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我奶跟我爷都已经睡了,我爸去跟朋友打麻将还没回来,我妈帮我跟闰土打了洗脚水,说回来这么玩,锅里的水不热了,明天再洗澡吧。

  小闰土一直惊魂未定,我到还好,并不太怕,原本不爱洗澡的我,听到不用洗澡还是有些窃喜的。

  我妈回屋睡觉了,我跟闰土坐在床边一边洗脚一边聊天。

  我问闰土怕个啥啊?闰土脸色依旧还没有恢复,但是显然在家里要比之前心安了许多,说你不怕啊,那晚上我睡里面。

  我将头上的帽子扔在了床头柜子上,脚在脚盆上踩着说,那你让你睡里边,不过先说好,你晚上可不许踢我,我要是摔下床,那你就别想睡里面了。

  闰土听了脸色好了许多,连说了几个好,洗完脚后,我让闰土去倒水,他哪敢出门啊。害的我自个儿出去倒。

  走到堂屋我没敢回头看那两口棺材,闷着头就打开了门,就看到门外站着个黑影,吓的我将手中脚盆中的水往外一泼!

  就听到我爸醉醺醺的声音,你个死孩子倒的是啥水啊?也不开个灯!

  我这才看清楚,原来是我爸回来了,我妈屋里灯亮了,我哪敢多呆,放下脚盆在门口,就钻进了屋子里。

  接着就听到门外我爸妈絮絮叨叨的声音。

  进了屋,小闰土已经躺在床上了,下身穿着条跟他那瘦条条身材不符的大号内裤,看的我眼睛都直了,他问我看啥呢?我摇头说,没看啥,睡觉吧。

  我脱了裤子就爬上了床,看到对面柜子上放着的布娃娃,想了想,下了床拿了过来。

  小闰土见我手上拿着的布娃娃,说我这么大还玩这个。我说,这个是一个姐姐在我小的时候送给我的,闰土问我那姐姐长的好看吗?他见过没?

  我说,当然好看了,不过你肯定没见过,我是住在市里的时候认识他的。

  小闰土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了很不符合他这个年纪才能露出的表情,那表情让我想起了当年我们家还住在小破屋的时候,我爸经常露出的表情。

  我问他咋了?

  他摇头说没啥,只不过挺羡慕你的,有爸妈真好。

  我这时候才想起来,我奶之前说的话,浮生这孩子,打小命苦。但是我奶并没有说他咋命苦。

  看k;正:版章节上%+酷F匠*网d#

  于是我好奇的问闰土,你爸妈呢?

  闰土听了我的话,脸上表情变了变,我意识到我问错了话,闰土却并没跟我计较,而是声音有些梗咽的说,我也不晓得我爸去哪儿了,我就没见过他长啥样,我打小就是我爷奶带大的。我妈是个傻子,每天就知道自言自语傻笑。

  这一刻,我才意识到自己所遭受的不幸在眼前这个算是我哥哥的男孩面前都不算什么,不管我是不是天生有四颗眼睛,是不是让人觉得不详,但是起码,我有爱我的父母,相对来说,我应该觉得满足了才是。

  小闰土在哭,我也不知道咋劝他,只好说,那你就好好上学,我爸妈就喜欢学习好的孩子,你要是学习好了我就让我爸妈当你爸妈。

  小闰土听了,泪眼朦胧的望着,说真的?

  我点头说真的。

  他嗯了一声后,想了想说,我肯定要好好学习,但是让三叔三婶当我爸妈就算了,我妈虽然傻,但是她毕竟还是我妈,我爸虽然不要我们了,但是如果他有一天回来了,我肯定还是要喊他爸的。

  我说,那行吧,你咋想就咋样,睡觉吧。

  他嗯了一声,翻了个身,将背留给了我。

  我将灯拉灭,把娃娃放在了床头柜子上,平躺着身子,双手枕在头下面,盯着漆黑的房顶,发呆。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我感觉很压抑,看什么东西都特别的大,我强行的让自己睡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压着似的,都有些喘不过起来了。

  而且我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我下意识的想往窗户那边看,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动不了了,我心里有些害怕,但是我感觉身体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了,我明明是醒着的,但却动不了。

  这时候,忽然我好像听到了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很亲切很悦耳,好像是囡囡姐的声音,但是,想想又不可能,囡囡姐怎么可能会在这边呢。但是那声音一响起,我居然醒了过来,身上那种压迫感也消失了,我立马就把灯给拉开了,却发现屋子里什么都没有。扭头看了眼闰土,他正在酣睡,嘴角还挂着口水。

  我没好意思把他弄醒,但是我却不敢关灯了,灯一直开着,躺在床上,脑海里不停的回响着之前的事情,难道真的是在做梦吗?

  可为什么那种感觉就跟真实似的呢?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睡着。等在次醒来,是我被我妈给硬拉起床的,天已经大亮,窗户外的太阳都晒到床上了。

  我妈没好气的骂道死孩子,都几点了还在睡。说着就将一个东西扔在了床上,我伸手接住,原来是布娃娃。妈絮絮叨叨的说,都这么大了,玩这些女孩子家家的娃娃也就算了,你还到处扔,要是下次我再在门口看到这东西,看不把它给扔掉。

  我心里一惊,门口?

  我明明记得睡觉前,我把娃娃就放在床头的啊,怎么会在门口?

  我看了看手中的娃娃,发现我的娃娃的眼睛居然没了!原本这个娃娃囡囡姐给我的时候眼睛是两个小布丁的,但是现在却像是被手指给抠掉了似的。

  难道是闰土那家伙干的?

  于是我问妈浮生呢?

  我妈没好气的说,别浮生浮生的,他爸是你二叔,又比你大,你要喊浮生哥,那孩子可比你懂事多了,一大早就起来回家放牛去了,有几个像你这样的。

  实在是受不了她絮絮叨叨了,我朝妈做了个鬼脸,将娃娃顺手放在了柜子上,气呼呼的出了门,准备回头找闰土算账,居然把囡囡姐给我的心爱的小娃娃给弄坏了。

  刚出门,我奶系着围裙从厨房里慢腾腾的走出来,我喊了声奶奶。

  奶奶高兴的摸了下我的头,说乖孙子,赶快洗洗,奶奶给你煮了鸡蛋面在锅里。

  我朝奶奶笑了笑,就去刷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