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號兽絮絮叨叨聊了许久,扯了一些其他的事情,临近中午他才回去。號兽走后,我翻看了陆阡宸给我的那本木系的仙法册。名字很好听,叫《苏春诀》,比那些名字里面带什么掌什么拳的好多了,练习那种,我可学不来。

  此时我已经学习完了第一节,第一节很简单,就是捏诀召唤木系灵兽战斗的,灵兽的强弱由使用的人的灵力决定,普遍召唤出中级灵兽,鲜少有召唤高级。这很简单,属于初学入门的。第二节则是捏诀治愈的。木系不仅仅是召唤,还有代表治愈。第二节说是治愈,其实也只是皮毛而已。

  其实书上面的字,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这些字并不是像平常那样的字一个一个看过去理解意思的,而是一个字符就是解析、蕴含教的内容,是字体的简缩版。而且还有图,解释的很清楚。

  书上说,要将自身的灵力与木灵结合,催动《苏春诀》,然后把两者转化为能够治愈的治愈之力。院子里面刚好就有一盆半枯萎的草,正好可以拿来试试。我走到那盆草的面前,左手催动灵力,右手催动木灵,神识中默默催动《苏春诀》,接着,我把两者结合在一起,却发现……融合不了。我皱了皱眉头,怎么回事?我仔细看了看书,原来这和精神力有关的,要控制好每一丝灵力和木灵,不然轻则融合不了,重则爆炸。至于这怎么控制,书上没有说,只是说要自己掌握。

  娘的,不要还没有掌握就把命给丢了。

  尽管很不喜欢,但为了修炼,还是咬咬牙,忍了!

  接下来的操作,我都很小心翼翼,凭着玄之又玄的感应,一点点的搭配。好几次,都因为搭配不好而导致融合不了,中途还发生一次小型的爆炸,还好杀伤力并不是很大。

  而后,我没有再去找號兽和小精灵玩了,只是专心的在房间里研究《苏春诀》的第二节。

  小精灵找我时,我恰好就学好了第二节的内容。原来融合还不仅仅只是融合灵力和木灵,还要在催动《苏春诀》的同时融合《苏春诀》的生机,这样的治愈之力才真正可以算是治愈之力。学到了这一点,我大有斩获,因为功法的原因,我居然能感觉的到周围的草木之力在暗暗涌动。

  “芊芊,尊上找你开小会。”小精灵忍不住提醒。

  我这猛的想起还有小会的事情。陆阡宸为了检查皇甫幻影和我的修为,特设了一个规定:每隔五天就开一个小会。算算时间,今天就是开小会的时候,偏偏就是给忘记了。

  此时我也不管什么礼仪,直接甩膀子奔向流韵殿。到达了流韵殿,我站在门口气喘吁吁的说:“尊上,抱歉,来晚了。”他的脸色本来是无悲无喜的,见到我脸色立马阴沉了下来,“以后,晚来了就不必来了。”

  我低下了头,心里有些难过。

  “这是第一次,师妹想必不是故意的,下次注意些就好了,师父,我们说说《雷炎诀》吧……”皇甫幻影为我解围,我感激的看向了他。

  陆阡宸没有再挑我的刺,而是与皇甫幻影谈起了《雷炎诀》。只是我,就在门口尴尬的站着。过了一会儿,他们把问题讨论完了,陆阡宸才悠悠的看向我,我脸一红,低下了头。

  “进来吧。”他淡淡的说,我点点头,进了流韵殿。“你可有何处不懂?”陆阡宸的注意力突然转向我,我被这小小的、算不得关心的话给感动了,声音莫名的变得很小:“没有,只是《苏春诀》的治愈有些难度……”

  “可你把书带来了?有不懂之处问我。”

  “没、没有……因为花精唤我唤的匆忙……”我想此刻我的脸一定红的跟个灯笼似得,要不然怎么会这么滚烫……

  他的眉头一皱,“怎这么不小心?”言语间,有点呵斥的意味。

  我羞愧的低下头,“抱歉,我这就去拿。”我捂着脸走了。为什么陆阡宸的皱眉也皱的这么好看?

