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我想着上前看看的时候,身后传来了老肥的声音。老肥气喘嘘嘘的跑过来,不过当他发现翔子时也被吓到了,他问我那家伙在干嘛?我说不知道,我也刚来我说我们去看看吧,他说好。我们俩小跑上去,一直走到翔子面前他都没动,身上湿湿的都是水。我跟老肥害怕了,这小子不是死了吧?

  我胆子比老肥大,力气也比他大的多。我上前拍了一下翔子,他没动,我感觉手上湿湿的,冰凉。很不舒服。心里也有些怕了,不过是大白天,我也并不害怕。直接把他翻了个身,可当我把他翻过身的时候我跟老肥吓的往后退了好几步因为,我们看的翔子居然脸色铁青的翻着白眼!他死了吗?我看老肥都要哭了。我撞着胆子上前试了试翔子的鼻子,这是跟电视上学的。好像还有呼吸我对老肥大喊道他没死,你快去我家喊我妈!老肥简直吓懵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连连点头晃着屁股往我家跑。没一会儿我妈就跑过来了,我妈看到地上的翔子时吓的不轻急忙抱起来喊我跟上她就往医院跑,路上见到老肥坐在地上气喘吁吁的,见我们来了,就跟着我们一起跑送到医院,医生看了眼说这得送市医院,得尽快,晚了孩子就没救了。我妈吓的不得了,抱着翔子出去找了辆车,带着我们就往市里赶。那司机知道人命要紧,开车飞快,连闯红灯,终于在二十多分钟后赶到了三院。还帮我们跑前跑后的,翔子进了抢救室,我妈瞪了我跟老肥一眼后用医院的电话给我们班主任王老师打了电话我跟老肥一直低着头没敢吭声,我妈跟王老师说明了情况,王老师问了医院后就挂了电话,半个多小时过去了,翔子仍然在抢救,我妈正在骂我。王老师终于来了,来的还有翔子爸妈和他爷爷奶奶,翔子他妈和他奶一路哭嚎着跑了过来,他爸问我妈现在情况怎么样?我妈脸色很差说还在抢救翔子他爸简直不敢相信,说这怎么可能呢,我家翔翔会水的啊。她妈一听直接就晕过去了,他爸发现的快,直接掐了人中。醒过来以后一直喊着翔子的小名。王老师见场面很混乱生怕又出什么事情,就劝大家坐下来等,翔子他爸也不知道是担心过头还是气晕了,把矛头指向了我跟老肥,说我们没事跑去钓什么鱼,河边多危险啊什么的,我跟老肥没敢吭声,老肥被吓哭了。

  王老师说现在不是谁对谁错的时候,还是等汪翔手术结束后再说。翔子他爸又把矛头指向了王老师,说学校好好的放什么假,出事了就这样算了?王老师应该是体谅他的心情也没吭声。翔子他爸见没处撒气,一屁股坐在地上一直抽烟。估计他爷爷实在看不过去了,上前给了他一个耳光,他爸气的直发抖瞪着他爷爷翔子爷爷一直扶着翔子奶奶,没理睬他爸。气氛很凝结,我感觉每一秒都是煎熬。除了翔子妈癔症似的自语外大家都没吭声。压抑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一个小时后,抢救室的门被打开。医生从里面走出来,大人们立马围了上去。很幸运的是,医生说活过来了,他说孩子送来时都没呼吸了。我跟老肥听到翔子救活了,都是长长出了口气。

  也正是因为这次翔子死而复生让我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医院里出了祥子爸妈跟他爷爷奶奶留在医院外,我妈跟王老师则带着我跟老肥回家了。老肥被吓的不轻,一直低着头不敢吭声。我也比他好不到哪儿去。看我妈那要吃人的表情我就知道回家肯定免不了一顿胖揍。

  王老师估计是看出来我妈很生气,在车上就不停的跟我妈聊天,还当我妈面夸我。我妈似乎气才消了些。不过,我知道,就这件事情,就算祥子好了以后我们估计也没法再找他玩了。他爸妈应该是已经把我俩列入了黑名单。

