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炮 我的诡异姐姐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我听我妈说我生下来的时候跟常人并没有什么不同的,一直到我满月后我家里人才发现我居然有四个瞳孔。从那儿之后我家里很多亲戚都说跟我妈说把我送人吧,认为我是个不详的人。

  后来,我爸妈忍受着亲朋邻居的指指点点硬是没忍心将我送人。

  因为他们认为我这样的人是不详的,会给别人带来坏事,所以渐渐的就连家里的近亲都不上门了。

  好在我爸妈很疼我,因为知道我跟其他的孩子不太一样,怕我从小在那样环境下有影响就带着我离家外出打工。

  我们来到了六安市区里,因为我小,妈得照顾我,我爸就找了份非常要求体力的活,在城南一家小作坊工厂里炼铜。

  妈一边带着我一边还得料理生活,那时候家里真的很苦。就这样,我们在那间七八平米小房间里一住就是五六年。

  一直到我上学前班时,那时候我爸在那家小厂里也算是老师傅了,工资比之前高的多,为了我练书方便就在映山红小学旁边租了个民房。

  我说的民房就是那种砖墙瓦顶的那种,虽然看上去很旧,好在空间大离学校也近。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起,我终于不再被妈关在屋子里,也终于有了自己的小房间。

  记得,那是我刚有记忆的年纪,我家刚搬新家,我记得,当时爸妈好像因为租到那个家很高兴,至于为什么,直到后来我长大了爸妈唠家常的时候才说起,是因为租的很便宜。

  搬家那天,我爸特地跟老板请了一天假,跟妈一起收拾屋子,顺便在他们住的东屋对面西屋给我搭了个钢丝床,晚上,我不太敢睡,一直拉着我妈的手不让她走,后来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那天晚上我是夜里醒的,倒不是说做了什么噩梦,而是被尿憋醒的,醒来后屋子里很黑,我都还没意识到换了新家,就嚷着喊妈拉灯。

  妈当然是听不见,我的房间跟他们房间中间隔了个很大的堂屋。我那时候见妈没回我,才意识到搬了新家,就摸索着打开了门跑到门外尿尿。

  堂屋也很黑,我几乎就是摸着走出房门的,因为对新家不熟悉,我摸了好久都没摸到灯的绳子,当时又很急,也顾不上害怕,我就打开了大门

  我记得我那个家的门是木头的那种,下面还有个很高的木头门栈,我费了很大力气把门打开,却被门栈给难住了,外面特别黑,因为是夏天还有青蛙跟蛐蛐再叫。

  酷*L匠网永f/久免T费J看小`说

  我没爬过去,又尿急,就准备喊妈他们,就在我要喊他们的时候,我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个人在门口,是眯着眼睛仔细看了看是个老奶奶。

  她好像是对我笑了一下,就伸出手把我抱了出去,我那时候真的很尿急,脚一落地就冲出廊沿一边跑一边拉下裤子。

  那是我第一次感觉尿尿是那么畅快,起码尿了三十多秒。等我尿完后,我才想起来刚才抱我的那个老奶奶。

  那时候可能已经适应了黑暗,我就感觉可以模糊的看到了些东西,就回头找那个老奶奶,却发现并没有见到什么人。

  我有些纳闷,她去哪儿了?迷迷糊糊的就往家里走,可当我走到大门前的时候,却又难住了。

  我进不去啊?不过,好在不憋尿了,我就蹲在门口到处喵,不一会儿,我就又迷糊了,迷糊间,我似乎听见有人拉我起来,当我抬头的时候。

  当我抬起头的时候,我迷迷糊糊的看到有一张小脸盯着我看,我揉了揉眼睛,也同意盯着她,他见到我盯着她似乎很惊讶。

  嗯,现在我已经记不太清楚她的样子了,记忆很模糊,好像她的脸很白。我问她是谁,她并没有回答我,就那样一直盯着我看。

  我问她干嘛总盯着我看,她终于跟我说话了,她并没回答我,而是问我能不能陪她玩?

  我说好啊,什么时候呢?她说就现在吧,她天亮前就得跟奶奶回家了。

  我当时也不太困,因为从来都是在窗户里看其他小朋友玩,所以忽然间多了个玩伴挺高兴的,就问她玩什么呢?

  她指了指我家屋子说,以前我跟奶奶也住这里,后来我们搬走了,不过我还是经常一个人来这边玩,我带你去那边的小河边玩吧。

  我有些犹豫,因为我怕被我妈知道我晚上偷偷跑出去玩,她见我不太想去,就说我们玩一会儿就回来。

  我说那好吧,她对我笑了笑拉着我的小手就往小河边跑,她应该跟我差不多大,似乎比我个子高一点儿。

  夜里的夏天温度很舒适,不过,我感觉她的手有些冰凉,就很好奇的问她,她说没什么,她天生就这样。我们来到小河边,我问她玩什么呢。

  我瞅着黑漆漆的河水有点儿害怕,她说我们不去水边,那水边有个大人总是欺负她不让她靠近河边。

  我听了她的话很惊讶,在那个时候,我的意识中,接触的大人也仅限于我爸妈跟之前的房东大爷,在我的心里面他们都是关心我爱护我的人,我很想问欺负她的到底是什么人。

  只是我能感觉到她似乎不想说,就没问。我说,那我们到底玩什么呢?天这么黑,我的视野也就仅限于她站在我身前我只能模糊的知道她是个姐姐。

  她拉着我的手,朝旁边的小树林指了指,说那边我有一个秋千,我们去荡秋千好不好?也许,对于很多孩子来说,秋千并不陌生,但对于我来说,那就是个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东西,我那时候最大的乐趣,就是每天傍晚的大风车和动画城,仅此而已。

