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2匠*网s首j发T

  大狼狗跟大蟑螂平时跟我玩这种玻璃珠几乎就没怎么赢过,但是这俩货还总是找我玩,输完了我就一毛钱四颗卖给他们,不买也可以,去商店里买好了,一毛两颗。

  果不其然,我那神手一发威,几乎也就半个小时的功夫,两人输个精光。兜里都没钱,我就说不完了,快上课了,我看了眼手上,我自己玩玻璃珠赢的五块钱买的电子表,一点二十了,还差十分钟就上课了,大狼狗跟大蟑螂满脸衰相的跟我一起奔命往学校跑。

  我几乎就是掐着上课铃,这还是因为我们教室在一楼,那俩货估计要是慢点儿就得迟到。

  刚坐在座位上,数学老师孙太监就进来了,这外号是老肥起的,也怪他说话声音太那个了。

  孙太监平时很严厉,喜欢打人,我以前不写作业挨过他好几次打,狗日的抓着我跟祥子的头就往门外的墙上撞,翔子有一次都被他撞昏了,又被一耳光给打醒了,后来翔子奶奶心疼孙子找了上来,孙太监才收敛了许多。

  孙太监一站在讲台上,忽然,我们感觉有些不对劲,他将书本往讲座上一跺!厉声问道:“秦慧去哪儿了?”

  没人回答他,这时候,我才知道为什么不对劲了,因为秦慧是班长,喊起立的,但是那天下午她居然没来?请假?但是看孙太监那表情就知道,似乎应该是旷课了。

  我咽了口吐沫偷偷的看了眼老肥,他也正看着我,我俩很有默契的露出了苦笑。

  这下子玩大了,秦慧居然旷课了!该怎么收场?

  孙太监见没人鸟他,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就点名问秦慧的同桌大嘴姜翠。姜翠战战兢兢的站了起来说她不知道。

  孙太监发飙了,骂骂咧咧一阵子后,平息了,就开始给我们上课。没人敢怵他霉头,他比那个刘老师还要猛。我跟老肥也只能干着急,纸条都没敢传。

  煎熬到下课,老肥将我同桌胖妞赶走,焦急的问我咋办啊?秦慧没来是不是因为中午的事情啊?

  我说你急个啥啊?走,出去说。

  课间休息十分钟,一般都是去上厕所。

  我们俩也就往厕所赶顺道聊聊。

  我们学校的厕所很偏,因为学校是依山而建的,而学校也不知道咋想的,把厕所建在了山脚下。

  我们去那边走路也要两分钟,平时小便还凑合,大号的话,就得抓紧喷了。

  路上,我跟老肥说,不一定是因为中午的事儿,可能她真的有什么急事儿?

  老肥说能有个毛线的急事儿不请假啊?

  我说,那你现在急有用啊?

  她说,要不咱们放学去她家瞧瞧去?

  我想了一下,说,那也行,不过她现在恨我俩呢,偷偷去看看算了,别让她瞧见。

  说定了,我俩小跑着去厕所尿尿。

  每次尿尿,我都挺不好意思的,因为我的那玩意儿跟别的同学都不大一样,所以我都喜欢去蹲厕尿,不想让人家看到。

  一阵痛快之后,赶回了教室,王老师却在教室里,见我跟老肥俩,问我俩知不知道秦慧哪儿去了?

  老肥没吭声,我赶紧说,我们也不知道啊。

  我问王老师咋不打电话给她家啊?

  王老师没回答我,而是让我跟老肥坐回座位上。

  我心里有些不安,可能是出事儿了,但是我却不敢跟王老师说中午的事情,好不容易改变了老师们对我的看法,我真的不想让他们觉得我死性不改。

  于是,我忍了,也没让老肥说,老肥是个没主见的人,遇到事情了首先就会来问我,我当然不会让他说了。

  那时候,我忽然感觉上课简直就是煎熬,大脑里不停的胡思乱想秦慧会不会真的出事儿了。

  于是放学后,我跟老肥俩马不停蹄的就往她家赶。

  她家离学校挺远的,我们去她家得去城南镇的另一边。大约五点半的样子,我跟老肥赶到了她家。

  我见她家的门是开着的,就对老肥说,看不清楚啊,也不晓得在不在家。

  老肥问我咋知道那个是他家?

  我说旁边那不就是大蟑螂家嘛。大蟑螂奶奶正坐在门口收晒好的酱。

  老肥哦了一声,问我,咋办?

  我说,再等等吧,我俩躲在她家斜对面的一刻桦树后面,不一会儿居然看到王老师似乎在跟一个中年妇女再说什么。

  看到王老师我们并不惊讶,因为王老师是个很尽责很有爱的老师,那个中年妇女如果猜得不错的话,应该就是她妈了。

  也不知道她俩在说啥,当时也没看清楚王老师的表情,不一会儿,王老师就离开了。

  我跟老肥说,要不然我们去她家窗户后面瞄一眼?

  老肥说好,这要是不看看他不安心啊。

  其实我何尝不是,只是我嘴硬而已。

  我跟老肥正好偷偷摸摸的准备溜到秦慧家屋子后面的,恰好遇到了放学回家的大蟑螂。

  大蟑螂问我跟老肥咋跑这儿来了呢?

  我说没事儿,就是今天秦慧没去上学,我班主任让我去她家看看,大蟑螂说,那你俩就去问她姑呗,兴许她姑晓得呢?

  我好奇的问他秦慧姑姑在哪儿?

  大蟑螂疑惑的看着我,说当然在她家了?你别跟我说你们不晓得秦慧是孤儿吧?

  孤儿?

  我跟老肥愣住了。

  这怎么可能?难道说,刚才那女人就是她姑?

  我心里顿时有些懵住了,感觉中午对秦慧那样很过分了。

  因为我是骗大蟑螂的,哪能是真的是班主任派来的啊。我说你去帮我看看她到底在不在家吧。

  大蟑螂说,那行,不过这跑腿得五颗才行。

  我相当郁闷的掏了五颗玻璃珠给他,反正早晚还是我的,只是给他过过手而已。

  大蟑螂大大咧咧的跑进了秦慧家,不一会儿,气喘呼呼的跑到我们身边说,秦慧没在家啊,我问她姑,她姑也不清楚。

  我说,那行吧,我们先回去了。

  回家的路上,我跟老肥有一段是同路,就边走边说,老肥苦着脸说,秦慧不会是想不开?

  我说你扯淡吧你,至于嘛?一个破笔记本,一张破照片。对了,跟你说件事儿,你不是说秦慧那照片上那男孩是她弟弟嘛,我问大蟑螂,大蟑螂说,她就从没见过她有弟弟的。

  而且,刚才大蟑螂说,秦慧是住在她姑姑家的,说不定她家就不在这里。

  我说,那肯定不是,城南就我们一所小学,而她的口音简直就跟我们一模一样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天抹粉嫩唇彩说:

200撸加更,三百撸加两更大家努力,我就拼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