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俩忐忑的经过白毛表叔小店门口的时候,出奇的发现,表叔家的门居然是关着的。

  不过,也没猜在意,可能就是出门的,那时候已经快中午了,太阳毒的很,热的我俩都不行了,赶回家,路过大池塘的时候,看到我家门口停了辆摩托,看上去很眼熟,小闰土说,那道士去你家了啊。我这才知道咋那么眼熟了。

  我跟小闰土俩都是一脑门子汗,就在池塘靠近我家码头上洗了洗,这大池塘的水并不像小池塘的死水,很凉爽很干净。我伸头看了一眼,见没人发现我们,我俩偷偷的从,码头上窜了上去,若无其事的回了家。

  刚到家门口,就看到那穿西装的道士坐在我家大桌子上正跟我爷还有我爸在那狂侃。我妈这时候从厨房里出来,手里端着一锅子鸡对我跟小闰土说,赶快去洗洗手,马上吃饭了。

  我看见那道士贼眉鼠眼的道士就想到了之前闰土说,让他滚的话,相当生气,冷哼了声就拉着闰土进走进了堂屋,进了我屋。

  就听到那道士好像是在跟我爸还有我爷在说我什么的,反正都是夸的话。

  闰土见我闷闷不乐,问我咋了?

  我说,我讨厌那个人。

  他朝我嘘了一下,说,你小点儿声,他就在外面会被听到的。

  我吼了一声,被听到又咋样?

  话刚说完就被闰土给捂住了。

  我爸的声音在外面传了进来,你俩在里面吼啥呢?

  闰土跑到了门口解释道,三叔,我跟橙子俩闹着玩儿呢。

  我爸不好凶闰土,笑了笑说,马上吃饭了还闹呢。

  闰土说马上就出来。

  我躺在床上,都能听到我爸在跟那尖嘴猴腮的道士说,这是我家侄子啥的。

  那道士免不了又夸了一会儿,听的我那叫一个恶心。

  或许,他已经忘记了这个被他夸的孩子就是以前想拜他,被他骂滚的孩子。

  我对他的厌恶感,就是从他对闰土说的那句滚开始的,可能在我内心里,真的已经把闰土当做了我的哥哥了,不喜欢别人欺负他。

  也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才是这样,如果开始就对一个人没好感,那么以后都不会再对那个人有好感了。

  中午虽然有很多好吃的菜,但是因为那个家伙的缘故,我让我妈给我夹了点菜,随便扒拉了两下就吃完了,饭桌上,就我爷跟我爸还有那个杂毛道士三个人在喝酒,我爷小酌,我爸跟那道士在拼酒,似乎关系很好的样子。

  我们家的规矩是女人不上桌吃饭的,所以我奶跟我妈通常家里要是有客人的话都会在厨房吃。

  更k新最J快@上酷Oq匠!d网

  我跟还在扒着饭的闰土走进了厨房,我问妈那人来我家干啥?

  我妈说你问这干啥?说了你小孩子家的也不懂。

  我问我奶,我奶还是挺疼我,就跟我说了,我跟闰土这才明白这道士来我家干啥了,原来我们程家马上就要到祭祖的时候了,我们程家的族长并不是我几个爷爷中的哪一个,而是在山坡那边的程家坳那边,听说那边我们本家特别多,有一千多户呢。而现在的程家族长按辈分算的坏还要比我爷爷大一辈,应该算我太爷爷了。而这次请这个道士来我家吃饭的主要原因就是那个太爷爷安排我们程村这边负责请道士的。

  原本这样的事情应该是我大爷爷家的大伯做的,他是程村的村长,但是我那个村长大伯去镇上开会去了,就临时把这件事情委托给我爸,怎么着我爸在市里也算混出了个人样了。回来后,受到了极大的尊重,结果就是每天出去胡吃海喝,然后打麻将赌博。

  我奶说完后,我妈就说她,你就宠着他吧,你看他今天这样子,家里来了客人还给人家脸色看,人家招你惹你了啊。

  我刚想还嘴,小闰土的饭扒完了,嘴里还咬着鸡骨头,一把就把我拉了出去,生怕我跟我妈吵架呢。

  小闰土吃饱喝足,问我要不要把昨晚上的事情跟我爸妈说说,说不定那道士晓得啥的。

  我撅着嘴说,问啥啊问,就是不问他,我看他就是个骗子!

  闰土这两天领教了我的倔脾气,用那满是油的爪子捂住了我的嘴,说你嗓门子咋这么大呢。

  我扒拉开他的手冷哼了一声,刚准备回房,忽然看到池塘边蹲着一个人,是白毛表叔,他朝我们俩招了招手。

  我跟闰土跑了过去,我问白毛表叔吃了没,我爸在喝酒呢,去我家喝酒去?

  白毛表叔说不用了,我来前吃过了,然后问我,能不能把那娃娃拿给他看看?

  我有些疑惑,他要娃娃干啥?

  不过,看到表叔似乎对我们的事情很关心,我笑了笑,气也消了许多,就说,那你跟浮生哥在这等着,我回家拿。

  我小跑着回到家,我爸跟那道士在划拳,称兄道弟的还,我爷爷已经回房了。

  我爸没理睬我,我跑进房里拿着娃娃就跑了出来,我妈跟我奶在厨房都没在意我。

  白毛表叔跟闰土俩站在池塘边等,我小跑了过去,气喘着把娃娃递给他,他接过娃娃时,脸上流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我问他咋了?

  他摇头说没事儿,问我是不是在市里的那边家认识了什么很特别的人?

  我不太明白他说的特别是啥,摇头说没有。

  他若有所思了片刻,蹲下身子双手抱住我的肩膀,我甚至都能看到他白里透红的脸上的根根白毛。他脸色凝重的说,橙子,这娃娃是别人给你的吧。

  我点头说是啊,他又问我,刚才我听浮生说,你俩今天又去放牛墩那边了?

  我嗯了一声,看了眼闰土,他说,我都跟表叔说了。

  白毛表叔说,拉着闰土蹲下说,你俩都记住了,这件事情不要对任何人说起,我问为啥啊?

  白毛表叔说,不为啥,因为说了人家也不信。

  我这个人之前也就说了,就是犟,就问他为啥人家不信。

  闰土在旁边说,你笨啊,你跟人家说碰到鬼了,人家会信啊?

  我瞪大了眼珠子,看的闰土咽了口吐沫,说:那老头真的是鬼啊?

  白毛表叔笑着说,你别听浮生胡说,哪有鬼啊,我只是让你们别乱说而已。别想了,听表叔的就是了。

  我说,那好吧。

  表叔笑着看着我,我总感觉他看我的眼神很特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