  她拉着我的手,朝旁边的小树林指了指,说那边我有一个秋千,我们去荡秋千好不好?也许,对于很多孩子来说,秋千并不陌生,但对于我来说,那就是个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东西,我那时候最大的乐趣,就是每天傍晚的大风车和动画城,仅此而已。

  我被她拉着朝河边黑漆漆的小树林走,一边走,我一边问她,秋千是什么?她很诧异的扭过头看我,我很期待她的答案,她摸了下我的头说,是很好玩的东西。我茫然的点了下头,就不再问了。我们来到小树林旁边,很黑,树林里不停的有鸟怪叫和青蛙的呱呱声,我有些害怕,她说不怕,姐姐在呢。

  不知道为什么,我听了她的话,好像胆子也大了许多,我们绕过杂草丛,手牵手的走进了黑漆漆的小树林。在我那个年纪并不是太清楚什么叫害怕,我通常最怕打雷和猫头鹰叫,我总是会起鸡皮疙瘩。当时小姐姐带着我进了树林后,她走在稍微走在我前面有点儿帮我扒拉开前面的杂草,我们往里面走了好一会儿,终于,她跟我说到了。

  树林里真的很黑,我要不是被她拉着,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走进来的,我跟她说我看不见呢。她拉着我小手的手捏了下说,没关系,姐姐帮你。我心里很高兴,一般来说,在那个时候应该说谢谢的,但是我从小就没人教过我什么礼仪,我就用平时表达谢谢的方式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她推了我似乎被我的动作给吓到了,推了我一下说你干嘛呢,我有些不知所错,又看不见她,感觉她好像生气了,怕她不让我玩秋千了,我就说我要玩秋千。她没说话,牵着我的手把我拉到旁边几步外,然后对我说,你坐下吧。

  我哦了一声,很听话的就往下一坐,我感觉我的屁股上坐在了板凳上一样,我问她这就是秋千吗?她似乎还在因为之前我亲她的原因不高兴,冷冷的嗯了一声。我说这有什么好玩的,我家里也有。她却没回答我,而是让将我的双手拉开握住两根绳子上,接着,我居然感觉我飞起来了。

  这就是秋千吗?我从来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么好玩的东西,可是,荡着荡着,我忽然感觉到一阵窒息,我感觉我出不动气了,我这是怎么了?我想喊姐姐,却怎么喊都喊不出声音来!

  接着,我的意识似乎消散了,等我再次有意识的时候,我感觉我的耳边有个声音,像是一直在对我说话,我迷迷糊糊的感觉到,那是小姐姐在跟我说话,可她说什么我却听不清楚。

  好像在哭,声音似乎很伤心,我很想对她说不哭,但我却说不出话。接着,我似乎又听见一个老奶奶的声音在训斥她,之后,她好像对我说她要回家了,接着,我的意识又消失了。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居然躺在家里我爸妈的床上,我妈一直将我抱在怀里。我爸坐在旁边抽烟。

  我动了动,感觉脖子有种撕裂的疼,我妈见我醒了,带着哭腔喊我爸,我爸回过头正好跟我的视线碰触在一起,我读不懂他的眼神,是心疼还是责怪还是什么。总之感觉很复杂的样子。妈抱着我哭,说我咋半夜往外跑。

  我从来没见过我妈会那么伤心的样子,我很害怕,倒不是怕她打我,而是怕她以后又会把我关在家里面,外面的世界真的很好,不像家里面只有无聊的等待动画城和大风车。妈一边哭一边埋怨我不该大半夜跑到外面去,我爸叹了口气,训斥我妈我脖子上伤口还没好,一点不知道心疼孩子。

  我妈当时就跟我爸吵了起来,吵的很凶,我都被吓哭了,直到我哭着喊着说我脖子疼的时候他俩才停止争吵,我妈下床拿紫药水给我擦。我爸心疼的望着我,跟我妈说,要不咱们找个先生给看看吧

  我妈当时忙着给我擦药,没理睬他,我爸又重复了一遍,我妈才回答他,你先问问儿子昨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再说吧。我爸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些不太忍心,张了张嘴,却没问出来。我妈有些气恼,说我爸没用。给我擦好药水后,用纱布缠了缠后,将我搂在怀里小声的问我昨晚上我为什么跑到外面去?

