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了,皇甫幻影呢?”我问小精灵。

  “你是说那个也被尊上收作徒弟的公子吗?”小精灵咬着手指问我。我点点头,“是啊,他呢?”

  “他啊,一早就起来了,现在在尊上那里呢。”小精灵一副百事通的样子。

  嗯,看来小精灵什么都懂,以后有问题就问她。

  言语间,很快就来到了主殿。皇甫幻影见我来了,急切的问:“昨天没事吧?我找你你不在,而后花精告诉我,你跑到石阶那里的事。”我摇了摇头,“昨天……没事,是我不好啊……”

  “要叙旧等一会儿,还有半个时辰就午时了。”陆阡宸面色阴沉。我低下头,莫名的想到昨天的事。

  而后就和陆阡宸、皇甫幻影一起下山,走到石阶那里,陆阡宸召唤出一只仙鹤,并率先骑了上去。我和皇甫幻影也随后跟上。

  依旧是和当初一样的云景,我坐在仙鹤的身上,看着前面那个身姿颀长的男子,已然没有当初的恐惧。我能感觉到陆阡宸在知道我是钟灵山堂主的“女儿”之后态度的变化,起初我还不能确定,但是號兽的话让我联想到前后态度变化的原因。

  现在一切还未言明,我想我不能就这么草率的判断。

  仙鹤的速度很快,不到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了,在瑶池举办的大会很是大气。席间来往的仙人有很多,大多数是叫不上名字的。在仙界,不管是大仙小仙,只要是叫得上名的,都来了。

  陆阡宸的名望很好,尽管他很少问世。因为当初仙魔交战时期,仙界大多数人习文,没几个人迎战,唯有仙羽自动请缨,剿灭魔族,镇压魔君。这一功是立的极好,之前他练攻击力强的仙术还被那些固执的老仙尊说成是莽夫,未曾想到正是这“莽夫之勇”救了整个仙界。而后,又有很多人效仿他起来,再也没有人说什么。也正是那个时候,他的声望就开始积累起来。又因为皮相的原因,崇拜他的女仙也有很多。

  这些都是小精灵告诉我的,还说尊上看上我是我的福分。

  此时我有些心不在焉,眼睛不停的看向人群中,钟灵山似乎是在中间的位置。我一个一个看过去,果然看见了钟灵山上的人——凤寰。

  凤寰端坐在那里,身边空无一人。我隐隐有些失落。万俟靖没有来。

  C酷匠`网6唯P一正版,其V他;I都是$&盗…版@J

  时间过得很快,午时到了,主持场面的正是竹染和蓝阳子。他们请来了紫霄山列祖列宗的灵位,端端正正的摆放在正殿。随着巨钟的敲响,场面渐渐安静下来。紫霄山不论内门外门弟子都跪在席间草垫上,整个瑶池庄严无比。

  陆阡宸和皇甫幻影、我在牌位前跪下,虔诚地磕上三个头。磕完头后,每人捏起燃着的三支香,拜了三拜,插在香炉中。然后就是陆阡宸庄严肃穆的声音:“紫霄列仙在上,今紫霄亲传掌门弟子陆阡宸在此欲收皇甫幻影、凤芊芊为徒,不求二人冠名天下,扬我紫霄,只愿二人慈悲仁爱、济世救人。若是二人有行差走错,亦是弟子教导不力之错。望紫霄列仙见证。”

  此时我的心里滋味难言。从今以后,我就是他名正言顺的徒弟了吗?摆脱了钟灵山,要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和陆阡宸、皇甫幻影生活在一起。但,更多的是喜悦。

  师父,你的心,我来捂热。其实,你不是如冰霜那么寒冷的对吗?

  宣誓后,就没有陆阡宸和皇甫幻影、我什么事了,因为有竹染和蓝阳子这两个人精主持。接下来,就是自由时间了,陆阡宸没有管束我们接下来时间。

  凤寰叫了我过去,然后就是一番嘘寒问暖,我一一回应着。皇甫幻影估计是去找楚焱山的兄弟姐妹聊天去了。和凤寰聊了一会儿后,我无所事事,却不见陆阡宸的身影。于是捏着好吃的糕点郁闷了一下午。

  接近傍晚时分,陆阡宸才匆匆赶来,此时皇甫幻影也和我在一块等候陆阡宸。见陆阡宸来了,我和皇甫幻影齐声道:“师父。”陆阡宸点点头,“在这里的事可处理完了?”我和皇甫幻影点头。

  陆阡宸召唤出仙鹤,载我和皇甫幻影回紫霄了。

  回到紫霄,陆阡宸给皇甫幻影一本修炼强大仙法的书,又我一本木系仙法的书。嘱咐皇甫幻影和我要好好练习。我突然念起五十遍《戒书》,道了别,连忙回去抄书。

  之后的两天里,我除了抄书就是抄书,抄都抄的手软。当我把一大堆的纸搬到陆阡宸的房里,已是半死不活。娘的,早知道就不乱走了。

  陆阡宸看了看一大堆的纸,眉头拧成川字,“你都抄完了?”我轻点头。“嗯,你回去把那本木系仙法学会了。幻影这几天都在努力练习,领先了许多。”他第一次对我说了这么多话,我耳尖有些微微发烫,脸也烧了起来,“我会努力的,师父。”

  而后的生活有些简单,不过是练习和顿悟仙法。陆阡宸总有忙不完的事情,而皇甫幻影又忙于练习仙法,很少碰面。偶尔小精灵会找我玩,或是號兽来和我叨叨的讲几句话。

  说起號兽,我又想起他上次的话。知道这件事实情的人应该不多,我想他也许是其中之一。如果要套號兽话的话,那不能直接问他,要想个办法。什么办法既可以问到话,又可以让號兽感觉我是知道内情的呢?

  唔,有了。

  当天,號兽又来找我聊天。我倒了杯水给他,笑道:“號兽大人,尊上和我爹关系很好吧?”號兽听了,粗声道:“哪里,紫霄山和钟灵山元始老祖是结交兄弟,他们关系才好呢。那是妖魔横行,很多门派都有结盟,恰好两派就结盟了,而两位老祖为了紫霄山和钟灵山能够很好结盟,就都收了对方门派的弟子为徒,也就是那以后,才规定每一任掌门都要收对方门派的弟子作为徒弟的。”

  “哦,尊上是不是不喜欢这样的规定啊?”我小心翼翼的探问。“那是肯定啊,仙羽他做事有自己的主张,就因为这样一条规定而收一个连什么品性都不知道的人为徒弟,他喜欢天都会塌下来。”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他知道我的“身份”时,脸上写满不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