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过的很快,我回爷爷奶奶家转眼就到半个月了,其实原本我妈是死活不让我回来的,但是后来,我爸跟她说,我这么大了,必须得上家谱,就算家里的人不同意也得上。

  我妈也是为了争一口气,所以也就同意我回来了,那次祭祖,我们程家正好要晒谱,通常晒谱的时候,家族里的一些刚出生的小辈们赶上了就得上谱上。但是因为我从小就不在家,所以,我才一直没上谱。

  大约在祭祖前两天,我家大伯跟二叔带着我两个堂哥回来了,我大哥叫程龙,当时是在念大学,但是我们家对祭祖非常重视,所以就算是请假也得回来,大哥长的其实挺清秀的,白白净净的,个子瘦高,比我爸还有略高一点儿。二哥程虎,长的跟我二叔很像,鹰鼻窄下巴的,眼神很凶,我不喜欢他,因为他似乎一直都没拿正眼看我。反正我不愿意叫他哥。

  我大伯在外面做泥瓦匠,挣的都是辛苦钱,所以看上去很显老,其实她也就比我二叔大一岁,但相比起来,比我二叔老多了。二叔家在外面开黑车,我二哥初中毕业就没念了,也跟着我二叔在外地,具体干啥我就不清楚了,因为他都懒得理我。

  那次祭祖我还隐约记得,当时一大清早,我父母就把我从床上给拽了起来,拧着耳朵去洗漱,然后我爸跟我二叔俩抬着我爷爷去了后山坡那边的程家坳。

  当时,我们家男眷都去了,二爷爷带着小闰土早早的就来到我们家,也就是这一天爷爷他的几个老兄弟,除了大爷爷很早就去世了,二爷爷,我爷爷,四爷爷,五爷爷,还有小爷爷都聚齐了。

  下面的叔伯堂哥堂弟一大堆。

  7酷v匠5网正f》版首发、

  用人丁兴旺来形容我们家是一点儿都不为过。

  七点多一点儿,我们这一大群男人男孩的,都步行经过后山坡来到了大约距离我们程村两公里外的程家坳。

  程家坳虽然同样是个村,但是人很多,住的也集中,不过,我却没机会去玩,因为我们程家的祠堂离程家坳还有一段距离,那个地方靠山,背阴,大夏天的进那山沟子感觉冷飕飕的。

  因为我跟大哥二哥年纪差距太大,他们都不愿意带我玩,我只好跟小闰土还有小胖墩一起。

  小胖墩经过上次血糕的事儿之后似乎并没什么事儿,但是胆子却小了很多,我跟闰土嘲笑他应该叫程小胆。当时我问他那天晚上进那后屋后咋了?他却摇头说啥都不记得了,对此我虽然好奇,但是也很无奈,似乎只有表叔清楚是咋回事儿。

  白毛表叔并不是我们程姓家的,所以这次他也不可能来,前面说的那个穿西装贼眉鼠眼的道士倒是来了,不仅来了,居然还带了两个小徒弟,看上去十几岁的样子,看的小闰土那叫一个羡慕。我愤愤的说,你羡慕啥啊?我看他就是个骗子,你瞅瞅他那道袍啥样啊?跟个被单似的。

  其实我这么说,并不是说笑,是真的,那道士身上穿的道袍真的跟个被单改成的一样,怎么看都有些不伦不类。不过,后来我听白毛表叔说,他那确实是道袍,只不过,并不是传统道教的道袍,而是羌野一派的服饰。关于羌野一派,以后我会仔细的说一下。

  书归正传,那天我们一大群人都聚集在祠堂外,一个看上去跟我爷爷差不多大,他应该就是我们程家的族长了,那个比我爷爷还要大一辈的太爷爷。长胡子太爷爷用我们家乡很土的方言说了一番话后,接着成年的男丁们就开始陆续的进祠堂上香,年长的,比如我爷爷辈的那些老人,也纷纷进去将里面的族谱拿了出来,放在了外面。

  我们小孩都想上去看,被大人们给喝斥开了。

  当时,那场面相当的热闹,道士带着徒弟在诵经,大人们晒谱上香,而我们小孩,或放着从地上捡到的鞭炮,或跟相熟的小伙伴嬉闹。

  我跟闰土还有小胖墩我们三个蹲在地上捡炮竹,我就看到我爸跟我爷好像在跟那个长胡子太爷爷在说什么,那长胡子太爷爷看了眼我后,点了点头。

  我爸跟我爷爷都很高兴的样子。

  等大人们都上完香后,那长胡子太爷爷递给了道士一张纸,接着道士就用梵唱似的唱着一个个名字,然后每唱一个人名字,就有一个小孩会被那长胡子太爷爷带着进祠堂里。

  也不清楚多久,终于唱到了我的名字。

  长胡子太爷爷朝我招了招手,我爸爸领着我走到太爷爷身边,我爷爷坐在椅子上,朝我笑了下,太爷爷就拉着我进了祠堂。

  那是我第一次进我们家的祠堂。

  看上去有些像庙,我曾经问过我妈祠堂是干啥的啊?我妈开始不说,后来是在被我问烦了,就说祠堂是干啥的?祠堂是住鬼的!

  我当然听了很害怕,但是不知道为啥,我对所谓的鬼有一种天生的兴奋感,所以,我并不像其他孩子那样胆怯,而是兴冲冲的跟这太爷爷进了祠堂。

  祠堂看上去很古典,跟电视上有些庙的大殿似的,有两扇很高的门,太爷爷拉着我的手推开门,虽然是大白天,但是里面很黑,点的是蜡烛,门一开,我就看到了高耸整齐排列,橙金字塔型的牌位。我当时都看傻了,这得有多少祖先啊。

  太爷爷喊了声我的大名,让后帮我点了根香,让我朝列祖列宗磕头。

  可是,就在我上完香后,刚刚跪下的一瞬间!

  异象突起!

  高高在上起码不少于上千个牌位,居然噼里啪啦的全都掉了下来!

  把我给吓的跳了起来,就看到太爷爷盯着那掉落一地的牌位在发抖,然后眼睛直直的盯着,我被他的眼神给吓到了,哇的一声就哭了。

  太爷爷盯着我,手捂着左胸,只说了一个字,接着就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当时我的脑子嗡的一下,他好像说了个“你?”然后就倒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