  我有些怕妈,怕她知道我跟那个小姐姐一起出去玩后打我,就没敢说,而是撒了个谎说晚上出去尿尿时,看到那边河边的树林子里有个人跟我招手,我就过去了,之后我就不记得了。我爸妈听了我的话,脸色变了又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爸性子倒吸了口凉气,跟我妈说,孩子肯定是遇到那东西了,咱们还是找个先生给看看,别到时候又发生什么事情。

  我妈也不太懂,就说既然是熟人那总归会好一些的,就让我爸马上就去那个先生家。我爸说还是咱们三个一起去吧,橙子(我小名)要是让先生看看可能会知道的更多一些。我妈也没反对,就给我拿了个鸭舌帽扣在脑袋上,让我爸背着我,我们三个就出了门。

  出了门,外面天已经大亮了,太阳已经升到了正头顶上,因为我眼睛的缘故,我在白天的时候眼睛会有些不舒服,所以通常我爸妈要是带我出门都会给我戴上帽子。虽然已经戴上了帽子,可我依然感觉很刺眼,我趴在我爸的背上,我妈跟在后面,我四周看了看,看到了不远处小河旁边的小树林,心里有些想那个我都看不清面容的小姐姐了。我妈喝斥我好好趴在,别到处瞅。我吓的就把脸埋在了我爸厚实的背上。

  不知不觉我又睡着了,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是被我妈叫醒的,我醒来时,我妈把我抱在怀里,我揉了揉眼睛四处望了望,这是个很陌生的地方,我爸正跟一个老爷爷坐在我对面,那个老爷爷朝我微笑着,感觉真的很亲切。不过,我并不会叫人,遇到生人的时候,都会脸红的。我妈让我喊老爷爷,我半天没喊出口。那个老爷爷说,别勉强孩子了说着从桌子上抓了一把小糖放进我的小手里。然后又拉着我爸到旁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不过这些我都不太关心,因为我的注意力已经集中在手里的小糖果上了。

  我让我妈给我拆一个,我妈一边帮我拆一边说,以后要懂礼貌,见了忍要知道叫,别人给你东西要讲谢谢。我有些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我妈这才满意的给我拆了一颗。我将糖放进嘴里面,真甜。这到不是说我没吃过,只是一般小孩子都很喜欢甜的食物。我见那个老爷爷还在跟我爸说话,老爷爷一边说着一边望向我笑了笑,我爸的表情似乎很惊讶的样子。我趁我妈转头看他们的时候,偷偷的将两颗糖装进了裤子的小口袋里。

  我一颗糖还没吃完,我爸就跟那个老爷爷聊完了,回来跟我妈说,老爷子说橙子没事儿了,让咱们回去后在门口种七棵桃树,以后晚上睡觉前把门锁好,上厕所的话就在家里给他准备给马桶就好,不过老爷子也说了他不太赞成咱们让儿子晚上跟我们一起睡,说是胆量这东西得从小就锻炼,更何况咱儿子跟普通人可不一样。当我爸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似乎挺自豪的。我妈白了他一脸说有这么说自己儿子的吗?然后起身抱着我起身跟那个老爷爷说了些客套话。

  那个老爷爷拍了拍我的头对我说小娃娃以后别那么淘了啊,晚上跟白天可不太一样啊。我不懂装懂的点了下头,临走前我鼓足勇气跟喊了声老爷爷。把老爷爷给逗的很开心。一直把我们一家三口送到门外很远,还不停的跟我爸嘱咐着什么。在回去的路上,我爸背着我,我们三个来到了一个树林子,跟那林子门口住的人买了七棵小树苗后,我们才回家。回家后,我妈就忙着做饭,我爸就按照那个老爷爷指示的方位将小树苗种好后,仔细的看了好几次才抱着我进屋。

  吃过午饭,我爸就去上班了,我跟妈在家里,妈问我脖子还疼吗?我瘪着嘴点点头。妈长叹了口气,对我说又想是自言自语,你这次可是把我给你爸给急坏了。我默不作声的听着她唠叨,背着手偷偷的拆了颗糖塞进嘴里。关于那晚上的事情我也是在初中以后才清楚的,我爸妈早上发现我不在屋子里,到处找我,最后在河边的那个小树林子里找到的我,发现我的时候,我的脖子上有肋痕。

  我爸妈当时差点儿吓傻了,因为我就那么躺在那儿一动不动,我妈当场就抱着我哭嚎了起来,我爸冷静些,他试了试我体温跟心跳,说我还在。我妈听了抱着我就要往家里跑。我爸说他走的时候看了眼周围,发现树上挂着根绳子。后来我妈把我抱回家后,我妈说赶紧给送医院去,我爸说,我脖子上的伤口得先处理,就去拿药水给我抹。后来也可能是因为药水的刺痛把我给弄醒了吧。

  大人不可能总是陪在孩子身边,妈给我唠叨了一会儿后,给我脖子又上了一次药后,就去坐在缝纫机前干活了,因为我的存在,妈不能出去上班,只能接一些便宜的服装加工。我就坐在旁边看偷偷吃糖看她做衣服。没过几分钟,我就觉得腻了,现在看来,当时我的变化还是蛮大的,因为出过门的人看过外面世界的惊奇与欢喜,就不会留恋家里的枯燥与无味。我就趁着妈做衣服的时候,偷偷的溜出了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9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