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俩边走着夜路,边说话,我使劲的咬了口雪糕,很甜。看了眼我身旁的闰土,他居然拿着雪糕不吃。

  我问他咋不吃啊?

  他说,我怕吃完就没了。

  我说,那你不吃马上就化了,到时候也一样没了。

  他听我这么说,才把雪糕放进嘴里,却舍不得咬,在那儿舔啊舔的。

  对此我非常无奈,我说你尽管吃就是了,这才5毛钱一根,下次我在请你吃。

  他一边舔雪糕一边支支吾吾的说不用了,一根雪糕的钱够家里吃一个月的盐了。

  我们走着走着,身边不由的出现了很多人,男女老少都有,大多人都搬着个小马扎啊,板凳啥的,小孩子们都在嬉闹,其中有不少闰土都认识呢。

  人多,手电也不用打了,有些大人都带了手电,所以光线很好。

  一个小胖墩走到我跟闰土身边,问我俩吃的是雪糕吧?

  我没吭声,闰土说是啊,是橙子买给我的。

  橙子?

  那小胖墩将视线投向了我身上。

  我看他很馋的样子,问他是不是想吃?他舔着肥嘟嘟的嘴唇点头,我说,那你吃我这个吧。说完我就把手中被我咬了一半的雪糕递给了他,他也没客气,拿过去就舔。

  我那叫一个郁闷,咋这边吃雪糕都是舔呢?

  等他们雪糕吃完,我们也差不多来到大队部。

  大队部就在林场旁边,门口有个很宽敞的打谷场,点着很亮的灯泡,已经聚集很黑压压的人,前面搭着个很大的白布,还没开始放。

  环境很闹腾,都是叽叽喳喳聊天的声音,有些妇女居然还带了毛线,一边坐在马扎上跟旁边的人聊天一边织毛衣。

  更有些大人居然还带了烧酒一边喝酒一边跟人聊天。

  我看了眼距离我们挺远的电影屏幕问闰土,这咋看啊?

  闰土说,就站着看呗,咱们这么矮,你要是坐在板凳上还看不见呢。

  我心想也是。

  那吃我半根雪糕的小胖墩凑过来,问我叫橙子?

  我点头嗯了一声说是啊。他又问闰土,我是不是程村的?

  闰土说是,他是我弟弟。

  我郁闷了,黑着脸问闰土,你咋知道比我大?

  闰土龇着牙嘿嘿一笑,如果不是有那么亮的大灯泡的话,我估计只能看到两排雪白的牙。他说,我回家跟我奶说你了,我奶说我比你大一岁。

  我冷哼了一声说,我不信,我肯定比你大。

  他说不信就算了,反正你就要喊我哥。

  我生气了,说你把雪糕还给我。

  他一阵无语,朝我翻了个白眼。

  小胖墩说,你俩就别吵啦,都是兄弟嘛。

  我一看小胖墩就想起了老肥,都是胖子。

  我问小胖墩,叫啥?是不是程村的?

  小胖墩刚想说,闰土就帮他说了:“他叫程大胆,小名叫黑蛋。就是我们村的。”

  小胖墩黑着脸,说:“你才叫黑蛋呢,这么黑。”说完后,就冲着我咧着嘴笑,说:“你不是我们村的吧,我们村的我都认识的。”

  我说,我爷奶家在这里,我在城里上学。

  他来精神了,说我一看你就像城里的人,看这衣服多新啊。城里都有啥啊?我长这么大还没去过城里呢,前几天我爸去城里卖红薯也不带我去,气死我了,也没给我带好吃的。对了,城里有啥好吃的吗?

  小胖墩程大胆啰哩叭嗦的闻了一大串,我很无语,不知道咋回答他,只是尴尬的朝他笑了笑。

  酷☆v匠网…首&E发

  他却没意识到自己有点儿烦人,一个劲儿的在问我各种关于城里的事儿。我懒得回答,就说下次我带你去城里玩就是了。他异乎寻常的开心道真的啊?

  我说,别说了,电影开始了。

  他连连哦了两声后,将视线投向了屏幕上。

  电影确实开始了,打谷场上的人们也都渐渐的安静了下来,只有偶尔小孩的嬉笑声和噼里啪啦打蚊子的声音。不过还好,人多,蚊子照顾不过来,我们又站在高处,并没有被怎么叮。

  电影播放的是很老的战争片,地雷战。

  我一看这电影,我就笑了,这片子我是看过的,特搞笑。

  不过,我们跟身边的小伙伴们说,毕竟剧透是让人不能接受的。

  虽然看过了,但是我还是很认真的在看,看着看着,我忽然感觉有人在盯着我。我扭过头,却看到了一个穿着棉袄的老头正站在离我们很远的地方。那老头看上去脏兮兮的,一直盯着我们这边看,也不知道是看电影还是在看啥,当他发现我将视线投向他的时候居然朝我招了招手。

  我的身上立马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赶紧将头转向了电影屏幕上。

  这感觉好熟悉?

  不对,他怎么穿着大棉袄?这么热的天?

  可当我再次将视线转向那老头的事情,却发现他不见了!

  这?

  难道是鬼?

  我心里有些害怕,不过好在这里有很多人,就算真的有鬼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我下意识的朝身旁的闰土靠拢了一下。

  他并没有意识到我的异常,视线都被电影所吸引去了,打谷场上不停的爆发起一阵阵的笑声,特别是那日本鬼子挖地雷挖到了一坨翔的时候,全场都笑翻了,我身边的小闰土很小胖墩也笑的前仰马翻,可是唯独我没笑,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看到那个穿着大棉袄的老头以后,我就再也不能将注意力集中在电影上了。

  电影很快就结束了,随着屏幕熄灭,打谷场上再次爆发起了各种议论声与欢笑声,夹杂着一些个妇女喊自己孩子别乱跑回家的声音。

  小闰土跟小胖墩看我傻站着,说都结束了,咋不走啊?

  我这才回过神来,说了声哦。

  小胖墩是自个儿来的,刚巧他家就在我们回家的路上。我们仨也顺着大部队往家里赶,走在路上我心里不停的想着那老头的身影。闰土不说话,小胖墩却不停的在我身边唠叨,说什么雪糕真好吃啊。我有些受不了了,就说,你想吃我请你吃好了,你们晓得这附近哪里有卖雪糕的吗?

  小胖墩一听我这话,高兴极了,双手举了起来,连说我知道我知道。

  闰土说,还是不要吃了吧,咱们这回家就睡觉了。

  我说,没事儿,我还有四块钱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