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炮 七两二

  炎热的夏天很快就过来了,九月一号来临了,这对于许多学生来说简直就是不能接受的事情,但对于我来说,或许也算是解脱。

  开学的那一天,老肥来我家跟我一起去的学校,这一次,我并没有再让爸妈陪我去报名,而是自己带着学费去的学校,望着学校络绎不绝的同学们,我的内心深处又是一阵刺痛,因为我又想起了小哥哥闰土。

  教了学费,领回了四年级的书,老肥并没有回家,而是在我家玩。我妈自从我爸当上车间主任以后就算是正式的家庭主妇了,每天就是围着我们父子俩忙,她虽然不反对我跟老肥俩玩,但是却一直嘱咐我俩不要去那边的小野河。

  因为小闰土的事情,我感觉自己应该听父母的话,所以我也答应他不去那边的小野河,老肥胆子小自然不会主动去。

  翔子家搬走了,我们原本的铁三角也算只剩下我跟老肥俩。

  开学以后,我比从前要安静了许多,班主任王老师也是经常打电话给我妈夸我一个暑假变乖了,其实不是变乖了,只是我觉得我现在并不是一个人活着,而是帮着小闰土也活着,我的命算是被他救的,这是小姐姐告诉我的。

  小闰土曾经成绩很好,所以,我也得学着他那样好好的学习。

  都说环境可以改变人,这话不假,老肥那样不好学的家伙也因为我的好学而改变了,而我却是因为某件事情某个人而改变。

  就这样我在老师们的眼中渐渐的变成了不调皮捣蛋的好学生,而奸臣班长秦慧也渐渐的对我不那么敌视了。

  晚上我也会经常的跟小姐姐在我房里玩,或教她学习。

  小姐姐的学习能力很强,几乎只要我说一遍的东西她都能记住,我有时候在可惜,她要是能去学校上学得多棒啊,肯定能称为学霸级别的人物。

  我开学后的一个月,放学回家,忽然发现家门口停了好像坐着个人,我走进一看,惊喜的发现原来是白毛表叔。

  um更新Q最p快《上酷6w匠{网

  我小跑着上前喊了他一声表叔,他朝我笑了笑,问我怎么放学这么早?

  我说都是准时放学的啊。

  我爸刚好从家里出来,递给了表叔一杯茶,就递给了他一根烟,然后朝我说道:“去写作业去。”

  我哦了一声,跟表叔说我去写作业了,他笑着点头。

  我妈在厨房做饭,我回屋的时候故意放慢了速度,听我爸跟我表叔的谈话:“老表,这次来由啥事儿?”

  表叔笑着说:“没事儿就不能来看看啊?”

  我爸爽朗笑道:“哪能啊,你能来那就是稀客,咱兄弟在外面混的实在不行啊,不过只要到兄弟我这儿来,烟酒饭菜管够。”

  两人客气了一番进入了正题。

  我表叔说:“你们家老族长的事情你还记得吧?”

  我爸有些不明所以的说:“你是指?”

  表叔点头,抽了口烟摸了一把雪白的长头发说,我听他们说了当时的情况,你也算是唯一一个晓得我底细的人,我也就不跟你藏着掖着了。

  我爸皱着眉头点头,说你继续讲。

  我听到他们说到太爷爷的事情,心里一抖,藏到了门后面仔细的听他俩的对话。

  白毛表叔说,你知道为啥你们家祠堂上的牌位都掉下来了吗?

  我爸摇头说,这我哪能晓得啊,当是我问橙子了,他也说不清楚咋回事儿。

  白毛表叔说,橙子还小,说不清楚那是肯定的。那件事情以后,我就一直在琢磨着当时的情景。

  我说出来,你可别害怕啊。

  我爸脸色有些沉,他僵硬的嗯了一声。

  白毛表叔严肃的说,我这辈子没进过祠堂,所以也只是询问了人家过程,我问你,小辈上谱的时候进祠堂是不是要上香?

  我爸眉头一挑说,那当然了,不仅要上香而且还要磕头。

  白毛表叔一拍大腿说,问题就出在了磕头上。

  我爸咽了口吐沫,嘴上都有些不利索了,问怎么说?

  白毛表叔说,我曾经反复的推演过,当时的情景,也问过老本子大老表(我那个当村长的大伯)可以肯定橙子上香的时候肯定是没事儿的,因为,大老表说,橙子的那根香是插上了的,但是当时却没事儿,所以,很有可能就是橙子那一跪造成的牌位都掉下来了。

  我爸惊的一下子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瞪着眼说,这咋可能嘛,我家橙子跪老祖宗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啊,咋会发生那样吓人的事情?

  我在门缝后面也听的直发抖,仔细回忆,其实白毛表叔分析的很对,几乎跟现场看到的一样。

  白毛表叔拉了一把我爸说,老表你先别激动,先坐下,听我说。

  我爸阴沉着脸坐下来,见我表叔手上的烟抽完了,又递给他一根。

  白毛表叔点着烟后深吸了一口说,你家橙子的生辰八字我有,而且就是因为这个生辰八字我给他推算过,我才敢过来跟你说这么个事儿的。

  我爸点了下头,说我家橙子的生辰八字你推出啥了?

  白毛表叔表情有些激动说,八字推演中有袁天罡称骨,其中推演至极者是大志大业势如破竹之命,也就是俗称中的七两一,在古时候,这命格生成大不同,公侯卿相在其中;一生自有逍遥福,富贵荣华极品隆。算是在称骨中极致了,而我给橙子的八字一算,这一算就连续算了七个晚上都还没算出结果。

  我爸脸抖了一下,问白毛表叔,这又能说明啥?

  白毛表叔说,还能说明啥?七两二!皇帝命!

  我爸当时手中的烟就掉在了地上,愣了好久才回过神。

  自言自语说,怪不得,怪不得。

  我在门后面听了半天没听懂他俩后来说的话,不过皇帝两字到是听懂了。

  不过,那好像就是电视上的人嘛。

  我在门后继续听,白毛表叔疑惑的问我爸,我也看过你们老程家祖坟的风水,很一般,怎么就能出了橙子这么个七两二呢?

  我爸摇头不语,白毛表叔也在那儿神神叨叨的,抓耳挠腮。

  两人都不说话了,我妈在厨房喊了声,准备吃饭了。

  我爸跟表叔才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我也准备悄悄的回房,就听到表叔对我爸说了句话:橙子的生辰八字以后千万给别人,谁要都不行,要不然会出大乱子的。

  我爸点头,没吭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6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