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子说完后浑身都是汗,跟从水里捞出来似的。我跟老肥听完了翔子的叙述后,又看了看他那样子,并不像是在骗我们,而且他也没理由骗我们啊?我的天啊,如果真跟他说的似的,那岂不是水鬼?关于水鬼我妈跟我说过,只要有水的地方就可能有它的存在,喜欢祸害人为乐。可又说不通啊?我们发现翔子的时候他是在岸上,虽然身上有水和泥,但是真要是水鬼的话会好心送上岸?

  不过他提到的那个‘人’让我想到囡囡姐说的话,说那个野河让我以后千万不要靠近,还有小时候她说的欺负她的那个大人。

  虽然以我的个性是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但我看到翔子那样儿时,实在不忍心再问了,我们就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偷偷打牌,玩跑得快我跟老肥玩的很带劲,翔子却始终不在状态。中午快放学的时候,我见翔子几次欲言又止,就问他有事?他说没事,然后就走了。可是下午他却没来。我们都以为他迟到了,没想到第二节班主任王老师的课,王老师说翔子转校了我们班一片哗然,王老师没说什么继续上课。我跟老肥对视了一眼后开始写小纸条。四眼,你说翔子这家伙是不是太不够意思,走都不跟哥几个说一下。我回他,也许不是他的意思,你也知道之前的事情,他爸妈肯定很后怕老肥回到,这到也是,也不知道他转到哪个学校去了,我说,以后周末去他家问问他,老肥说,你不怕他爸妈揍你啊还去他家?我说你傻啊,不知道等他出来玩时找他啊可是再后来,我跟老肥去他家的时候发现翔子家已经搬走了。翔子也不是本地人,所以,我想,我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了却没想到,后来大学的时候我们居然又成为了同学,当然,这是后话。

  翔子走后,我跟老肥失落了一段时间后,也就渐渐的习惯了,时间流逝的很快,转眼又到了暑假。

  mY酷匠!K网●首I发.

  记得那天我爸下班回到家跟我说,说我爷爷奶奶说想我,想让我回家待一个暑假。我妈当场就发飙了,指着我爸鼻子骂,说什么小时候怎么不说想啊?哦,看现在长大了没出什么事,就晓得想孙子了?我告诉你程君业,你想带儿子回去没门儿!

  我爸平时不爱跟我妈吵,却没想到这件事情居然跟我骂大吵了起来,我怕他俩打架,赶紧躲进了屋子里。

  那一架一直吵到了下午,我妈哭的好凶,不过似乎最后我妈好像是妥协了,因为后来是她俩一起带我回的老家。

  晚上吃过饭,爸妈敲定好第二天一早带我回去,妈一直在收拾东西,我爸呢,出门应酬了,这当了个车间主任后,我爸似乎就开始经常这样了。

  妈帮我装好了衣服后,就直接回屋子睡了。

  我悄悄的走到门口,站在我家六棵桃树下,很准时的,她来了。

  我喊了一声囡囡姐。

  她笑了笑,抬手就把我的头发给弄乱了,小声的问我你爸妈睡了?

  我说我爸还没回,我妈已经睡了,进我屋,我有事情跟你说。

  她说好。

  我俩又轻手轻脚的进了我屋,我将门关好后,她在屋子里转了转,问我有啥事儿说吧?

  我说,我爸妈暑假要带我回老家,说我爷我奶想我了。

  她瞪大了眼睛,问我你一定要去吗?

  我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其实吧,我到不是想那俩个几乎没见过面的爷爷奶奶,而是因为小孩总是对新鲜事物好奇,在一个地方待久了,就想换换新环境。

  她叹了口气,说那好吧,你去待多久啊?

  我说我爸妈说,暑假结束就回来的。

  她有些黯然的点了下头,沉默不语。半晌,忽然抬起头,忽闪着明亮的大眼睛问我你会想我吗?

