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和美女同床共枕眠了,但我决定还是要整一整她,于是今晚她的噩梦开始了,哈哈哈,她离我只有五十公分的间距,我是当一回禽兽呢,还是禽兽不如呢?虽然我是一个单身狗,但对女人,就像自己的身体一样熟悉,尤其是在心理方面。我会让她今天晚上,怎么都睡不着的。哈哈哈哈。

  我先发出怒吼:“别妄想了,我是不会娶刘恬的,哪怕没有血缘关系也不行,我爱的人是雷静,你可以把想她许配给谁就许配给谁,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伞云被惊醒了,看看我,有摸摸我的额头,怕我伤口感染了发烧,说胡话,但当她发现我是在说梦话的时候,就摇了我两下,我自然是不会醒的,据将计就计,装睡下去。然后,她捂住嘴偷着笑了笑,看她很想继续听下去,我就厚脸皮的演了下去,这也是一种惩罚。然后抓住她的玉手,几年没牵了,但还是那样光滑细腻,又白又嫩的。我说:“雷静,今晚你就从了吧。”就抱着伞云,吻了起来,这是一种另类的惩罚,然后试图脱掉她的衣服。“为什么,难道我不够成熟吗?”“虽然我十四岁,但是,无论从生理还是心理来看,我都足够成熟。不要推脱,从了吧。”然后我停止了进攻,说:”好,明天看你还能用什么理由推脱。“伞云低声叫了句”流氓。“然后,我叫道:”回来,回来,好,我不够成熟,回来吧,别一个人在外面闯荡。“接着,我和声的对伞云说:”嗨,你好,我叫齐鲨,齐家第三代翘楚,齐家隔代继承人。你叫什么,住在哪里?“”哦,原来您姓伞呐,伞小姐,你好。“”伞云,你也去二天一流的道馆里学习吗?如果是的话,咱们以后都是同学了,相互有个照应。“然后我对伞云说:”伞云我爱你,当我女朋友吧!“然后我又朝她吻去,她没有拒绝。

  然后我假装被惊醒,挣脱她的怀抱,问她:”怎么了我没对你做什么吧,对不起,刚刚做了个噩梦。“她说:”没什么。“然后就睡去,我也好好的睡起了我的觉。

  次日,起床,发现我和伞云抱在一起,然后我悄悄地把手拿开。换上衣服,走上VIP电梯,坐到了五楼天台,超远方眺望起来,不一会,我皱起了眉头。

  -L酷Xc匠网永8Q久q免费《看C_小…)说0a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德荣加索图说:

对不起,今天计划有变,一更,我会切腹谢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