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的,我没听错吧?他、他叫我小小狸?他一个地仙境的毛头小子怎么知道我的真身是狸猫?难道人类真的厉害到一个小小的地仙境的毛头小子就看得出我狸猫的真身?有时候就算是我化作人类,地仙境也不一定有几个认得出我的真身,仅仅只是知道我是妖而已。

  一时间,我感觉我以前英明神武在他面前就是一个笑话。还小小狸,本喵好歹也是狸猫!凶猛的狸猫耶!

  “你、你知道……知道我的真身啊?”在内心默默发飙后,我小心翼翼的问皇甫幻影。

  “怎么就不知道呢?小猫,你瞒得过别人瞒不过我哦,我是天神下凡,有天眼的。”他温润的声音如流水一般响起。怪不得,原来是在天上有人的,貌似他好像还是很厉害的神仙啊。我立即生出膜拜之意。

  “我、我叫暮雪,原来大仙是有天眼的,冒犯了,抱歉抱歉。”我有点怯,要是让这尊大神记恨上就不好了,到时候飞升他叫雷公电母多给我几个天劫就死的惨,反之,勾搭,哦不,是交际好了,飞升上天界不再孤单,就算飞升不了那我被人欺负了也可以说“我天上有人”。

  这个如意算盘我是打的极为精妙,于是我谄媚一笑,学着人间店小二那样讨好客人,“爷,你叫什么?”皇甫幻影看着我,一脸纯真的样子,“我叫皇甫幻影?”

  “爷,您的名字还真是有才气,好听呐,简直就是此名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大神,我们交个朋友吧。我笑眯眯的望着他。

  “额……”皇甫幻影擦了擦眼角边的汗,“那个,你想说什么?”

  来了,终于问到我这个问题了,“咳咳,就是大神你飞升后记得人间还有一个小的我,叫造天劫的那个人放点水。”

  “咳咳,”皇甫幻影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那东西是天、天道,我放不了水……咳咳……”他似乎很痛苦的样子,咳的半死还发出奇怪的类似笑的声音。

  唔……不是说是天神下凡么?怎么连个天道都解决不了,真是个垃圾的天神。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个淡漠的声音:“劳师兄师弟操心了,收徒的事,我自有分寸。”

  明明是那么谦谦有礼的一句话,却淡漠如山雪,如在瑶池里侵泡了数百年的冰冷。

  我抬头望去,那人已站在门口,只一眼,我的心跳就仿佛骤然停止,我竟清晰的听见了自己的呼吸声。

  他就那样笔直的站在门口,颀长的身形比例匀称,逆光的错位仿佛让人有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一袭白衣胜雪,一头乌丝如画。唯有一双红褐色的眸真实,像凝固了千百年的冰霜,没有丝毫温度,可又从中看见了菩萨才有的普度众生,是那样怜悯。明明只是眼前的距离,却让人有一种一眼望不到底的深邃,以及,缥缈。

  心一下一下猛烈的敲击着我的胸膛,此间百年它从未如此异常,是不是……中邪了?可是,我又从未那么清醒过,好像之前的百年都是虚无的,此刻才有了真实。前世,我们是故人吗?前世,我们可有渊源?今生我们的相见,是因了前世的渊源吗?

  有什么东西在我内心悄然生长,开出柔嫩的枝芽,我的呼吸急促,不是不安,也不是剧烈运动,而是……一种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有点甜甜的,还有点涩。心里也似乎有个声音说:抓住呀。

  “你们就是竹染和青阳子他们替我选的徒弟?”不知何时,他走到我的身边,语调依旧冰冷。我看见近在咫尺的他,大脑已经失去思考的能力,只是依靠本能去点头。

  酷R/匠J网)i唯(一7正i/版:c,其他5?都(是、盗0版

  不知为什么,尽管一张这样绝美的脸摆在我面前,可我还是举得他缥缈,就像随时会乘风离去一样,抑是看不透。

  “楚焱山弟子皇甫幻影拜见仙羽尊上,请仙羽尊上收我为徒。”皇甫幻影半跪在地上,对仙羽尊上说。

  原来,他就是仙羽尊上。

  不是大胡子老爷爷,也不是冰山臭老头,是一位那样出尘脱俗的孤冷男子,一举一动,华贵大气,他的慈悲,不是谁的私有品,见者有份。我忽然就有些难过,如果说当初我有多么不愿成为他的徒弟,现在我就有十倍的愿意成为他的徒弟。

  仙羽尊上。

  就真的如仙羽一般缥缈,不染尘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