会在这样的地方玩呢?那房子很明显就是个危房,搞不好哪天就塌了。我俩就好奇的进去看了眼,而当我俩进去的时候,就傻眼了,秦慧居然就在里面!

  我跟老肥都特别的惊讶,她在里面干啥呢?

  我刚准备喊,老肥眼疾手快的一把捂住了我的嘴,就看到秦慧居然坐在一条破板凳上,对着她对面的一个很大的柜子里说话。

  我扒开老肥的手,揉了揉眼睛,确实,是秦慧。

  她似乎并没有意识到我们,虽然只能看到她的侧面,但可以看出来,她的状态很差,脸色有些苍白,像是自言自语,但也不像,她是当我们挺清楚她说话的内容后,就发现她并不是自言自语,而是再跟一个人对话。

  秦慧两眼发直的对着那柜子笑着说:我知道你害怕,所以我以后每天都陪着你。

  我跟老肥俩并没有听到有人回答她。

  顿了几秒钟,她又说道:你不知道,姑姑她根本就不喜欢我,咱爸妈走前留下的钱都被她拿去了,她只给表姐买新衣服,我从来都是穿表姐穿旧的。

  我听了有些心酸,回想一下,秦慧似乎一直都没见她穿过新衣裳,过年后,开学也只是反复的穿一些以前的衣裳。

  老肥悄悄的拉着我出去,出去后,老肥问我:四眼,你说秦慧他在跟谁说话啊?

  我想了一下,说她刚才说咱爸妈,会不会是她弟弟?可是不对啊,大蟑螂说她只有表姐,没弟弟啊?

  老肥说,她不会是疯掉了吧?你之前也说她在教室的时候就不正常了,我听我爸妈说,有的神经病会有时候好有时候坏的。

  我摇头说不清楚,不过既然她在这里,那我们要不要跟她姑姑说呢?

  老肥说,我可拿不定主意,你平时想的比我周到,你决定吧。

  我想到秦慧姑姑那满脸的凶相,要是她发现秦慧这么神神叨叨的,别真把她送进精神病院了啊。虽然那样就不用上学了,但住院总是不好的。

  所以,我还是决定先跟王老师说,王老师那么善良,肯定会帮到秦慧的。心里这么想的,我都有些惊讶,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居然有些可怜那个喜欢打小报告的奸臣班长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天抹粉嫩唇彩说:

加油,加油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