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钟灵山的青石阶上徒步下来后,我好奇的看着人间风景。和钟灵山不同,此处景色很是纷杂。有大片大片的树林,油绿色的草毯,其间虫鸟声交织一片。

  万俟靖从背后抽出剑,施了个法,剑就变得有脚面还长上七八寸的宽度。他率先踩了上去,站稳了后又伸出一只手来扶我,我顺着他的力道向上一跃,便稳当的站在剑上。

  “可站好了?”他沉声问道。

  “嗯”我点了点头,也不管他有没有看见。

  “那我便御剑了,若是害怕可以抓住我的衣服。”他出言提醒道。

  “好。”我回应。

  剑稳稳地升向半空,周围的景色一点点的变小。期初,我还有些新奇,饶有兴致的看着脚底下的风景。可是,不一会儿我就害怕了。因为我从来没有飞过这么高的高度,原先偌大的森林,此时变得只有巴掌那么大。我看着缩小的森林,腿不争气的抖个不停,这种感觉使我有些眩晕,似乎随时都会掉下去一样。而掉下去……还不粉身碎骨。我越想越怕,脑海里面就像有蜜蜂嗡嗡地在飞一样。就连呼啸而过的风,也像厉鬼缠命的声音。

  万俟靖发现了我的异样,再出出声提醒道:“倘若害怕可以抓住我的衣服。”这是我也不管什么颜面了,伸出手紧紧地抓住他的衣服心里面的恐惧这才好了一点。约莫半个时辰后,我一点一点适应了,心中的恐惧也不似之前。看着缥缈的云海,我起了玩心。

  伸出手,我穿过雪白的云间,触感一片冰凉。

  因为生性懒散的缘故,我只修炼了轻功一类的武学,并未修炼像御剑术这么复杂的法术,所以我活了近百年,天上的云我还不知是什么样子的。曾经我以为是像雾一样的水纱,摸上去就成了一滩水,但重量却是比普通水轻的东西。而今摸到的云居然是水雾一样的东西,嗯,还有滑,这真是出乎我的意料。

  渐渐的,我看腻了这缥缈的云海,站在剑上也有几个时辰了,而且神经还有些紧绷,时时提防掉下去,精神有些支撑不住。好在万俟靖不是万能的,御剑这么耗真气的武学,他御了几个小时的剑便收剑休息。

  他挑了个没人的地方收了剑,徒步走到一家客栈样子的地方找了个角落坐下,开始调息起来。

  眼尖的店小二看见我们走了过来,殷勤道:“二位客官吃点什么?”

  “这里都有什么好吃的?”我问店小二。

  “这位客官你就不知道了吧,我们这店里好吃的多了去了,有红烧狮子头、剁椒鱼头、蚂蚁上树、小鸡炖蘑菇、金玉满堂……”

  我一听有这么多好吃的,连忙道:“嗯,好好,各上一样。”哈哈,吃了这么多年的钟灵山菜肴,现在终于有口福吃人间的菜了。

  小二传菜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上了主打菜红烧狮子头。当小儿把狮子头端上来后,我立马举起筷子准备下筷。等等,这个小丸子一样的东西是什么?不是红烧狮子头吗?狮子头呢?难道这家店用几个破丸子来忽悠我?得知“真相”的我愤怒了,叫住正要离开的店小二中气十足的大喝一声:“等等。”

  店小二走到我身边,笑道:“客官有什么吩咐?”

  “你们这店怎么忽悠我呢?当我没见过狮子啊?”哼,还想忽悠我,当年我还是个小小狸猫时,见过的狮子没有三只也有四只了。

  店小二一头雾水,“客官您的意思是……”

  我指着桌子上的那盘红烧狮子头,说:“你看看,这菜叫红烧狮子头,可是我就只看见了丸子,没有狮子头。虽然狮子不好抓,但你们也不可以那这么个东西忽悠我啊,当我真没有见狮子吗?”

  也许是我的样子还不够严肃,也许是店小二脑子坏掉了,他竟然在这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姑娘你还真是好笑,你去问附近几家酒家,有哪家的红烧狮子头是用狮子的头做的?难道你去吃煎饼果子,还指望吃出个果子不成?”

  店小二的话我有些听不懂,但大概意思还是知道的,原来吃红烧狮子头是不会用真的狮子头做菜。想到这里,我不由得郁闷了,不用真的狮子头做菜还叫什么狮子头?

