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佝偻着背,看上去很老的样子,我一直无法理解她的头发怎么会那么白。她的鼻子跟我爸很想,几乎一模一样。我爸拉着我的手来到了我奶奶的身前又喊了声妈。我奶奶笑着不停的点头,朝我伸了伸手,我感觉她的手她的手有点儿吓人,就跟枯树皮似的,就朝我爸身后躲了下。

  我爸对有点儿尴尬的奶奶说,这就是橙子,橙子你怎么不叫奶奶啊?

  这时候我妈从后来走了过来,喊了声妈,声音冷冷的淡淡的。

  我爸一把将我从身后拉了出来,让我喊奶奶,可是他怎么会知道,我根本就喊不出口,支支吾吾半天都没出声。

  我爸有些生气了,好在奶奶说,先进屋,先进屋。

  我爸笑着说好,一边往堂屋走一边问我爸呢?

  奶奶说在屋子里。

  ,B酷&匠¤p网$《正#版首发

  我跟在后面,站在门枕面前望着堂屋里的情景却被吓傻了!

  奶奶在前面问我咋不进去啊?

  我啊的惊叫了一声就往后面退,刚好撞到了我妈的身上。

  我妈也看到了堂屋里的情景,将我搂在怀里说橙子不怕。

  奶奶从堂屋里走出来问我妈橙子咋了?

  我妈冷冷的说,你们怎么能把老屋(棺材)放堂屋呢?

  我奶奶叹气,却没说话,伸手摸了下我的头,我的身子抖了一下,她的手很粗糙,比我爸的还粗。

  我妈抱了我一会儿,就将我推开,说进去吧,没事儿的。

  我的胆子在同龄中的孩子来说已经算是比较大的了,但是堂屋中的那两口像是叠罗汉似的落在一起的棺材还是将我吓的够呛。

  被妈拖拽的进了屋,我爸应该是进了房,老家里的规矩是长者为大,所以小辈们回家首先就应该见长辈。

  我就听见我爸正在跟人说话,声音很苍老,应该就是我那个从未见过的爷爷了。

  我爸喊了我一声让我进去。

  我看了眼身后的妈妈,她扶着我肩膀带我进了屋。

  我奶奶就在我们身后。

  屋子里很暗,充斥着一股浓郁的霉味。这种味道我倒是不怎么反感,反而有些怀念。

  我爸站在床边,床上躺着个老人,大热的天身上却盖着被子。从脸上看,他很枯瘦,依稀可以看到我爸的一些相似的五官,特别是眉毛,都是倒钩的鬼眉。这种眉毛应该是我们家特有的,也是很明显的特征了。

  我妈依然很冷淡的喊了声爸。

  我爸让我喊爷爷。

  很奇怪的是,爷爷两个字我却喊的很顺口。

  这让爷爷很高兴,在我爸的帮助下从床上坐了起来,对身后的奶奶说,你赶紧去准备饭。

  我奶奶应了声就出了屋,我妈也跟了出去。

  我爷爷让我坐床边,让我爸坐在长板凳上我很乖巧的坐在了床上,却闻到了一股很特别的味道。那种味道当时我形容不好,但是后来我知道,那是身体腐朽的味道。

  爷爷靠在床上,摸了摸我头,说都长这么大了啊,跟照片上不太一样。

  我爸说都上小学了,皮的很。

  我爷爷笑着说,小孩们皮点好,皮点机灵些。

  我爸也笑了,帮我爷爷装好老烟袋里的烟,又帮他点着,自己抽了根黄山。

  我做在床上,望着枯瘦如骨的老人,这就是我爷爷吗?他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躺在床上?

  我好奇的将手伸进了被子里摸了摸,却啥都没摸着。

  我愣住了!

  我爸看到了我的小动作,呵斥了我一声,一把就把我拽下了床。

  我爷爷凶他,你干啥?孩子还小,别吓到他了。

  我站在我爸跟床的中间,背对着我爷爷,却低着头,身体在抖。

  我爸好像很生气,让我出去。

  我当时又害怕又委屈,想都没想跑出了屋子。

  老家的厨房在廊檐的的尽头,我妈跟我奶奶都在里面忙活着。

  我看了看外面,犹豫了下,还是跑了出去。

  刚走到池塘边,就见一看上去跟我差不多大的小孩正骑着牛从池塘的另一侧走过来,看上去很威武的样子,那小孩很瘦,面色有些发黄,身上穿着好几个补丁的脏衣服,脖子上套着个银项圈,跟鲁迅笔下的润土似的。

  他好奇的盯着我看,似乎是很少看到我这样戴着鸭舌帽穿的很干净的小孩。

  我喊了他一声,让他停下。

  他伸手拍了拍牛头,那牛竟然听话的不走了,他从牛背上跳了下来。

  牵着牛走到我身前,问我干啥?

  我说你叫啥名?

  他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问我叫啥名?

  我说我叫程默。

  他疑惑的看着我说,你也姓程?

  我点头说是啊,我爸姓程我当然也姓程了。

  他哦了一声说我也姓程,我叫程浮生。

  他问我你住哪儿啊?

  我说我奶家在那边,说着就指了指不远处我奶家,奶奶家的烟囱正冒着烟。

  他惊讶道,那是我三奶奶家啊,你是她家啥人啊?

  我说你真笨,我喊她奶奶,我当然是她孙子了。

  他有些憨憨的歪着头想了一会儿,说三奶奶的孩子不就只有大龙哥二虎哥,还有妞妞姐吗?我咋没见过你?

  我说我家住城里,不回来的。说着我就伸手摸了摸他的牛。

  他好奇的凑到我身边,说你家住城里呀,怪不得穿的这么好看,你这帽子,说着就上来摘我的帽子,我感觉脑门子一凉,就下意识的伸手一抓,却落了个空。扭头却瞧见了他正拿着我帽子看,他也看着我,咦了一声问我你眼睛咋了?

  我一把抓过他手中的帽子生气道你拿我帽子干啥?

  他却不回答我,问我咋有四颗眼珠子?

  我说不用你管。

  他却伸手摸我的衣服有些羡慕道新衣服真好看。

  我说我能骑你的牛吗?

  他笑着说,当然可以了,不过我家牛很凶的,旁人不让碰。

  我说我不信,我刚才不是摸它了?

  他有些赌气说,那你骑它试试。

  我说骑就骑,就扒着牛背往上爬,没爬上去,‘润土’在旁边笑。我却感觉牛动了一下,吓的我往后退了一步,却见那牛突然屈膝跪在了地上。

  我嘿嘿一笑,上前一步直接坐在了牛背上。

  润土大叫奇了怪了,这牛咋对你这样好,都不跪我。

  我坐在牛背上,那牛就慢慢的站了起来,我有点害怕。但是我坐在了牛背上,很有自豪感,就跟润土炫耀,说怎么样。

  他瞪着眼睛说,你运气好而已。

  我从牛背上小心的跳了下来,他问我咋不坐了?

  我其实是害怕牛把我甩下来,但嘴上却说,不想坐了,没意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