  拿到书后,我立即跑到流韵殿,一一说出不懂之处。他看了看,说:“这些都是浅显的东西,都是要靠自己去想,你的性子有些偏执,有点东西换个角度思考就可以知道了。”说完,他指出了一处,并解释了一番,我看的是目瞪口呆,原来这些问题竟可以这样解决。

  而后,皇甫幻影解决了他自己的问题后,想陆阡宸道过别,便回去修炼了。我也随之告别回去修炼了。路上,我与皇甫幻影同行。他揉了揉我的头发,“小雪儿,最近有没有偷懒啊?”我看着他这摸宠物的动作,立即送了他一个白眼,“最近我都在很努力的修炼啊。”

  “呵呵,是吗?那我们就来比比看,谁的修炼速度快。”皇甫幻影儒雅的笑道。靠,这不是存心欺负人吗?一个是天神下凡,一个是小狸猫,瞎子也能看出谁强谁弱好吗?“当然是天神大人您啊,小小愚民不敢和您比。”不知为何,想起陆阡宸对他和我不同的态度,我就不知哪里来的无名火,冷嘲热讽的对他说。

  “是吗,好了,我走了。”说完,他立即转身而去,留下我呆呆的站在原地。

  看着他的身影,我有些难过,这根本……不是他的错,可我还一味的赖他头上。唉,自己今天是怎么了?

  回到竹屋后,我调解了自己的心情,使其平复下来。平复后,我翻看《苏春诀》的第三节,第三节是讲如何利用植物布阵。例如冰笋,可用于克制极火。平时都藏在地底,攻击为突然猛地袭击,然后在敌人不敌的情况下,一点点将敌人包围住,然后困死在阵里面。当然,这书里面不是讲那么阴损的招数,而是如何利用不同属性的植物困住不同属性的敌人,然后一点点消灭。我中意的是书上讲的藤蔓。可以进攻也可以防守,更有利的一点是,可以以柔克刚。只不过,有一点缺点,就是可以克其他的水、木、金三种元素,对于火,就很无能为力了。

  找到院子里面枯萎了的草,我立即运转体内的灵力和木灵,另一边催动《苏春诀》,很快,一股精纯的绿色精气就从我的指尖跃出。当初只是调解出了治愈之力,并没有用治愈之力将这盆可怜的草给救活。

  因为并不熟练的原因,我的动作有些生涩,但熟能生巧,一点点的来,也不急于这一时。绿色的治愈之力从我的指尖流泻,按照我的意念缓缓注入到枯萎的草中。那枯黄色的草就那样一点点的变绿,正在恢复生机。而后,一株与其他草无异的植物就生机勃勃的长在草盆中。我激动的捧起这盆草,看了又看,良久才喜滋滋的放下,心里面就像小孩子吃到了很珍贵的糖果一般,甜蜜蜜的。

  嗯,这种草看样子应该是苓荟草,会开出紫色的、小小的花,密密的,像漫天的星辰。把它送给皇甫幻影好了,对于那时候的冷嘲热讽,我还是很感到抱歉的。我拿起那一盆草,像皇甫幻影住的紫竹林走去。

  走到紫竹林,还未接近皇甫幻影住的小屋,就听见了剑在空中舞的“呼呼”作响的声音。我捧起苓荟草,加快了脚步。

  皇甫幻影感觉有人接近,收了剑,拿起一张帕子擦了擦汗。

  “师兄,这盆苓荟草就送给你了。”我低下头,将苓荟草递给他。他伸手接过,“怎么突然想起送我这盆草呢?”他笑道。

  o看正I'版章f%节上酷M匠^w网

  “最近在学《苏春诀》,这草本是枯萎的,后来我用治愈之力吧它救活了,放在院子里面可惜了,所以就拿来送给师兄。”

  “哦,”他眼中笑意更甚,“那师妹真是有心了。”我纠结于他那时是否生气了,双手不安的搅动衣摆,“师兄,你不生气了吗?”他的眼睛写满了疑惑,“生气,什么生气?”看来,他是没有计较,“没什么,这盆草就送给师兄了哟,师兄再见。”说完,我一溜烟的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