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我们家比其他人都要远的缘故,土路上走着走着,就只剩下我们三个小孩了。

  天很黑,而且没有月亮。不过,好在我有手电筒,加上小闰土跟小胖墩对路都很熟,我们走的也不算慢。这条土路挺偏僻的其实,一路上都没看到什么人家,而我们走着走着,忽然前面的路边出现了道亮光,我那手电筒照了照,原来是一户人家。

  这时候闰土说话了,他说好奇怪,我咋不记得这里有房子呢?

  小胖墩却说,好像是有啊,你看那不就是吗?

  闰土疑惑了一声后没再说话。

  我说管他呢,跟我们也没什么关系吧。

  当我们经过那栋亮着灯的房子时,忽然,小胖墩像是看到了什么,说话了,他说,我觉得跟我们有关系了,橙子,你说话还算数不?

  我说算数啊,咋了?

  他用手指了指那房子,说,你看,那是个小店啊。肯定有卖雪糕的。

  我眯着眼睛仔细看了看,里面的灯光很昏黄,一闪一闪的,并不怎么看的清,这小胖墩的眼睛还挺尖的啊,比我这四颗眼珠子视力还好。

  我说,那咱就进去吧,小胖墩说好呀好呀。小闰土摸了摸胸前的银项圈,脸色有些异样的说,咱们还是去表叔那边买吧,这个小店我都没什么印象,还是不要去了。

  小胖墩听了不高兴了,估计是怕现在时候晚了,去白毛表叔那会不会已经关门了?怕是吃不到好吃的雪糕了,就说小闰土,浮生要是不去,我可就跟橙子进去啦。

  小闰土让我别进去了,我倒是没觉得有啥,反正我口袋里还有四块钱呢,就说,那要不你在这儿等我俩,我给你捎一根。

  小闰土见劝不了我,只好说,那我还是陪你们去吧。

  我们仨打着手电走进了那个屋子,刚进门,就听到了一阵苍老的咳嗽声,里面居然没有点灯,而是点了一根很大的白色蜡烛。一个老头从柜台站了起来,吓了我们仨一跳!

  而当我看到那老头的时候,心里一紧,因为,他身上穿着一套非常不合时宜的棉袄。

  老头咳嗽了一阵,问我们要买啥?眼睛却不停的打量着我。

  我被他看的发毛,小胖墩却没觉察到啥,兴高采烈的说老板,你这卖的有没有雪糕啊。

  那老头看了一眼小胖墩,抬手指了指后屋,说你自己进去找。

  小胖墩高兴的说,好啊,就拉着我们进去。

  我一直没太敢看那老头,不知道为啥,总感觉他惨白的脸很模糊,居然看不清楚他的五官。

  小胖墩拉我跟闰土一下,说走啊,他说在里面呢。

  我原本想进去的,但是闰土一直在后面拉着我的衣服,像是想说啥。我没好问。

  就说,算了,我不想吃了,要不你自己进去吧。

  小胖墩瞪着眼睛说看着我,说你可是说好了要请我吃的,那我进去拿了你得付钱的。

  我说好,你自己去拿吧。

  那老头也没说啥,就重新坐在了柜台后面。

  小胖墩看了看那后屋,说老板,你那屋子咋那么黑,也不开个灯啊。那老头没理睬他,他想了想,看到了我手中的手电筒,就给我拿了去。

  我跟闰土只好在外屋里等他,那老头也不知道在干啥,在柜台后面居然发出了一阵咯吱咯吱的磨牙声,听的我浑身都起鸡皮疙瘩。小闰土的表情也很不好,手一直抓着脖子上的银项圈。

  我们等了好一会儿,都没等到小胖墩出来。

  我小声的问了下那老头,说他咋还没出来?

  那磨牙声却嘎然而止了。

  后屋里忽然走出了个人影,却没打手电。

  我一看,是小胖墩,他的手上拿着一只红色的雪糕,双眼有些空洞。

  %最》*新章√r节上G7酷《X匠网'V

  我见他出来了,呼了口气,问老板多少钱?

  那老头从柜台后面伸出了根手指比划了下,我心想,这是黑店啊,一根雪糕要一块钱。不过既然我之前把话都说出来了,那多少钱都得给,就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块钱纸币放在了柜台上。那老头也没拿,也没露面。

  闰土在我身旁拉着我跟小胖墩就往门外走,我说你咋了,急急忙忙的。

  闰土没说话,拉着我俩一直跑了好一会儿,直到我们跑到了白毛表叔小店的门口才停下,跑的我们都气喘呼呼的才停了下来。

  白毛表叔正好在从店里出来,估计是撒尿。见着我们仨,问我们咋这个时候还在外面?这大胆咋了?说着就要摸大胆的头,却被小胖墩给躲了开。

  这时候,我们才发现小胖墩的异常。

  一直话多的小胖墩就像是傻了一样,双眼无神的看着前面,白毛表叔皱着眉头将我们仨带进了他的店里,当他看到小胖墩手上的那块红色的雪糕时,惊呼了声:他拿的是啥?

  我说雪糕啊?刚买的!

  白毛表叔一把从小胖墩手里夺过那雪糕递到我们面前,冷声说:刚买的?这哪是啥雪糕啊,这是血块!

  我跟闰土惊骇的盯着白毛表叔手中那块‘雪糕’惊恐的发现,那其实就是一块鲜红的血块上插着一根小木片!

  这怎么可能?

  我跟小闰土俩都吓到了,白毛表叔问我们是在哪儿买的?

  我说我也不清楚,小闰土铁青着脸说,就在我们从大队部回来,经过放牛墩的那个拐弯处,我就没见过那里有啥小店,咋会这样呢?

  白毛表叔脸色也不太好,他让我跟闰土俩先回家,小胖墩等会儿他给送回去。

  我见小胖墩就跟傻了似的,心里有些担心,问白毛表叔,大胆他没啥事儿吧?

  白毛表叔摸了摸小胖墩那惨白的肥脸说,没事儿,橙子,你跟浮生赶紧回家吧,回去的路上别往回看,一直往前走,不到家千万别回头啊。

  我心里一紧,听他这么一说,想到了什么,闰土害怕的说,表叔要不晚上我跟橙子就在你家睡吧。

  白毛表叔说,我这地方太小,就一张床,别怕,你俩只管回家就是了,只要记住我的话,往回走,别回头。

  我拉了一下闰土,说,听表叔的,没啥,你看你胆小那样儿。说着就跟表叔说了一声后,拿着手电就拽着闰土走了出去。

  闰土的身子一直贴在我身上,我感觉他在颤抖,我嘴上说不怕,其实心里怕的紧,特别是想起小胖墩居然买了块血糕,就不寒而栗。所以我们走的挺快,路上我俩也一直没敢回头。一直到了我爷奶家,我才算松了口气,因为我看到我妈正在门口等我。

  我妈问我俩咋回来的这么晚?

  小闰土颤抖的说不出来话,我妈问浮生这是咋了?

  我说,没事,浮生晚上跟我睡。说着就拉着浮生走进了屋,进屋就看到堂屋里拿两口落在一起的棺材,遍体身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