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你是个好苗子,我会在仙羽那里推荐你的。”听了这话后,我大吃一惊,娘的,运气也太好了点吧?在人间赌坊怎么就没有这好运气呢?

  作为一个有心计的人,我应该戏文里演的那样羞愧地低下头,糯糯的说:“谢谢师尊抬爱,小女子感激不尽,只是小女子家中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三岁的小弟,所以,小女子不适合修仙。”然后就是竹染遗憾的声音,“这样子啊,那好吧,你走吧。”说完再挥个小手什么的。

  但,以上纯属是本人幻想,现实是……

  我什么话都来不及就被一边的侍女带到一个房间,里面有一个男子,约莫二十左右,在里面喝着茶。

  “这位姑娘,你就和这位公子在此处等候吧,等会儿试炼一结束就可以去面见仙羽尊上了。”侍女微微一笑,“这里有茶点,若是饿了可以享用。”

  “喂”,我叫住那个侍女,谁知侍女好像没有听见一样,脚步轻挪就出去了。我看着侍女的背影,郁闷的不得了,什么啊,把人丢在这里就走,一点都不负责任。

  坐在里面的人就跟闷葫芦一样什么都不说话,一看就没有和他说话的兴致。正当我郁闷的在地上画圈圈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了,是万俟靖。

  “呵呵,运气不错啊,能被竹染看中啊。”万俟靖微笑着说。他的背后,一个小小的脑袋探出来,“哎呀,恭喜咯,真是运气好的家伙。”银魂草似是喃喃自语又似是抱怨。

  我听着这抱怨一样的祝福,默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银魂草啊银魂草,你是来祝福的吗?呜呜,但不得不说,银魂草说出的就是我心声,本人此时超级郁闷。

  “对了,要是你运气好到连仙羽尊上都能够征服,那你,可以帮我看看我的姐姐阴离草吗?她叫常紫离。”银魂草开始正经起来了。

  “额,什么?你还有姐姐?”我惊讶。这货要是有姐姐,那么我不是还要对一个同样啰嗦的草?

  “我们当初都是仙吟山上的草,因为一些变故,所以离开了仙吟山。”银魂草低下头,“我们以前感情很好的,现在我很想念她。”

  看着黯然神伤的银魂草,我的心中一直有个疑问:“你们那里是不是还有种草叫金魂草?”

  银魂草大惊,“你怎么知道?!他们那种族是我们的仇人。”

  额……我说着玩的。

  和银魂草聊了一会儿,我应下了这个要求。。

  和万俟靖还有银魂草打闹了一番后,很快就有侍女进来,她微微一笑,“请各位随我来,前去见竹染和蓝阳子二位师尊。”

  说完,她站在前面引路,我们一行人就随着她的指引走向大殿。那个闷葫芦也在后面跟着。走到大殿的门口,万俟靖就停了下来,摸了摸我的头,“你进去吧,只要不要给钟灵山丢脸就好。”

  这话说的,我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接了。

  “这位姑娘看着钟灵毓敏,应该是个聪慧的。”一边的“闷葫芦”接话了,他还朝我一笑。

  好——帅——啊!

  我的脑海里立即浮现这三个字。

  更新最快d上#;酷;匠m网

  他的帅,不同于万俟靖的英姿飒爽,阳光爽朗,而是一种淡淡的,像一杯的茶,品过才知道里面的香气,淡雅如兰君子,清新如翠竹。

  万俟靖一脸不爽,我看着莫名其妙的他,“额,万俟靖,我就和这个……额,进去了。”万俟靖脸很臭,哼也似得说出三个字:“你去吧。”

  我挠了挠头,心中暗自纳闷:我今天貌似没惹他吧,脸色说变就变,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大殿。

  我和闷葫芦进入大殿后,向两个师尊行了个礼。两人呵呵一笑。竹染最先开口:“恭喜两位小友,通过了试炼,呵呵,待会我会请仙羽出来,只有他愿意受你们为徒,你们才是真正的幸运儿,好了,你们就这里等候一会儿吧,他马上就出来。”而后,他与蓝阳子耳语了一番,两个人才离去,流下侍女在此。

  闷葫芦依旧是端起茶杯喝茶,我看着如此风雅的他心里一直有个疑惑。

  “公子,你喝了这么多茶水,就不想上茅厕么?”我忍不住问了他。

  “噗——”闷葫芦喷出一口茶水,之前的风雅统统消失,“难道你不知道人修成半仙境就脱出俗世不用烦恼五谷轮回的么?还有,我不叫‘额’,也不叫公子,我叫皇甫幻影。”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我是一只妖啊大哥,等等,我没听错吧,他说他修成地仙境了?他、他不过也就二十来岁呀,看来我在钟灵山封闭了太久不知人类已经厉害到二十岁就可以修成地仙境了。大神呐大神,求勾搭!

  “小小狸,你叫什么?”他又端起茶杯和了一口茶,笑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