  Z…最/t新F)章x/节{上)酷:E匠:网‘

  美食当前,我也不去钻什么牛角尖了,人类的想法,若是绕进去,三天三夜都指不定理得清。

  夹起一个还没有婴儿拳头大小的狮子头,额,确切的来讲是丸子,我咬了下去,多汁的肉立马抓住了我的胃,太好吃了。我狼吞虎咽地消灭了近三分之一的丸子,剁椒鱼头和蚂蚁上树就上来了。我举起筷子的手转了个弯,向剁椒鱼头夹去。可是,万俟靖这个家伙不知何时醒来了,白玉般的手捏起筷子先我一步夹下去。夹起一块鱼肉送入嘴中,笑吟吟的看着我。

  我也不甘示弱,夹起一块比他还要大的鱼肉放入嘴中,鼓着嘴看着他。

  他淡淡朱色的唇翘起,眼睛微微眯起的像只狐狸,手腕一转,他迅速地夹向另一道菜。我想要截住他的筷子,可是修行上不及万俟靖的我怎么会是他的对手,一交战,就宣判了结束。关键是这货还细嚼慢咽,动作比平时慢了不知道多少,我看着他欠扁的样子,心说:打你的坐吧,和我抢什么食?这厮还真真是闷骚,亏初见时我还以为他是个彬彬有礼的好青年。

  就当我和万俟靖抢食抢的不亦乐乎,门口传来吵闹声以及……强烈的杀气。修炼之人对杀气很敏感,所以万俟靖和我第一时间就看向门口。

  站在的正是那个店小二以及一个黑衣乞丐。店小二被强烈的杀气吓住了,呆在原地不知所措。掌柜听见动静从柜台走过来,“吵什么呢?怎么回事啊?”说话的时候,他喜感的八字胡还一抖一抖的。

  “回、回掌柜,是这样的……”店小二吓得说话结结巴巴的,但还是能听出个大意。

  原来,店小二在招呼客人时,门口进来了一个乞丐,乞丐看上去样子很虚弱,一进门就说要酒要菜,店小二看他也不似有钱的样子,便问了句“有钱吗”,结果乞丐冷冷的说没钱,还叫他快点上菜,样子很是大爷。店小二一听没钱脸就黑了,叫他赶紧走,结果乞丐干脆就坐在门口不动了,店小二就火了,骂了一句“杂种”,乞丐就用一种恐怖的眼神看着他,身上爆发了强烈的杀意。

  听完了店小二的叙述,我不由得有点同情这个乞丐了,看他的样子,不像是普通人,落魄到这种地步连顿饭都没人施舍。我叹了一口气,将桌上未吃完的菜端了来放在他旁边。近身看我才发现,这个乞丐身上满是伤痕,好几处都化脓了。这下,我更加同情他了。

  掌柜看了看乞丐,对店小二挥了挥手,“乞丐看上去是不行了,你把他拖出去,省得死在这里晦气。”

  我听后阻止了他,“掌柜,乞丐也是人,应该一视同仁。”掌柜听了后怪笑道:“一视同仁?我一视同仁了,谁又对我一视同仁?小姑娘,不该管的你莫管。”

  我皱了皱眉,心说这个人怎么这么坏啊。秉着好人做到底的习惯,我掌柜说:“嗯,那好,我把他扶到我原来的住的那个房间,我来一视同仁好吧?”

  “怕是要弄脏了里面的东西吧……”掌柜哼哼道。

  我给了个金元宝给他,“连同饭钱一起缴清。”掌柜得了好处,笑哈哈的说:“好嘞。”说完在金元宝上面“吧唧”亲一口,样子恶心极了。唉,还好出门带够了钱,要不然这个无良掌柜没得到好处指不定会说出什么惊天骇俗的话。

  万俟靖在一边默默的看着,在我扶起乞丐时,他抢先一步将乞丐扶到房间里。见他走了,我紧跟在后,同时从乾坤袋里面拿出一瓶金疮药。还好凤寰在我出来时就准备好了几瓶金疮药在乾坤袋里。此时我第一次觉得凤寰的婆婆妈妈是有道理的。

  拿出药后,我打了一盆水给乞丐做了简单的擦洗,然后小心翼翼地将金疮药撒在他身上,再给他做了个简单的包扎。看着他身上触目惊心的伤痕,我给他上药都有些不忍。这个人是有经历过怎样恐怖的事情才会有这么多的伤痕?

  待我包扎完后,万俟靖才冷冷的说:“以后远离他,最好是不要和他有交集。”

  我有些疑惑,“为什么?”

  “此人命定天煞,六亲绝,有他的地方就不会有好事,而且他面目邪戾,不是什么良善之辈,而且极易入魔。”万俟靖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点了点头,“嗯,好,等会儿我们走的时候,给他留点财物和药吧,毕竟也是一条命。”

  万俟靖不语,我当他默认了,又从乾坤袋里面拿出一瓶金疮药和财物放在他身边。

  “我们走吧。”我打破了沉默。

  “嗯。”万俟靖微微点头。

  当没有人的时候,乞丐缓缓从床上起来,身上的伤口,竟然不药而愈。看着两个人的背影,乞丐勾了勾嘴角。

  “呵呵,小狸猫吗?这么可爱啊,不过本尊,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你是第一个呢。”乞丐富有磁性的微微沙哑的声音响起,带着魅惑,“本尊记住你了。”说完,他身上的煞气猛然爆发,楼下传来阵阵惨叫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