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我把刀挥舞着,向火和山杀去,火用猎刀格挡山用匕首近攻,但别忘了,我有两把刀,一把刀和火拼,一把和山打。我们拼的都不顾一切。例如我,手上多处被山割伤,偶尔也被火的刀划到。

  我很愤怒,所以我使出了,镜心明智流攻击火,用二天一流的招式去吓唬山,但我也被打的很惨。接着我活生生的把火的刀劈开了一个口。接着趁热打铁,再劈在那个口上,火的猎刀断了大半;我又紧接着打掉了他的武器,大概有十多米远,他去捡了,我全心全意的对付山,说实话,山也很强,只是平时不显山不露水,关键时刻给人致命一击。山也被我打得很惨,但是在关键时刻,我背后多了一个血淋淋的伤口。很显然,是火干的。我腾出来了一把刀插进火的心脏旁,我不急着让他死,我要让她承受这种煎熬。他以为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其实是杀敌八百自损一千。如果,我要狠心了,他就死了。但是,我会让他以后没有如果和希望。

  山也怕了,我们三人都在强弩之末,我知道,火知道,山也知道,我们就在撑,看谁最后撑不住。我背后有伤,必须要速战速决,而火也要治伤。我们都在比谁的杀招更强,谁最能发出致命一击。就在这时,我准备好了镜心明智流来一击致命。接着我朝山袭去,恐怕他也撑不了那莫就了。很显然他接不住,所以,我杀了山。直到后来的后来,老到七九八十也记忆尤深。他的血流在我的脚下,我还记得那种报仇的快感。火也被我杀了我再也,不会犯这样的错误了,以为这是血的教训,一可以有再,再不可以有三。

  接下来,我走在楼下,再也没有力气走上去了,我就喊,喊他们,我喊着:“陈然、伞云、雷静下来,拿上我的外伤药和消炎药。”过了很长时间,他们下来。见了我的伤反应都不同。

  HW酷?@匠网{W永?久?免#费`看#:小~,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