  回到家,天都黑了,我爸正坐在家里看电视,一见我妈跟我,就我俩上哪儿去了,为啥到现在还不回来做饭。我妈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没敢看她。我爸生气了,说我妈你不回来做饭还有理了,瞪孩子撒气啊?我妈委屈,就把事情给说了出来。我爸一听,火了,伸手就要打我!被我妈给拦住了,我妈反过来说他,你有本事?打孩子就是本事啊?我爸愣住了,缩回了手。那晚上妈气的都没做饭。我们一家三口都饿着。

  晚上,囡囡姐很准时的就来了,依然是跟以前一样敲我窗户。我小心的从堂屋溜出去。囡囡姐问我怎么苦着个脸?我就把今天祥子的事情跟她说了,没想到她听了以后很吃惊,问我们没事去那玩干嘛?我说就是钓鱼。她说让我以后别去那边了,那边很危险的。我不太明白她的意思,她也没再跟我解释。而我对我说,我爸今天又种了棵桃树,让我找时间把它弄死。我点点头说好。其实关于桃树这件事情我一直很纳闷,为啥她总跟我家桃树过不去呢?

  我跟她说我们家晚上都没吃饭,我饿。囡囡姐对我笑了笑,说又想吃我的小肉干了吧。我嘿嘿一笑,没想到她却跟我说吃完了,我很沮丧。她见我苦着脸,忽然将小脑袋凑到我耳边小声的跟我说,我去给你弄好吃的?我好奇的问她是啥?她说跟她去就行了,哪来的那么多废话。

  我郁闷的点点头,牵着她的手就往路边走,我现在已经有一米4了,可还是没有囡囡姐高,不知道为啥,总感觉她压着我一头一样。我们俩顺着大路走,不过不是往街上方向走,而是朝她家的方向走。路上特别黑,连一户人家都没有。我问她到底要去哪儿?她说你就先别问了,到时候给你吃就好了。我无奈的说那好吧。我们俩一直往前走,走了大约半个多小时,我说怎么这么远啊?她说快到了。果然,我们又走了几分钟她停了下来。

  我傻眼了,这是什么地方啊?黑不溜秋的,我都看不到什么,更谈不上什么吃的了,不过,凭感觉那应该是个小山坡,附近偶尔能听见有野猫在叫春,挺吓人的。她跟我说,让我先等一下,她要方便一下。让我在一棵槐树下等她。临走前,还叮嘱我就坐在那儿,哪都别动。我说好。其实心里却有些发毛。要知道,我胆子本来算是不小的,但是也受不了那死猫的嚎叫。等了大约三四分钟,那野猫的叫声似乎没了,我居然还感觉有些不习惯,心里想着囡囡姐上个厕所怎么那么久。又过了几分钟,囡囡姐居然回来了,不仅回来了,居然还拿着一大块肉,血呼啦的,吓到我了。我问她手上拿的是啥?她对我笑了笑,说傻瓜,你的晚饭。

  我愣住了,问她是啥肉啊?血呼啦的怎么吃啊?心里毛毛的在想她不会让我生吃吧?囡囡姐哼了一声,说还不是要给你惊喜,你真没良心。本来是准备做烤肉给你吃的,没想到你居然还嫌弃。我一听立马心软了,就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很好奇,你咋上个厕所就弄来了一块肉呢。她让我赶紧拾柴,我怕她生气,就到处扒拉着点儿柴火茅草。她顺手折了一根小树干上的吱呀穿在那块肉上,取出了个小火柴点着我找来的茅草后,让我添柴,没一会儿,火就旺起来了。因为有火光,我能很清晰的看到她手中穿的那块肉,很新鲜的样子。她见我一直盯着她。无奈的叹了口气,对我说,都跟你说是惊喜了,刚才我骗你说方便,其实我是回家拿的呢。

  :/酷o匠^$网f永久免(R费&看小说9}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