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奶奶给单独做的鸡蛋面,我就气冲冲的跑到了小闰土经常放牛的后山坡,很远就能看到闰土那瘦小的身影骑在牛背上,我小跑着跑了过去。

  小闰土看到我有些高兴,兴冲冲的从牛背上跳了下来,问我咋来了?

  我脸色很是不悦,小闰土问我咋了?

  我气愤的问他是不是把我娃娃给搞坏了?

  小闰土很惊讶,说没有啊?我一大早就赶回家放牛了,再说了,我对你那娃娃没兴趣,我才不玩那么娘们儿的东西呢。

  我皱眉心里更火了,说除了你还有谁,我房间你不就你跟我俩,我娃娃放床头好好的,咋我妈说被丢在了门口,眼珠子还被抠掉了。

  啥?

  小闰土一摸脑门,说,对了,我记得我起床的时候,没发现你娃娃在床头柜上啊,是不是您记错了?

  我说,我明明就是放在床头柜子上的,咋会记错。你真的没弄我娃娃?

  小闰土也生气了,说我也算是你哥,弟弟的东西我咋会拿嘛,就算我拿了也不至于把你娃娃眼睛抠掉啊,我可干不出来那样的事儿。你不信我?

  更`e新最f快X|上;◇酷l匠I网P

  他这么一说,我却没话了,我跟小闰土虽然相识不久,但是我还是能看出,他不像是那样的人,可我娃娃好好的怎么会弄成那样呢?这要是被小姐姐晓得了,我都不知道咋跟她说呢。记得我来前,小姐姐还嘱咐过我,娃娃一定要保管好的。

  唉!

  小闰土见我不说话了,说那你咋想的嘛,我真的没拿你娃娃。他有些委屈。

  我说,那算我错怪你了,给你说句对不起好啦。

  他说,我不是想听你赔不是,我是说,你那娃娃咋会眼珠子被抠掉呢?

  我说我也不知道,我妈拿给我的时候眼睛就没了。

  想到那娃娃眼睛没了,我心里有一种很不安的感觉。

  小闰土陪我坐在山坡的草地上,夏天的温度很高,老牛,慢腾腾的啃着青草,我问他啥时候回去,中午要不要去我家吃饭?

  小闰土说,好啊,顺便去看看你娃娃,不过橙子你要相信哥,哥咋也不能弄坏你的东西部承认啊。

  我点头,说,咱们先回去吧,你这牛估计也吃饱了。

  小闰土看了一眼他家的牛,刚巧看到那牛屁股下慢慢的堆起来一堆牛粪。

  回去的路上我跟小闰土俩一同骑着牛背上,牛的速度很慢,但是我觉得骑牛真的很好玩,只是自己一个人骑挺害怕的。

  路过我家门口,我爸妈把我爷爷抬到了堂屋的躺椅上,说是让爷爷透透气。

  看到骨瘦如柴的爷爷,我心有些疼。

  小闰土上前喊了声三爷爷,我爷爷见到小闰土很高兴,问他他爷爷咋样啊?

  小闰土说,还挺好的,每天都去田里除除草,上山侃侃柴的。

  我爷爷眼中羡慕的道:老二的身子骨可比我们其他几个兄弟好多了啊。

  我爸跟我妈听了都挺不是滋味。

  我说,爷爷身体也挺好的呀,你看你都还抽这么大的烟。说着我用手戳了戳他手中的大烟枪,爷爷笑着说,爷爷呀,就算死了,也拉不下这口烟啊。

  我奶奶系着围裙从房里拿着爷爷的脏衣服走出来,骂我爷爷老都老了说话还这么不中听。

  我爷爷说,这辈子都这样了,还说个啥嘛。

  我带着闰土进了屋,把娃娃拿给他看,闰土拿着娃娃手抖了一下,我问他咋了?他说你这娃娃的眼睛好像是被手指抠掉的啊。

  我说是啊,我还以为是你呢。

  他摇头说,肯定不是我,我咋能干这样的事儿。真吓人,说着就把娃娃还给了我。

  我叹了口气说算了,抠都已经抠掉了,现在也不晓得是谁干的,算了。

  小闰土似乎有些欲言又止,不过,最终没说。我也不知道他想说啥。我问他他也不说。

  我说,算了,别想了,弄坏了就弄坏了吧。心里却担心极了,回去小姐姐肯定要骂我了。

  从屋子里出来,爷爷给我爸妈在说以前的事情,我跟小闰土觉得他们说话好无趣,加上吃饭还早,就说出去玩玩。

  我爸跟我爷说去吧,吃饭的时候你俩都回来。

  我妈嘱咐小闰土看着我点儿,我太皮了。

  小闰土笑着点头,对此,我很生气。我这么乖的好孩子咋到我妈嘴里都没的好落下。

  小闰土牵着牛,我跟在他身旁,我问他要去哪儿玩啊?他说,你不是忘了昨晚上的事儿吧。

  我说记得啊,咋了?

  他说,我想趁着白天去看看。

  我说,那好啊,对了也不知道大胆咋样了。

  小闰土好奇的看着我,说咋了,你想知道?

  我说,想啊,昨晚上那血块的事情我到现在还没想明白呢。

  小闰土说,那咱就去表叔那问问呗。

  想到白毛表叔,我真心有些怕他,这时候,我才理解,为啥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我那些同学刚见到我时会害怕了。人就是这样,如果说每个人都跟我这样长四颗眼珠子,估计大家就不会这样怕我了,相对而言,如果每个人都跟表叔那样,身上长着白毛,估计也不会好奇他了。

  想着,我们俩就来到了白毛表叔家的小店。表叔正在店里忙活着,他的店里卖些日用品也只是顺带,主要还是磨豆腐,进屋的时候,他正在忙活着,那时候都买不起自动磨豆机。都是用磨盘的,他正大汗淋淋的在那转,见我俩进门了,停了下来,朝我俩笑了笑,问要买啥?

  我这人嘴直,开门见山:“表叔,大胆他咋样了?”

  白毛表叔有些欣慰的说,没啥事,昨晚上我就给他送回家了,话锋一转,笑着问我俩昨晚回家没遇到啥事儿吧。

  我摇头说没有啊,我俩这不是好好的嘛。

  白毛表叔仔细看了我俩几眼后,点头说,确实没事啥事。

  小闰土,却说,有事儿,我愣着盯着他,有些不太明白。

  小闰土就把我娃娃眼睛被抠掉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白毛表叔听了以后,脸色有些凝重的问我昨晚上是不是遇到啥了?

  我摇头想说,啥也没有遇到啊?不过,我话刚到嘴边,就想到昨晚上睡觉的时候那种被压住的感觉。想了想就说了出来。

  白毛表叔,听了以后,说橙子,你俩先去玩吧,没事儿。

  我跟小闰土俩点了点头,就出了门。临出门前,白毛表叔喊住了我俩,从豆腐板上切了一大块豆腐递给小闰土,让他带回家去。

  我忽然感觉这个看上去很吓人的白毛表叔很善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