  我点头,说当然会啦,除了爸妈外,你就是我最亲近的人了。

  不知道是因为我说会想她还是因为后面的一句话,总之她听了以后很开心。

  她问我那个布娃娃放哪儿了?

  我说就在床上呀。她找了一番后,从枕头下面翻出来,抱在怀里,说这个娃娃你去的时候一定要带着,我说好。

  跟小姐姐分别并没有电视上那样多眼泪啥的,虽然临走的时候,她还是很不舍,但是她应该也清楚,我只是去待一段时间而已。而我虽然也很不舍,不过,大多都被将要去一个新奇的地方所代替了。

  第二天一早,爸妈就带着我坐着回到了县乡下的老家。

  路上,爸妈一直在嘱咐我,去了爷爷奶奶家以后要有礼貌,见了长辈一定要喊。我有些漫不经心的点头,主要是因为,我被车外的风景给迷住了。

  高耸的山,盘曲蜿蜒的盘山公路,还有雾气弥漫犹如仙境的山水一线。

  大约早上十点左右,我们终于回到了位于山区里水库旁的老家。

  下了车,天气格外的惹,刚好路边有卖西瓜的,我欢快的跑了过去,爸妈跟着过来买了两个西瓜。要说山里确实比城里好,风景自然不用多说,就说这温度吧,虽然天气很热,但山里却不会让人感觉很闷。爸妈一路走,一路说话,妈说这么多年没回来了,这里还是没变。

  我爸妈都是程村土生土长的,爸曾经跟我说过,程村主要以我们家族程姓居多,像我妈姓刘的就只有姥爷家一家而已。

  村口有一棵很大的琵琶树,树下有口老井,爸妈说这里有许多他们小时候的回忆。我没什么兴趣,就想上去看,我爸一把就把我揪住了,说让我以后少往水井旁边凑。

  我有些委屈,说我只是想看看嘛,毕竟长这么大还没见过水井呢。

  可是我那次装可怜却没奏效,原本一直护着我的妈妈也跟着爸训斥我。

  我当时也没太较真,想着等他们走了以后再过来,却没想到后来的真的出事了。

  我们进了村,就开始陆续有人家了。

  不过十点多钟,很多人都在地里田里或者山上劳作,所以我们除了看到了些小孩儿外,爸妈也没遇到熟人。

  这应该是我第一次看到农村里的孩子,很多跟我差不多大的男孩女孩都没穿鞋,甚至连衣服不不穿。

  爸妈似乎司空见惯,但这在我看来,简直无法想象。

  又走了好一会儿,走的我都不想走了,我问爸啥时候能到啊?

  爸笑着说走不动了啊?你看见前面那个大池塘没?就在那池塘旁边。

  还别说,爸这么一说,我就又有精神了,就问爸那池塘是咱家的?

  爸说是啊,小时候爸可是经常在那洗澡,每回都被你奶打。

  我咯咯直笑,我妈说你跟儿子说这干啥?

  我问爸,那能带我去洗吗?

  妈凶道要洗就在盆里洗,你要是让我知道你在池塘里洗澡,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我朝她做了个鬼脸,朝那池塘方向小跑了过去。

  就听到妈在后面叹气,这孩子,以后谁还能管的了他啊!

  我顺着小路往前跑,很快就来到了池塘边,我爸妈在后面跟着跑,让我慢点儿。

  我扭头问爸妈,哪个是我爷奶家?

  我爸一手拧着西瓜,一手拉着我的手说,看见没,你奶就站在门口呢。

  我朝他说的方向看去,确实看到了个身上系着围裙的老婆婆站在门口,当她看到我们的时候,笑盈盈的朝我们招手。

  我其实并不怯生,但不知道为啥,当我看到自己亲奶奶的时候一点儿都没感到亲切。

  我爸大喊了声妈,就拉着我的手往家里走。我妈跟在后面,却没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天抹粉嫩唇彩说:

谁能给唇彩打个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