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饭时,我爸跟我表叔俩对饮狂喝了一晚上,一直到我爸醉倒,我表叔才告别了我们家走了。

  临走前他问我我妈门口咋有六棵桃树?

  我妈说,刚把我醉醺醺的爸扶上床,叹了口气说,别提了,之前橙子出了一回事儿,当时找了先生,说是让在家门口种七棵桃树,结果也不知道咋回事儿,总有一棵被人手欠给弄断了,后来橙子也没啥事儿,我们也就没管了,剩下的六棵倒是长的挺好,今年还结桃了呢。

  白毛表叔看了一眼杵在一旁看他俩说话的我,很有深意的笑了笑,我心里一颤,遭了,难道表叔看出来是我干的?不然为啥看我?

  不过,他又好像不知道是我干的,因为他并没跟我妈说,临走前,她又问我妈有没有把橙子的八字给那先生?我妈仔细想了一下摇头说,当时你老表不让给,那先生也没说要。

  白毛表叔耷拉着眼皮子像是在想什么,然后告别了我妈,还跟我说让我好好念书。就踩着月光走了。

  第二天早上,我起的很早,就去了学校,刚走进教室,原本我以为自己是第一个走教室的,却没想到教室里居然坐着个人。

  我一看那人好像是我们班的班长秦慧,也就没在意,问了她一声来这么早啊?

  但是出奇的是她没理睬我。

  我心里有些不悦,不就一破班长吗?至于这么拽嘛?

  碰了一鼻子灰也就没理睬她,我跟她的位置离了几个桌位,所以我并没在意她的行为。

  当我打开课本看了一会儿时才发现,这妞子居然一直傻傻的坐在那儿。

  我感觉有些不对劲,合上了书本,好奇的走到她身边,却见她手中居然拿着一支铅笔,不停的在纸上乱画着,双眼却没看纸笔,而是很无神的盯着前方。

  我喂了一声,她没理睬我,我将头凑到她脸旁,她忽然扭头瞪着我,那眼神忽然变的跟小时候小姐姐画的画中那眼睛一样,十分怨毒。

  我被吓的朝后退了下,绊倒了后面桌子跟椅子。

  她这才扭过头继续在纸上乱画,我被吓到了,她这是咋了?

  中邪了?

  我没敢在教室里待,跑到外面的花坛上坐着,一直等到我们班陆续有同学进去,我才敢进去。

  可当我再次进入教室的时候却诧异的发现,秦慧居然恢复正常了,就像没事儿人似的,跟同桌说话。

  我凑到她身边仔细盯着她看,她摸了下脸,瞪了我一眼,这一眼倒是很正常,也就是一般的白眼,她凶道:看什么看?我脸上有花儿啊?

  }\酷|匠网r首发p

  我摇头说没啥,没啥,灰溜溜的跑回了自己座位。

  上课的时候,我跟老肥传纸条,跟他说了这件事情,老肥不相信。

  我火了,说我还能骗你啊?

  老肥将信将疑,问我,那她当时画的是啥啊?

  我说,画个屁,就拿铅笔在纸上乱划拉,跟漩涡似的。

  老肥看了我的纸条后,在纸上写道:等放学,咱们先别走,去纸篓找找,看她画的到底是啥?

  我回到:好,就这样定了。

  对于不爱学习的学生来说,上课时间无比漫长,简直就是煎熬。但是我跟老肥现在可都转变成爱学习的好学生了,所以,用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来解释,时间过的又太快了。

  很快就到了中午,大家都回家吃饭了,因为小学没有住校生,我们中午吃饭都得回家。

  我跟老肥俩故意磨磨蹭蹭的,等人都走完了,特别是秦慧走了以后,我俩就把教室门给关上了。把纸篓里的废纸都倒在了地上一个一个的看。

  可是,我们惊讶的发现废纸篓里居然没有一张是秦慧早晨画的那个。

  老肥问我咋回事儿啊?不是我产生了啥幻觉了吧?

  我说,不可能,我当时真的看到了,老肥说,那咋找不到呢?

  我说会不会她就没丢纸篓里?说着我指了指秦慧的桌子抽屉。

  老肥犹豫了下说,这不太好吧。

  我说,咱们这是想搞明白她是咋回事儿啊。

  老肥一想也是,我俩就坐到了秦慧的桌子前打开了她的抽屉。

  拉开抽屉,里面很整齐,并没有什么废纸,我想会不会是夹在书里了?

  就把她的书翻了翻,抖了抖,却没有任何收获,忽然,我们发现她的抽屉最底下放着一个带密码的笔记本,那玩意儿可是高级货,在我上学的时候一般学生可都买不起,不过我家却有一个,是我曾经好奇跟我妈要钱买的,后来过了新鲜劲儿没啥意思,也就当做普通的日记本用了。

  老肥见我将手伸向那笔记本,说这会不会是秦慧的日记本啊?咱们这样拿她的好吗?再说你也打不开啊?

  我说你傻啊?我一把抄起那密码本就摆弄,一边摆弄一边问他,我问你,你平时写日记咋写?

  老肥不知道我啥意思,照直说,不就是今天早晨我起床刷牙洗脸吃饭然后去上课什么的嘛,每天都一样。对啊,这样想确实没啥哦。

  我说,明白就好,这笔记本我有一个,我来试试看,能不能打开。

  老肥坐在一旁看我摆弄,很是期待的样子。

  我心里也很激动啊,这密码有四个小转轮,我试了试初始密码也就是4个8结果没打开,应该是被改了。然后我又用秦慧的生日试探了下,依然打不开。我想了一会儿,却怎么都不对。

  没办法只能用最原始的办法了,老肥问是是啥?

  我说,强行破开呗!

  我胆子确实比老肥大多了想到就干,老肥很担心,我说我有办法,我拿起板凳就朝那本子咋了下去,密码本就是个塑料的外壳,两下一砸就碎了,我抖了抖上面的塑料,激动的打开本子,却发现里面居然是空的!

  我跟老肥都愣住了,怎么会是空的呢?

  老肥也瞪着眼睛夺过我手中的本子翻了翻,里面确实是空的,但是当他气馁的本子扔在地上的时候,忽然一张什么东西从里面飞了出来。

  我跟老肥俩一激动,都以为是秦慧早晨画的那个,可当我把那张拿起来的时候,我们发现居然是一张照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