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下了床,活动了活动。“可有身体不适?”皇甫幻影问。

  不知为什么,我的身体什么痕迹、疼痛都没有,要不是身边还有一个皇甫幻影,我还以为那难熬的时光是一场梦。

  “既然没有什么不适,那就和仙羽尊上说一声吧。”皇甫幻影有点尴尬,我看了看看他的表情,我立马就知道了原因。昨天,我放开了手,所以没能够爬到山顶。而他,没有我这个累赘,所以成功的爬到了山顶。我,是被淘汰的那一个。

  “嗯,会的。”我不让他尴尬,微笑坦然的说。

  流韵殿。

  “可有何处不适?”行云流水的声音响起,是那个寒如月华的男子。

  他身穿一袭白衣,眸中依旧淡漠。

  我不知为何心没由来的跳的剧烈,在那一瞬间,他仿佛与我拉近了一丝距离,可淡然的语气,让我觉得他还很是遥远。可惜啊,是没有机会拉近距离了。

  “回尊上,唔,没、没有。”说完,我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巴掌,为什么老丢脸啊。

  “嗯,以后别叫我尊上,叫我师父吧,幻影你也是。”他的神色不明,语气跟之前一样。

  平淡的一句话在我耳中,犹如惊雷一般炸开,师父……我没有听错吧,他说的是让我叫他师父?

  “是、是。”我尽量用平静的声音回答。

  “你叫什么?”

  “会尊上,我叫暮……凤芊芊。”好险,差点把自己的名字说出来了。

  “凤芊芊……”他细细的嚼这个名字,然后,他看向我。我的脸被看的发烫,莫名其妙的不敢与他对望。而后,他的视线转移,看向别处。我的心里分不清是失落还是轻松。

  想起刚刚那句话,我确认的看向皇甫幻影,他抿唇一笑,向我眨眼。

  是真的吗?好像幻境啊,幸福来的突然,弄得我措手不及。

  “明天会昭告六界,到时随我走走排场。”说完,他起身走出门口,只留下我和皇甫幻影。我和皇甫幻影对望一眼,“真的啦?”我问他。他点点头,一脸严肃,“嗯,真的,尊上收我们为徒了。”

  我脑中细细回想刚才的话,貌似是真的,好吧,其实它就是真的。只是,就这样轻易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总觉得有点而不真实。我与缥缈的仙人,是师徒关系了……

  他是个怎么的人呢?他的世界里面,是不是如月华一样冰冷呢?

  而后,有小精灵带我们去房间休息,粉色的,像花朵一样,我看着粉色的小精灵,忍不住就用手指戳了戳,“你好可爱呀。”我赞美小精灵。小精灵听了后,粉扑扑的脸更粉了,“谢谢,我是桃花树衍生的精灵,生命很短暂的,但上天赋予了我可爱的外表。”

  “额,很短暂吗?”我觉得有点遗憾。

  “是啊,浮游一样的生命,才只有百年呢。”小精灵微微一笑。

  百、百年生命?我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这也算是浮游的生命?

  “对了,我带你去房间休息吧。哦,对了,如果没有什么事情,就不要在这流韵山上乱走,很危险的。”小精灵撇开寿命一事不谈,继续和我说。我点点头,跟在她身后。

  不一会儿,就到了一处很雅致的地方,是春天的那种生机勃勃,开着很美丽的碧忧花,带点忧郁的淡蓝色,还有点淡淡的新绿色。还有大片说不出名字的花草。立在花草中间的正是一处很清新的竹屋。

  我走进一看,里面没有一点灰尘,于来说我很适合。

  我把东西一放,立马就躺在树荫下的吊床上面,这设计,太合吾心了。在大喜大悲的情绪刺激下,我很快就困了,打了个哈欠,在吊床上睡着了。

  ☆酷匠网!e首}发IG

  醒来已是傍晚,我揉了揉眼睛,小精灵不知道去了哪里,我无聊的走出了小竹屋,在流韵山逛了起来。完全忘记了小精灵说的那句“不要再流韵山上乱走,很危险的。”

  一路上玩赏了很久,不觉玩的有些累了,我躺在一处草地上休息。

  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下来,此时我发现了一个问题:我该怎么回去啊?我看了看周围不明的环境,心拔凉拔凉的。这、这不是那之前爬的石阶吗?

  “吼~”一个虎啸一样的声音在黑夜里响起。我吞了吞口水,皇甫幻影说这里还会有什么神兽守护,我人品不会好到这个程度了吧?早知道就听小精灵的话,不乱跑了。

  就在这时,背后突然凉飕飕的,我僵硬的转过头,一只白色的號兽就在眼前放大……放大……我“啊”的一声尖叫,爬一样的跑开。

  “你是谁?原来是一只凡人。桀桀,本尊好久都没有见到凡人了,因为他们还未爬上这山就摔死了……嗯,不对,你的身上,有仙羽的气息。你是谁?告诉本尊,本尊可以考虑不吃你。”號兽突然开了口,拳头大的眼睛炯炯有神的看着我呵呵,这货还自问自答了。不过……在他眼中,为什么凡人是用一只来计算的?

  “额,我是仙羽尊上的准徒弟。”我回答道。

  “准徒弟?”號兽显然有点不相信,“那你怎么会在这里?貌似仙羽这家伙不会收徒的吧?等等,你是钟灵山那老头的女儿?”

  “是啊。”我硬着头皮应下。心中却纳闷:为什么听这只禽兽的意思,凤寰的女儿就一定会成为陆阡宸的徒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