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呆在原地,苦涩在心中蔓延开来,他离我,很远,很远啊。

  他走到万俟靖的身边,看着半跪着的万俟靖,淡淡的说道:“你是个悟性极强的,但是命中注定要为情所困,而你,”仙羽尊上顿了顿,“是情劫。”

  他修长的手指指向了我。被点名的我有些惊慌失措,浑身冰凉,血液就像凝固住一样,手脚不知向何处摆,唯恐自己有不妥之处。

  他走过我身边,淡淡的说:“竹染他们只看重你们的天赋和性格,却未曾估测你们的命运,倘若他知道,就不会把你们送过来。”

  说完,他转过身,向门口走去。

  “尊上,请留步,命运不是人改变的吗?人,不是这世上最坚毅的吗?若是可以给我们这个机会,就会改变的。”皇甫幻影突然出声。

  仙羽尊上转过头来,绝美的脸一半隐匿在黑暗中,“就是收了你们为徒才有了这样的命运。”

  “那尊上要收什么样的徒弟呢?”皇甫幻影看着他,问道。

  “怎样的徒弟……不知,总之是要六根清净的。”他的声音,依旧是没有一丝涟漪。

  “尊上,你可信命。”

  “相信又如何?不相信又如何?命运之事,总是变换莫测,以后的事,说也说不清”

  “既然变幻莫测,那何不如收我为徒,替我破了这命运呢?”

  “你当真想破了命运?”

  “是。”

  “一旦失败,你将万劫不复。”

  “这是我选择的命运,我自己承担。”

  “好。”

  “那你呢?”他看向我。

  “我、我也愿意。”站在一边已经呆掉的我,听见仙羽尊上的声音,立马结巴的回答。这一瞬间,我的心跳的很厉害,我一声从未这么激动过,他……再问我是否愿意成为他的徒弟吗?我几乎没有听清就回答了。

  “好,那就收你们为徒,希望,你们能改变命运。”说完,他拂袖离去,“三日内,徒步上流韵殿来找我。”我看着他的背影,是那么的飘逸,那么出尘,这样的男子,以后会是我的师父吗?

  皇甫幻影听见仙羽尊上愿意收他为徒,一张脸上恢复了淡雅的笑,但是听见“徒步上流韵殿”时,脸立马垮了下来。“怎么了?”我问他。

  “流韵殿徒步上去要爬九千九百九十九阶,还有神兽守护的,而且,尊上没有给我们通行令啊。”他顿了顿,“唉,也是,尊上是那么冷漠的人,怎么就会让我们那么容易成为他的徒弟呢?”

  “尊上……他冷漠吗?”我喃喃道。

  “嗯,他成仙以来,没有人见他笑过。”皇甫幻影好的道。

  “尊上,他是人类修成的仙吗?”

  “嗯,他在人间叫陆阡宸,二十五岁就得到成仙了,又只用了百年修成真人,而后不到千年时间,修成了金仙、上仙、尊上,是仙界最年轻的尊上,那些个尊上哪一个不是七老八十的?”

  陆阡宸……我轻轻念着这个名字,像是魔障了一样,脑中只有这三个字。

  出去大殿后,竹染和青阳子还有万俟靖、银魂草都在门口等着。

  “仙羽他可有说收你们为徒?”竹染最先发问,随后三双眼睛看了过来。

  “嗯。”皇甫幻影优雅的回应竹染。

  “你这丫头到底走了什么狗屎运啊,仙羽尊上看上了你。你是不是有什么妖法啊啊。”银魂草在一边发飙了。

  “是吗?那就太好了,两位小友真是天资聪慧啊。仙羽师兄他也终于开窍了,我们也不担心他后继无人了。”青阳子笑呵呵的说。

  我站在人群中有些心不在焉,万俟靖朝我眨了眨眼,我走到他身边,“怎么了。”我问道。“我该回去了,可以和堂主交差了。”

  我扯着他走向一边,低头踩着脚下的树枝,“不可以晚点再走吗?”

  “本来送完你来这里我就可以走了,但是我怕你在这里会出意外,也不懂规矩,所以就留下来陪你了,现在钟灵山还有很多事情等我完成,所以……不得不走了。”说完,他揉揉我的头,“再见,小雪儿。”

  我正处于离别的伤感,但“小雪儿”这三个字如同天雷一般在我心中炸开,“你……都知道了吗?”我问。

  “呵呵,你不就是芊芊那边的小狸猫吗?你当初进山的时候,我还抱过你呢,还记得凉亭里那个曾经拿烤鸡喂你的人吗?”他笑的烂漫。

  我的记忆一下子就涌现出来。那个爱拿烤鸡逗我玩的少年,总是在无人的寂静午后,施法一样的变出一只烤鸡,香喷喷的味道吸引了我。他喜欢撕一只鸡腿或是鸡翅忽上忽下的挥来挥去,然后看着我一口咬住狼吞虎咽。

  “你又是怎么知道是我的?”

  “因为我怕小狸猫丢失无人认领,所以施了个法,天涯海角,不管哪里都能找到她。”他此时笑的就像一只狐狸一样,眼睛弯弯的。

  万俟靖,只可惜,从前的小狸猫已经丢失了,因为曾经的小狸猫在那里等了很久很久,她以为那个人会来,可是她等了三年,那个人都没有来,她就以为那个人不会来了,所以,她走了,也丢了,就在那个人没有来的第四年。

  “路上小心点。”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半天才憋出这一句话。

  D◎酷n。匠Qp网_唯%3一正-{版,Op其S他‘-都E/是jj盗版、

  “嗯,会的,你在这里,不要惹麻烦,我下次会来看你。”

  “嗯。”

  “我走了,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他转过身,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青色的衣袂翻飞,夕阳映人沐血如画。

  皇甫幻影走过来,笑道:“人都走了,还看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